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可有雁归来

雪灵之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15 09:25 1669
文/  雪灵之
  正华馄饨店的招牌在美佳集团分店辉煌的霓虹招牌映照下,显得格外破旧,粗制滥造,而且还有点摇摇欲坠之感。

  叶染背着书包,踏上正华馄饨店年代久远的磨石子台阶时,被不知道是谁扔在那里的外送塑胶杯绊了一下,她愤恨地将塑胶杯一脚踢到人行道的垃圾桶下。

  真是狗眼看人低,有本事往美佳的店面前扔啊!她忿忿不平却也无可奈何地瞟了眼那宽阔的大理石台阶,光是基座都快高到正华的招牌了,高下立见。

  看看人家的保全和接待小姐,往门前吐口痰大概都会遭到修理和「劝解」,更别说是扔垃圾了。

  「小染,你又跷课!」在店里做了二十几年的丁阿姨,一边在乌黑油亮的围裙上擦了擦手,一边高声呼喝,把她身边两个正在吃馄饨的小姐吓了一跳,不住地翻白眼。

  「嗯,没我喜欢的课。」小染放下书包,往厨房里走,现在是十点多,早餐的高峰过了,午餐时间还没到,正是准备馄饨的大好时机。

  在厨房里露出肥肥肚皮的包叔叔,大汗淋漓地用漏杓捞着馄饨。「小染,你这大学乾脆别上了,也没见你有爱上的课,白缴学费。五号桌酸辣馄饨两碗!」

  小染洗着手,心里哼了哼,如果正华还能像以前那麽风光,她也想享受美好的少女时光啊!人家十八岁正是打扮游乐的好年华,她倒好,为了保住爷爷传下的老字号,拚命干活不说,那个醉心文学的爹还恨铁不成钢地说她是「天生家庭主妇」。拜托,那也是他逼出来的好不好?再说,她充其量不过是个家庭少女。

  转身擦手,她看见丁阿姨又单手给客人上馄饨,有着黑黑指甲的大拇指离馄饨汤只有一公厘的距离。

  真是败给她了,已经跟她说过几千、几万遍了,她永远也不会注意。

  走到桌前,正在包馄饨的两个妇女是新来的,还算老实地包着,就是速度慢了点。

  叶染左右开弓,馄饨如流水般从她手上滚落,很快堆成一座小山。

  那两个妇女也不惊奇、也不自卑,继续从容地包着,毫无加速的意思。

  叶染忍不住在心里叹气,知道她们没心思认真做事,正华能给她们的工资不高,营业时间又长,光是包馄饨这工作,半年里已经换了两批人了。

  和熙路是最繁华的商业街,正华在和熙路的店,是五家连锁店中勉强还有盈利的,剩下的四家,两家不赔,两家不赚。

  美佳的配送车呼啸着从他们店门前开过,开进美佳分店的後院去了。

  叶染这回是真的叹气出声,如果她也能有一条专门的生产配送线,她有信心在一年内就让正华馄饨起死回生。

  可是……她停下手里的工作,她有的,只是破旧的店面,已经模糊了颜色的桌椅,残破的碗碟和老土的员工。

  喔,对了,还有一对根本帮不上忙的父母。

  她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生在哪儿不知道,长在哪儿太清楚了——正华馄饨店里。

  不知道为什麽,爸爸对经营馄饨店毫无兴趣,大概和她对读书毫无兴趣如出一辙爷死後,上过电视、杂志的老字号「正华馄饨」就落在才十五岁的她的稚嫩肩膀上,这几年来,她的辛苦也只能维持正华不致倒闭。

  她已经这麽操劳了,半吊子文人叶世荫还下了命令,除非结婚,不然必须读书,他家不能出文盲。叶染对他真是无话可说,他到底觉得女儿不上大学没文凭好,还是饿肚子喝西北风好?

