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皇子真是乱来

安琪 一笑倾城 网络 2018-12-13 12:24 99
文/  安琪
  郑敏之原以为,自己会看见一个满脸憔悴、躺在床上呻吟的可怜家伙。

  没想到快马加鞭、风尘仆仆赶到鹿林别苑后,却只看到一个半卧在榻上,旁边围着几名美貌婢女,而每位美婢手上,都端着水果、鸡汤,只需张嘴即可的俊美三皇子。

  这荒山野岭,哪来这么多美婢,与珍稀的水果?一定是这位忒会享受的三皇子,从宫里带出来的!

  郑敏之心中暗忖。

  从他即使断了腿,也不忘传唤美婢来好好伺候这点来看,就知道这人无论到了任何地步,都不会忘记享受。

  「你、你是谁?」段子诒指着郑敏之,惊讶地张大嘴,一颗刚由美婢的纤纤素手,喂进嘴里的剔透紫葡萄,咚隆地滚了出来。

  「启禀三殿下,这位正是宫里派来的御医,郑敏之,郑太医。」护送郑敏之来鹿林别苑的内侍官邹公公上前回答。

  「……回去,换个御医来!」段子诒怒目咬牙,恨恨地命令。

  这一来回,又得花上一个日夜,真是平白浪费时间!

  从他受伤至此时,已经一个日夜了;他一心期盼宫里尽快派个厉害的御医过来,把他的腿伤治好——毕竟他可不想当个瘸腿皇子。

  盼呀盼地,终于盼到宫里派来的人到了;只是万万想不到,宫里派来的不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太医,而是个嘴上无毛的白嫩小子。

  他是御医?!怎么可能!

  段子诒想大笑又想大叫。

  打死他也不相信,这小子会是个御医。

  他虽不是绝对清楚,但至少有点常识,知道习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但得付出多年的心血苦心研读医书,还得不断累积医疗的经验。

  在而立之年能成为一位高明的大夫,都算不容易了,更何况是御医?

  所以宫中的御医,若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至少也有四五十。

  而这个小子——只怕连二十都不到吧?

  他怎么可能是御医?别逗人了!

  「对不住,您说什么?」郑敏之微蹙着眉,略微歪头瞧着他。

  「我叫你回去!」段子诒烦躁地挥动右手,毫不留情面地驱赶他回宫。

  「我需要的是经验老道的太医,不是你这个刚出道当学徒的毛头小子!你别为了争功误了我的伤,快回去叫你的师傅来!」

  「既是三殿下亲下的旨意,微臣不敢违抗,这就启程返回宫中,更换一位您满意的太医过来。」郑敏之语气淡漠,脸上表情同样冷到了极点。

  话一说完,他爽快地转身便走。

  横竖断腿也死不了人,段子诒喜欢忍痛就忍吧,他也乐得回太医馆,继续缮写他的医书。

  「不行!郑太医,您不能走呀!」随同段子诒前来的护卫统领拦住他,然后急忙转头对段子诒解释。

  「三殿下,郑太医不是太医馆里的学徒,而是圣下亲赐名号、名副其实的宫廷御医;三殿下若不信,卑职可派人回宫调查,不过在那之前,请先让郑太医看看您的伤,好吗?」护卫统领担心他的伤拖太久,万一有个闪失那可就糟了,于是只能卑微地请求段子诒,先让郑敏之医治。

  「是啊!三殿下,奴婢可以向您保证,郑太医真的是圣上亲自册封的御医,人称少年神医。他年纪虽轻,但医术可高明呢,前些日子昀妃娘娘染上失眠之症,夜里总睡不好,郑太医不过一帖药,就治好了昀妃娘娘的病;高官大臣们,身子若有不适,也全靠郑太医把脉抓药医治。宫里上下无人不夸赞,郑太医的医术,是大伙儿有目共睹的。」邹公公也急忙上前帮腔。

  「是吗?人说观其色便知其病,如果他真有本事,那就教他说说,我是伤了哪里。」段子诒嗤笑。

  瞧大伙儿把他说得像个活神仙似的,但他偏就是不信。

  一个白净稚嫩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御医?

  他可不想拿自己宝贵的腿,跟一个半路出家的小伙子赌!

