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偷偷摸摸赖上你

痕月 心语飞飞 网络 2018-12-14 10:18 103
文/  痕月
  二年后。

  阳光下,绿油油的草地上站着一名高挑的男人,刚毅的脸庞上有着浓浓的眉,居下幽深的黑眸炯炯有神,阳刚英挺的鼻,配上性感的薄唇,虽然不常见他笑,但是他优雅的举止,一再显示出他高贵的气质。

  他拿起弓,瞄准了前方的箭靶,在听见咻!咻!两声后,两枝箭准确无误地插在红心上。

  满意地看了一眼后,他随即又射出数箭,仍是正中红心。

  乐飞影坐在洋伞下,看着眼前的男人,每天他都要到古堡的草地前练射箭,看似无聊的活动,他却能乐在其中。

  眯起眼,她想起两年前的今天,也是她受重伤醒来后的那天,她不知道是谁伤了她,但她知道是眼前的男人救了她,让她不至于一命呜呼,但从那天起,她就属于他的。

  如他所愿,她成了他的保镳,除了必须保护他的生命安全,还要形影不离。

  其实想到保镳这两个字她就想笑,她知道自己身手还不错,但眼前的男人还需要保镖吗?明明就可以保护自己,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男人放下手中的弓,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她拿起桌上的毛巾,笑着递给他。眼前的男人——莫仲天,台湾数一数二的弓箭好手,不只是射箭,他还擅长武术、拳击,参加过无数的国际比赛,也在每场赛事中轻松夺冠。

  同时,他也是这座古堡的主人——爱德华·亚瑟公爵。

  虽然公爵在法国已经是个名存实亡的虚位头衔,却还是有一堆人争着要,当然也包含爱德华家族的其他成员。

  “你在笑什么?”他接过毛巾擦着汗,漠然的问着。

  “没什么啦……我只是想到今天是我复活两年的纪念日。”乐飞影维持着惯有的笑容。

  “是吗?”莫仲天挑了挑眉,露出诡异的笑容,“那么应该要庆祝~下才对。”话落,他捧住她的头,推向自己吻上她的粉唇。

  这个吻既霸道又强烈,似乎是在宣告她是他的专属物品。

  “我对这种庆祝方式一点兴趣都没有。”她用力的推开他,强烈地抗议着。

  他老是将她当做洋娃娃般的玩弄,要亲就亲,要抱就抱,一开始她还以为他是因为喜欢她,其实根本就不是,对他而言,她只是一个好玩的玩具。

  “那你对什么样的庆祝方式有兴趣呢?”他一步步的逼向她,搂住她的细腰.贴近自己。

  他扬起俊逸的眉,伸手替她拨去覆盖在脸上的头发,仔细看她,从第一次见面时就知道她是个漂亮的女人,两年后的她变得更成熟,更有味道。

  “正常一点的方式!”她不满的在他怀中挣扎着。

  曾经,她以为他是个懂爱的人,但后来才知道,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他是个没有心的人,从此以后,她谢绝他所有暖昧的举动。

  他不理会她的抗议,抓住她的手,与她十指交缠,“对我而言,我只晓得吻你是正常的方式,还是你想要点别的?”正当她想要再度推开他时,眼角觎见远方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不多想,她立刻将他扑倒,随即一颗子弹从他们的上方飞过。

  很好,这已经是这个月以来的第五次了,她可以确定有人极度想要莫仲天的命。

  “又来了。”他不屑的笑着,一点都不担心生命饱受威胁。

  乐飞影瞪了他一眼,拿起口袋的对讲机。

  “光影,又有人袭击,目标九点钟方向,快点解决。”她熟悉的交待着,拉起还在看好戏的莫仲天躲到洋伞下的白桌旁。

  虽然这桌子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总比没躲的好。

  此时,狙击手又朝他们开了数枪,她火大的瞪向开枪的方向,海光影到底又跑去哪了,竟然还不快点解决。

  “算了,再等下去我们会变成蜂窝。”她瞄了一眼身后的古堡,或许脚程快一点,只是中几枪,但仍可以活着进去。

  “你想干嘛?”他双手环胸看着她,等着看她要做什么?“跑进去。”她指了指后头。

  “这会比较好吗?”他看着她,不认为这样子跑进去会比较好。

  “总比待在这里等死好。”她拉起他的手,转身就向古堡方向跑。

  狙击手果然在他们起身后,又朝他们开了数枪。

  莫仲天知道不能再容忍,甩开她的手,快速拿起桌上的弓朝远方射击,随即听见闷哼一声,狙击手已经倒地不起。

  同时间,耳力甚好的乐飞影听见左方传来枪上膛的声音。

  她转向另一名狙击手的方向,下一秒扑向仍站在原地的莫仲天,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下一枪。

