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恋人出租

莫颜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12 10:26 710
文/  莫颜
  在孟家,商业联姻是司空见惯的情形,也因此孟轩昂总有推不掉的人情压力,相亲成了他交际应酬的项目之一。然而,给人面子,却苦了自己,尤其是现在,他就像相亲擂台上待宰的羔羊。

  相亲宴一如鸿门宴,他是男主角;一只被垂涎的羔羊。豺狼则坐在对面,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表情跟前九十九位相亲对象同样饥渴,活像三年没吃肉。

  豺狼当前,孟轩昂的注意力却不由得被另一桌的「她」给吸引。

  她有一头披肩的长发,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说也奇怪,一见到她,他的视线就黏上去,再也移不开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活了三十几年,视女人如蛇蝎的他,竟会对她一见钟情?

  他在相亲,她也在相亲,惋叹的是,对象不是彼此。

  第一眼,他就明白她是特别的,特别得令人「刮目相看」,因为她藏在桌下的修长美腿正往男方的爸爸那儿挑逗去,蹭啊蹭的,将他弄得面红耳赤,最后逼不得已突然站起身,说自己儿子配不上人家,告辞了!草草结束一场相亲宴。

  其它人尚处在不明就里的错愕中,她的嘴角则弯起了不为人察觉的绝美笑容。

  亲眼目睹了一场教学观摩后,他茅塞顿开,原来要毁掉一场相亲宴这么简单,受教了!

  于是,他如法炮制,偷偷伸出脚朝对方的母亲那儿悄悄探去。

  耶稣基督!我承认我有罪,希望我的脚不会烂掉!他在心中汗颜地画十字。

  对方老母的脸庞开始浮现怒红,两眼熊熊地瞪着自己。很好!很好!

  接着是咬牙切齿,还吞了口口水。Good!Good!

  然后是用舌头舔着嘴唇——耶?她干么舔嘴唇?啊咧,怎么眼神越来越……眉飞色舞?

  喝!这位老母,你干么越靠越近啊!哇哇哇!还伸出手来……不要啊……

  神啊!与其受这种折磨,?还是让我脚烂掉好了…哇咧……@#$%&……

  「这是我的新男朋友,他呀,是进口跑车代理公司的小开,人长得帅又有钱。本来呢,我是不想再跟你见面了,但没办法呀,他怕你对我缠得紧,非要当面说明白才放心。」

  鲜红的嘴唇说个不停,一会儿吹嘘自己有多少男人追,一会儿宣扬新欢的条件是开着探照灯都找不到的金龟婿,径自在那儿得意忘形,全餐厅里,大概就她的嗓门最大,教人不听也难。

  谢采瑶一手撑着香腮,一手优雅地拿着汤匙搅拌面前的熏衣草奶茶,美眸瞄向隔壁那桌正在谈判分手的两男一女。

  那滔滔不绝的女子是有几分姿色,虽然有百分之七十是化妆品的功劳,但整体的美丽尚有六十分,可惜在欠佳的气质烘托下只剩三十分了,不过身材倒是火辣,特意摆动肢体,那呼之欲出的山峦起伏,是她全身上下最有看头的地方。

  至于坐在大胸脯女人身旁的新欢,谢采瑶禁不住摇头叹气。瞧瞧那一身行头,颈部的金项链及手腕的劳力士钻表,给人金光闪闪、俗不可耐的感觉,整个人流里流气不说,光是色迷迷直盯着女友胸部的眼神,就让人浑身不舒服了。

  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配上一个有眼无珠的男人,果真是绝配。

  评价的目光再回到那个被警告不准死缠烂打的男人身上,谢采瑶欣赏的视线细细浏览那英挺的五官。

  长得不赖,看得也很顺眼,为什么会被抛弃呢?她满心疑惑。

  如果她是那个女的,一定会选择他,真不懂那大奶妈的眼睛长哪儿去了?

  喔,对了,向钱看去了,难怪要把人家甩掉。

  「所以说,孟轩昂,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回头的,人家条件这么好,又送我一颗大钻戒,你呢,从交往到现在送我什么了?连个屁都没有,我会移情别恋也是当然的了。」

  哇——自己先劈腿还敢这么嚣张啊!

  谢采瑶摇摇头,长而鬈曲的睫毛搧呀搧的,嘴边一?嘲讽的笑容。听到这种话,应该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吧?她不禁好奇那个被下马威的男人有何反应?

  那个即将被甩掉的可怜男子正直挺挺的坐在位子上,神色黯然。然而却没有人发现,他眼底隐隐绽出愉悦之光,内心高兴得不得了,辛苦了这么久,总算可以摆脱这女人的纠缠了,他努力让自己不喜形于色,否则让对方看出他的HAPPY,一切就功亏一篑了。

  幸好,摆出严肃的表情对他而言并不困难。

  「如果你真这么想,我尊重你的决定。」孟轩昂低沉地开口。

  哎呀,这么有风度?有没有搞错?