  郑敏之大可装傻,只要不理会他,便可以立即返回大理城,不必继续在这儿浪费时间。

  然而,遭受挑战的,不只是他这个人,还有他的医术。

  身为医者的尊严,使郑敏之无法继续沉默,闷不吭声地任他质疑。

  他闭闭眼,无奈地轻叹一口气,然后睁开眼,坚定地道:「三殿下,如果微臣的大胆猜测无误,您的左手,应当也摔伤了才是。」

  他决定面对段子诒丢给他的战帖。

  郑敏之此言一出,身后一干护送他来的内侍、护卫,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他们只知道三皇子伤了腿,而眼下他神态瞧来并无异状;郑敏之若不提,他们完全瞧不出殿下究竟是哪儿受了伤。

  「你——怎么知道?」段子诒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郑敏之一语中的。

  确实,他不只断了右腿,连左手也受了伤无法动弹,只是他不想一副丑样,躺在床上呻吟,才装酷摆出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他的右腿与左手,都疼得很。

  「因为从我见到您开始,您就刻意不去动自己的左手臂;只要略加观察,并不难发现。」郑敏之淡淡说道,脸上毫无自满与骄傲。

  医者,必须有细腻的观察力与大胆的判断力,郑敏之认为,自己只是捍卫医者的基本尊严,没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

  「那你打算怎么医治?」段子诒心里有五分相信他确实是太医了,但仍想测试他一下。

  「三殿下,得罪了。」郑敏之走上前,轻握住他的左手臂,试着上下左右稍微转了转;当转动到了某个角度时,他能感觉得到转动并不顺畅,便分析是肩胛处脱臼。

  「不要紧的,请三皇子放松身子。」他用低柔的嗓音,轻声安抚段子诒。

  段子诒愣了下,乍见到他时,只觉得他冷淡呆板,没想到他安慰病人的声音,却如此温柔好听……

  他不自觉失了神,郑敏之捕捉到这一瞬间的恍神,握着他手臂的纤白双手,用力往上一推——喀擦一声,脱臼的手臂已被推回原处。

  「啊!」段子诒在无设防的情况下,硬生生被接回脱臼的臂膀,忍不住痛叫出声。

  但接下来,他立即发觉,困扰自己一整日、手臂僵硬疼痛的感觉,竟然——消失了!

  他睁大眼,试着转动动手臂,发现除了些微的疼痛之外,其它别无大碍,甚至活动自如。

  它好了!段子诒禁不住扬起嘴角,心里感到神奇。

  看来这小子真有两把刷子,或许他真是个了不起的御医什么的,能立即治好他腿上的伤。

  他立即掀开锦袍的下襬,露出包裹在长裤里的腿,充满希冀地问:「那你有办法立即治好我的腿吗?」

  「请容许微臣看看。」郑敏之走上前去,单膝跪在他腿边,隔着锦裤,以轻轻触压的方式,仔细检查段子诒的伤腿。

  他很快下了判断。「三殿下这条腿伤得不轻,它已经断了,并不是简单的推拿便能解决的。」

  段子诒脸上露出期待破灭的表情。

  「那怎么办?」他失望地问。

  「这样的情况,必须以夹板固定,卧床静养。」

  「多久?」段子诒拧眉。

  「少说两个月。」

  「两个月?!」段子诒怪叫。「要我躺着两个月不动?谁受得了?」

  别人受得了,他可受不了,他才不干!

  像是瞧出他心里的想法,郑敏之淡淡地道:「您的腿是断在大腿骨处,治疗上得非常谨慎,如果轻忽大意,极有可能造成终生的残疾,甚至在﹃某些方面﹄,也大有影响。微臣相信,三殿下绝对不会希望这种事发生。」

  好个厉害的警告!段子诒暗暗咋舌。

  难不成这小御医是他肚里的蛔虫?知道难以再一逞雄风,远比断了腿更令他恐惧,所以才拿这点来恫吓他?

  殊不知,郑敏之早已耳闻这位三皇子俊美风流,相信他决计不愿房事不顺,才提出这般警告的。

  但若他没有用这种毫无温度、好像全然不干他事的冷淡口气说话,或许段子诒会比较乐于遵从;偏偏他用那种不冷不热,好像自己活着或是死了,都与他无关的漠然口吻,不知怎的,就让段子诒有点气闷。

  「无论用多珍贵的药材、花多少银两,我都在所不惜!你得想办法,让我在十天之内就复原。」段子诒任性地要求。

  「这并不只是药材或是银两的问题。我能用最有效的续骨伤药、让四肢全断的伤者重新站起来、行动自如,但等待骨头愈合就是需要时间。即便用尽一切方法,能节省的时间仍然有限,这不是我能控制的,端看三殿下您的断骨复原的速度,是快是慢。」

  段子诒才不管他说什么伟大的医理,他只在意结果,他要尽快好起来。

  「我以为,人称少年神医的郑太医,有办法缩短疗程。」这句话是讽刺,也是一个挑战。

  郑敏之微微蹙眉,打量他明显烦躁的脸庞,心想:这张战帖,接是不接?