  一个西装笔挺的身影闪进店里,叶染翻了个白眼,又是那个地产经纪。

  「你在啊?小叶染。」他熟门熟路的凑到厨房外的木头栅栏边,笑嘻嘻地说。

  「不卖店,不卖地!」叶染被他烦得受不了,直接切入主题,斩钉截铁。

  「小染,我不是要你把地全卖了。你们富锦路的店一个劲儿的亏本,你只要卖了那一块地皮,就够把剩下的几家店都装修一遍了,说不定东山再起,将来有钱,再买个十家八家店也行啊。」

  和叶家打交道久了,他知道在叶家当家的,其实是这个发育不完全的小鬼头,叶家这几块地实在是宝,地段面积都无可挑剔,所以才纡尊降贵的和小孩子打交道。

  叶染一抬眼,看见在美佳店外等着用餐的人又排到他们门口了,用满是面粉的手使劲指道:「喂!喂!别挡住人家店门口!还让不让人做生意啊?!」这些人真要命!美佳的东西不用钱吗?还排队?到底怎麽想的啊?这麽好吃的馄饨就在眼前,连进来闻闻都不肯。

  地产经纪老李被晾在一边,撇了撇嘴,心想还是和叶世荫商量商量吧!

  丁阿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斜着身,笑逐颜开地张望着什麽。

  「丁——阿——姨——」叶染皱着眉喊了她一声,手脚不停的收拾着桌上客人刚用完餐的碗筷。

  这麽大岁数了,笑得一副花痴样,最忙的时候还有闲情左顾右盼的。

  「过来,过来!」丁阿姨听见她喊,反而使劲地向她招手。「快点!不然看不见了!」她跺脚,恨不得走过去拉叶染。

  「看什麽啊?」叶染不耐烦地走到门口,一辆巨大的凯迪拉克跑车停在美佳门口,通常那个地方有车稍微滞留一下,保全也会冲下来像赶苍蝇一样把人赶走,现在却客气的帮人开车门。

  从车上下来的帅哥眼皮都不掀,旁若无人的在经理的引导下走进店里。

  美佳的这间店是半年前搬来的,已经是和熙路上第二家分店了,生意好得要拿号码牌等位子。

  叶染撇嘴,那帅哥她见过几次,是美佳的少东。

  她是少东,人家也是少东,差别怎麽这麽大呀?!

  「小染,你长大了就要嫁那样的老公,别像阿姨我,找了个下馄饨的,一辈子後悔。」丁阿姨说着还白了一下厨房里挥汗如雨的丈夫老包,很是感慨。

  「下馄饨的怎麽了?」小染翻白眼。「我看下馄饨满好的。」

  丁阿姨也懒得理她,走回店里继续收拾桌椅碗盘。小屁孩懂什麽?和她说也是多余。

  「唉,小染,你要是能嫁给他……十家,不,一百家正华馄饨他也能给你弄出来啊。」她悲叹不已。

  叶染用眼角瞟了瞟路边的豪华跑车,她年纪虽小,也知道什麽是门当户对,看看人家美佳的「户」,再看看正华的「门」,她还是找个肯为她下一辈子馄饨的人,死死看住爷爷的店比较实在。

  腰酸背疼地回到家,妈妈已经把晚餐放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只等她回来。

  叶染把书包扔在身边的秋千椅上,双肩一垮,瘫坐在石头凳子上。

  真不明白,爸爸住着爷爷买回来的大房子,吃着爷爷传给他的老本,怎麽还能说爷爷不好、没文化?他倒是有文化了,也没见他自己赚过半毛钱。

  「今天学校这麽晚下课?」叶世荫穿着真丝唐装,慢条斯理地从房间出来。

  「放学我去了一下店里。」叶染抓起筷子,有气无力地往嘴里扒饭。

  叶世荫点了点头,今天倒是没唠叨她不安分上课的经典话题,叶染本来有点好奇,但实在没精神多问什麽了。

  「嗯……那个……」叶世荫拿起筷子在手里捏了捏。「老李来过。」

  「哪个老李?」叶染漫不经心地问。

  「就是那个地产仲介,他帮我算了一下,我们如果把五个店面的地皮卖了能赚很多钱。小染,那麽多钱,别说我一辈子安逸富贵,就连你也可以悠闲一生。你可以出国留学,什麽都不用烦恼。」叶世荫顿了顿,把最震撼的话放在了最後。「我答应了。」