  “乐飞影!”莫仲天立刻接住倒下的她,将她放在草地上,检查她的伤势。

  接着,两记枪声响起,狙击手的头部中弹当场死亡。

  他没有料到她竟会替他挡下子弹,眼中迅速闪过担忧的神情,但随即他便不着痕迹地将这情绪隐藏起来。

  对上他的双眸,有那么一刻,她以为自己看见了什么?但下一秒却消失了,地笑了出来,他怎么可能会担心她呢?“仲天!你没事吧?”海光影在解决那名狙击手后,就从古堡里跑了过来。

  “海光影,你的动作未免太慢了吧,”乐飞影瞪向他,仿佛在抗议是他害她中枪。

  “会骂人代表没什么事。”海光影笑得奸诈,不忘亏她一记。

  “都什么时候了,还吵架?”莫伸天一脸阴骛地抱起她,快步朝古堡里走去。

  呦!莫仲天这可是在紧张吗?平常对乐飞影总是尖酸刻薄,今天是怎么了,良心发现吗!冲进屋内,将她平放在床上,莫仲天开始检查着她的伤势。

  “我没事。”她虚弱地说着。

  “既然没事,那就不需要叫医生过来了。”他口是心非地说着,但双眸仍紧盯着她的伤口。

  看着他的反应,海光影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走了过去。这男人真奇怪,明明就担心的要命,却硬要装得没事。

  “好歹飞影也替你挡了一枪,你就不能稍微关心一下吗?我已经通知查尔斯过来了,你若不想待在这就出去吧。”我有说不想待在这里吗?”他走到一旁的座椅坐下,但一双眼仍是看着床上的女人。

  海光影还是摇头,走到床边,端视着她的伤势。“你怎么没带枪出去呢?”“忘了。”这小妮子的回答未免太简单了吧!莫仲天一脸阴沉地听着她的话。若不是自己硬逼着她出去陪他练习,她也不用替自己挡下那一枪。

  “你不是记忆力惊人吗?为什么还会忘东西?”海光影忍不住的调侃她。

  “你非要激怒病人吗?”她还是死命地瞪着海光影。他的动作若快一点,她也不会受伤啊!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模样,一股莫名的怒火在莫仲天的心里燃起。

  “出去。”莫仲天口气阴冷的命令着。

  “什么?”海光影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弄得傻愣住了。

  “滚出去。”无名火越烧越旺,口气也越来越不爽了。

  “OK,我出去看看查尔斯来了没。”海光影无奈地用眼神示意乐飞影,要她保重,接着就转身走出房间。

  确定海光影离开后,乐飞影强撑起身子,很好奇眼前这个老是阴晴不定的男人,这下子又要说什么了?“替人挡子弹很有趣吧?”他虽摆着冷酷的脸孔,但语气却透露着不悦。

  乐飞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为什么他总要话中带刺,就不能平心静气的好好说吗?“我是你的保镳,这是我该做的事。”中枪当然一点都不好玩,但她就是不由自主的想替他挡下,这是一种本能,一种不想他受伤的本能。

  “哼,你该做的事,包括玩你的命吗?”他起身走向她,故意碰着她的伤口。

  这个混蛋现在又在做什么?嘴上说不过,就动手折磨她吗?“亚瑟!放开我,很痛。”她打掉他的手,冷汗直冒。她不解为什么这个拥有天使脸孔的男人,心肠却像魔鬼呢?当她叫他亚瑟时,就代表她真的生气了,不知为何,他就是喜欢看她气呼呼的样子。

  “会痛代表还不会那么快死。”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

  其实他心里是相当恐惧的,他担心会因此失去她。

  “放心,我不会那么快死的,我还想多活几年。”怎么查尔斯还不快来,就可以把眼前这个臭男人赶走。

  听见她的回答,他不着痕迹的笑着。

  看着她原本苍白无血色的脸,竟被他激得泛起一丝红润,看见这样的她,他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满意的看着床上被气得七窍生烟的女人,他转身离开,但走到门口时,却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她。“看你还蛮能忍痛的,不如等会儿我交待查尔斯,要他别上麻药了。”“爱德华·亚瑟!”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她可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耶,她气得抓起一旁的枕头丢向他。

  他轻松的往旁边一闪,开门走了出去,而房内仍传来她破口大骂的声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