  他由下往上地仰头,瞧着段子诒,那神情,竟有些许女子的娇态。

  段子诒当下呼吸一紧。

  兴许是长年躲在房中研读医书,郑敏之的肤色格外白皙,而且肤质吹弹可破,比女人还要好;一头黑缎般滑亮的头发,往后梳成一个简单的髻,露出毫无遮掩、干干净净的脸庞。

  那是一张极为白净、极为清秀的小脸,极致的白在乌黑发丝的衬托下,更加抢眼。

  段子诒想,只要脱下那袭男子的长袍,换上女子的衣衫,这郑敏之瞧起来,说不定就像个女人。

  怎么搞的?!

  段子诒呼吸不顺,还敏感地发现,自己的心儿跳得格外地快,活像瞧见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但问题是,如今在他眼前的不是女人,而是一个道地道地的男人,还是前来医治他断腿的太医!

  你心旌动摇个什么劲儿?他在心中暗暗啐骂自己。

  郑敏之考虑了会儿,禁不住他的挑衅,接下了战帖。「我这里是有一些促进骨头生长的药方,佐以针灸、穴道按压,或许能缩短痊愈所需的时间。但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将疗程缩短到十天之内;无论如何,您的伤要完全痊愈,还是得用上一个半月时间。」

  「行了!一个半月就一个半月,能省一天是一天。两个月后,正好是我大皇兄的大婚吉日,我可不希望跛着脚,或是让人抬着去参加他的大婚之典。」他粗声说道。

  「微臣可以保证,一个半月之内,必使三殿下行走自如,任谁也瞧不出您曾受过伤。两个月之后,则无论是跑、跳或是骑马,皆无问题,与往常无异。」郑敏之神色平静地给予保证。

  「我等着看,你这少年神医之名,是否浪得虚名。」段子诒冷冷哼笑。

  「微臣敢提出保证,自然是有绝对把握。」郑敏之懒得浪费口水与他争辩。

  到底行或不行,待一个半月后,立见分晓。

  ***

  在郑敏之面前的,是他的医药箱、夹板、洁白的布条,与一个老是嘻皮笑脸的病患。

  「啧啧,这么大的板子,是打算拿来打本皇子的吗?」

  忍耐!郑敏之闭气深呼吸,告诉自己,戒急用忍。

  而在段子诒面前的,除了一堆瞧来可怕的粗针、花花绿绿的伤药、两根大夹板之外,就是一个书呆御医。

  瞧见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孔,他就没了气力。

  「请三殿下出示伤处。」郑敏之的音调平板,听来完全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这教段子诒非常不爽,便打算好好作弄对方。

  他耸耸肩,不置可否,撩起锦袍的下襬。

  郑敏之正打算上前卷起裤管检查伤处时,段子诒忽然解起了自己的裤腰带。

  「您做什么?!」郑敏之好像骇着那般,慌忙倒退一大步。

  这大概是段子诒见到他以来,反应最大的一次,他不由得啧啧称奇。

  「脱裤子呀!不脱裤子,你怎么瞧我的腿?」段子诒说得理直气壮,一点都不在意,在一个初次见面的人面前,宽衣解带脱裤子。

  「即使不脱裤子,我也能够诊治,三殿下不需要这样。」郑敏之僵硬地将头转向一旁,连瞄都不瞄一眼。

  「不脱裤子,那多不方便?脱了裤子,不是更好诊治?」他作势要继续脱,但眼一瞄,发现——

  「咦?郑太医,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段子诒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眨眨眼再瞧——真的!他脸超红的。

  从郑敏之那张豆腐般白嫩的脸皮下方,透出美丽的晕红,像熟透的蜜桃儿,瞧来煞是美丽。

  即便是女人,他也甚少瞧见如此净瓷无瑕的冰肌玉肤;只可惜这样美丽的一张脸皮,竟是长在男人身上,真是糟蹋了。

  段子诒大感惋惜。

  「郑太医,你怎么尽瞧旁边?这样瞧得见我的伤处吗?难不成,所谓的神医,是连瞧都不必瞧,就能治病吗?」段子诒说完,差点噗哧一声笑出来。

  能够整到这个老板着脸、一副凛不可侵的古板呆御医,实在痛快!