  「噗!」叶染嘴里的一口饭全喷了出来。「爸爸,你疯了吗?!」

  「我决定了!」叶世荫固执又坚决地。「我才是一家之主!」

  叶妈妈走过来拉住脸都发了紫的女儿,叶染气得跺脚。「一家之主又怎样?一家之主也不能胡来啊!」

  叶世荫文人气息十足地挥了下手。「这些都是我名下的财产,你不用多说!」

  叶染瞪了他几眼,知道他已经被老李报的天文数字迷住了,再也听不进任何劝说。

  六月的早晨已经很热,阳光也很烈。

  因为和爸爸彻底闹翻,她今天也不用装模作样的去学校转一圈再去店里了。

  早上吃馄饨的人很多,叶染突然觉得太吵太烦,乾脆拿了扫帚到街上,清扫一下店门口。

  那辆嚣张的车又停在街边,今天「少东」来得可真早啊!

  叶染扔下扫把,跑到街角去买了一个甜筒霜淇淋,今天她连干活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不能阻止爸爸卖地,她再辛苦也是白费。

  舔着霜淇淋,刚走到店门口,那个帅哥正冷冷地用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

  「喂,小朋友,你家大人呢?」他显然知道她是正华馄饨店的人。

  她不理,迳自往店里走。

  「小朋友!」那帅哥皱着眉又喊了一声,不高兴了。

  叶染回头,斜眼瞪他。「谁是小朋友?如果是指我,我今年都二十岁了,已经到了法定适婚年龄,我们都是成年人。」

  帅哥挑了下眉毛,对同是「成年人」的她嗤之以鼻。「你爸爸来了吗?你家能作主的人在不在?」

  「你找他什麽事?他通常不来店里,有事和我说。」

  帅哥抿了抿嘴,忍耐力到了极限,瞟了眼她握着霜淇淋的黏手,掏出名片捏住最边缘,塞给她。「听说你们要卖店,我们美佳很有意愿买下,价钱包你们满意,有兴趣的话,两天内打电话给我。」

  叶染看着他精致的名片,上面花花绿绿地印着好多头衔,她直接跳过去看名字,舔了口霜淇淋,喔,他叫柯以勋啊。

  灵光一闪,她的表情郑重起来。「你们是要买我们这一间店面,还是五间都想买?」

  柯以勋好笑地看着眼前故作精明的小鬼头。「看价钱,合适的话就都买。」

  叶染转着眼珠。「好,两天内给你答覆。」

  叶染低着头,游魂般的走在人行道上,手里那张原本纸质坚硬的精美名片被她捏了一整天,早就又绉又软,边角都裂了缝,看上去一点都不华贵了。

  她突然停下脚步,已经到家了?她如梦初醒般的叹了口气。

  她仔细想了想,把所有的可能都想遍了,越来越意识到一个事实:她才二十岁,她没有钱,甚至连心心念念要保住的祖产都不属於她。

  振兴家业,或者耍阴谋、设圈套,甚至是去骗钱,她……都不够资格。

  她也明白,就算这次阻止了爸爸卖店面,也不保证就没下次了,根本无法改善正华馄饨的现状。

  她能做的只有一件事:赌一把!

  用这五块黄金地皮,用她的婚姻,与柯以勋这样难得一遇的对手赌一把爷留下的五间店就是她的嫁妆,想得到,就必须娶她。

  如果成功了,不仅能保住爷爷的店,甚至还能发扬光大,而且……谁说柯以勋不是女孩子们的梦中情人呢?叶染握紧两个拳头,小小的,却十分坚定。就算失败了,她不过是遭遇一次不幸的婚姻而已,现在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就算她为爱而结婚,也可能没长眼的嫁给一个人渣,更何况,柯以勋怎麽看也比人渣好多了……所以她的风险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