  「非礼勿视,还请三殿下快穿回裤子。」郑敏之忍耐地闭上眼。

  若不是因为对方是三皇子,又断了腿,他可能会狠狠踹这下流胚子一脚。

  「咱们都是男人,说什么非礼不非礼?我有的你也有嘛,当然,或许大小会有点不同,不过那也是因为我天赋异禀,你不必感到自卑。」段子诒故意装出更下流的嘴脸。

  他是故意作弄郑敏之的,其实他连裤头都没松开,要穿回什么?

  郑敏之无言,深觉或许他该医治的,不是段子诒的腿,而是对方的脑。

  这人不但是个严重的自大狂,还有妄想症。

  而对付这种有妄想症的狂徒,只有一个办法。

  他一声不吭,低头打开自己随身的医药箱,取出一把锋利的剪刀。

  拇指与食指一架开,磨得极利的剪刀,便发出清脆的刷刷声。

  那森冷的光芒,教段子诒瞧得心惊胆跳、冷汗直流。

  「你……你拿剪子做什么?」段子诒面颊的肌肉颤抖,忍住以手护住的冲动。

  不会吧?!只因为他恶意作弄对方,这小御医,便要「剪」了他吗?

  那可是男人的至宝,是他全身上下,最引以为傲的部位,万万不能有任何损伤呀!

  「剪了。」郑敏之弯下腰,握着剪刀的手,缓缓朝目标前进。

  「不!别开玩笑了,快——快把剪子拿走!」段子诒下意识夹紧双腿,保护自己的宝贝。

  「我只剪一刀就行,很快的,请三殿下暂时忍耐。」但郑敏之脸上的神情,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他一步也不停,继续向前逼近。

  「忍耐?!你要剪掉我最重要的东西,还教我忍?!」试问这种事,天下哪个男人忍得住?

  「重要?」郑敏之不懂他在说什么,趁他忙着发飙之时,就持剪刀,一个箭步上前,快速利落地一刀剪下。

  「啊!」段子诒吓了一跳,不过身上并无痛感。

  仔细一看,自己伤处的裤管已成了一片破布,正在大腿处摆摆荡荡。

  原来他要剪的是裤管!段子诒松了好大一口气,不过怒气随即油然而生。

  郑敏之分明是故意让他误会的吧?瞧不出这个书呆神医,不单只会臭着脸,居然还懂得捉弄人!

  好啊,胆敢作弄他段子诒,他就等着生受苦果吧!段子诒阴恻恻地想。

  而这一方,郑敏之瞧见伤处,已转换表情,神情严肃地注视他的伤处。

  「断得挺干脆的,没有裂骨卡在肉中,也未伤到皮肉,此乃不幸中的大幸。」他下了评断。

  「有希望提前复原吗?」段子诒一听,脸上立即露出希冀的表情。

  「一个半月的休养期,已是最大的极限,除非三殿下嫌两条腿太碍事,不想要了,否则请务必好好静养。」郑敏之冷冷警告。

  段子诒瞪大了眼瞧他。

  啧啧!他原以为这个木头大夫,除了板着脸之外,就只会恶劣地整人,没想到还挺会恐吓人的……

  好吧!既然人家要玩,他怎能不奉陪?

  段子诒被挑起了战斗心,全身血液沸腾、摩拳擦掌,等着接招。

  殊不知,郑敏之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作弄、恐吓他之意,完完全全拿他当个普通病人看待——好吧,或许一点也不普通,而是尊贵不凡、任性妄为的皇子,但他是真的打从心底,想治好对方。

  毕竟他是个大夫,有身为大夫的医德与尊严。

  这点是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病人,都无法抛却的。

  所以他怎会晓得,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段子诒?

  「周晋,把布条拿给我。」郑敏之朝自己从宫中带来的助手下令,手边也开始调药。

  墨绿色的浓稠药膏,带着清凉的气味,能够消炎止痛、去瘀消肿。

  他仔细地在段子诒的骨折处,涂上厚厚一层药膏,然后缠上洁净的布条,之后在伤腿两侧,架上两片薄木板,最后再缠上宽大的布条固定。

  过程中,郑敏之十分细心谨慎,不断地调整断腿接合的角度,以求伤愈后,与另一条腿的外观、功能,毫厘无差。

  他行医,不但要救活、要医好,而且还力求完美。

  常有人笑他傻,但这就是他的坚持。

  段子诒静静凝视他认真以对的神情,突然觉得心中,有股怪异的热流窜过。

  这是感动?

  啐!他忘了吗?方才这「神医」,还恶劣地作弄他呢,他感动啥呀?

  段子诒心里颇不以为然,但一双眼,却离不开郑敏之清秀而认真的小脸。

  无法否认,此时的他看起来,真的——

  挺美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