  旁观者谢采瑶差点没被茶水噎到,虽然度量大是很好的美德,但是给对方一巴掌不是更爽?这年头好人不值钱呀,老兄!她受不了的翻了个大白眼。

  「哼!我想爱谁就爱谁,你有反对的资格吗?警告你,就算你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回心转意!」

  喂!女人!人家都说尊重你的决定了,耳背啊!虽然事不关己,但谢采瑶看得还是有点火大。

  「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别怪我抢走她,一个真正的男人就是要供得起女人所有开销,我能给她的你都无法给,就别怨天尤人了,识相一点,认输吧!」俗气男子将女友拥入怀里,以胜利之姿炫耀。

  孟轩昂沉默地望着他们,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自始至终,他只是静静地听着,顶多回一、两句话,其它时间都是对方在放话,喷得口水到处都是。

  在外人看来,他这种反应很孬种,不过唯有他自己清楚,他巴不得尽快摆脱对方的纠缠。天地良心,他根本没跟这女人交往过,全是她一厢情愿地来纠缠。

  见他没反应,大胸脯女人更生气了,更多不堪入耳的挑衅字句不客气地送给他,就是要把他气得翻脸。如此一来,她才能感觉到自己在他心中多少有些分量,证明他是在意她的,没有爱,至少有恨。

  可该死的他依然平静无波,面无表情,明明骂的是他,深觉被羞辱的却是自己。

  噢——她无法忍受!

  「像你这种差劲的男人,根本不会有女人看上你!我当然更不会选择你喽,因为你是性无能!同性恋!没种!」但事实却是,她爱惨了他!就因为见他无动于衷,她才会去找第二个男人来气他,希望能引起他一丝丝的注意,谁知道一点用都没有。

  「谁说他没种?」看不过去了,柔情似水的嗓音,介入这一场谈不清骂还乱的三角恋中。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之下,一双白皙藕臂随声而至,攀爬上孟轩昂的颈肩,淡雅的香水味也飘来,恍若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覆盖住现场的火药味。

  「我的轩昂才带种呢,对吧,轩昂。」谢采瑶自身后搂住他,亲昵的动作已明白昭告他俩的关系非比寻常。

  怎么又来一个?孟轩昂冷凝的表情总算有了变化,微微皱眉,转头一看。

  是她!

  看清对方的长相后,他冷然的心湖骤然掀起一股波涛骇浪,原本惊愕的眸子闪过一抹幽深的光芒,万万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她。

  她也许不认识他,但他可是「寻觅」她很久了。

  「你——」

  不等他说出第二个字,经验丰富的她立即封住他的嘴,虽只是点到为止的轻啄,却如一道魔法轻易让他住了口,呆呆地瞪着她。

  谢采瑶心下窃笑。很好,你就保持在定格状态吧,以免说溜嘴,让这场戏演不下去。

  「对不起,轩昂,我来晚了,人家不是故意迟到的,这都要怪你啦,昨夜害人家一整夜都无法入睡,直到中午才下得了床,到现在还很累呢。」

  如此暧昧的暗示,没有一个成年人听不懂。

  孟轩昂一听,当下就明白了她来帮忙自己的意图,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嘴角闪过若有似无的笑意,决定从容的欣赏她唐突又迷人的言行举止。

  「她是谁!」大胸脯女人率先发飙,鸡猫子狗叫的女高音,充分展现她是一个易怒又好骗的女人。

  谢采瑶主导这场戏,当然得顺着她的剧本演,所以不等孟轩昂开口,她直接代他回答。

  「他的女朋友呀,你不知道?」她故作惊讶,嘟起的嘴儿不依地向孟轩昂娇嗔抗议。「你还没告诉她呀?讨厌,我就知道,你太善良了,不忍心让人家难过,就算已经受不了她的歇斯底里,还是宁愿死撑着等她自动离开。你不愿伤她的自尊心,却苦了自己的耳朵,看得我好心疼呢!」

  「她是你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女人愤怒地质问。

  「你都已经劈腿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你不是嫌他没钱又死缠着你吗?刚好让给我,我可以保证,他对你绝对不会余情未了,因为他现在眼中只有我,容不下任何女人了,对不?轩昂。」

  被她细如棉花般的柔荑捧在手心的面孔,始终沉静不语,深墨色的瞳孔闪着莫名的亮光。

  谢采瑶趁这个机会将他看得更仔细。近看之下这男人更不赖哪,眸子专注有神,应该不是木讷呆滞型的嘛,怎么会笨得任人宰割呢?幸好有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暂时充当他的女友好挫挫对方的锐气。

  想来他也了解她出现的目的了,所以他才会继续保持沉默,任由她演下去。既然他也认可,她就好人做到底,扮好临时恋人的角色吧!

  「孟轩昂,你给我讲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跟她在一起的?」

  「就是你劈腿的那一晚呀,当你们在床上嗯嗯啊啊的时候,轩昂全看在眼里,他不计较,是因为他一点都不爱你。」

  「胡说!」

  「你那么激动作啥?难不成你还爱着他?」

  女人窒了窒,有些心虚地避开新男友警告的目光,强词夺理道:「我是说……这里哪容得下你插嘴!」

  「说得也是,既然你有人要了,轩昂也可以松口气了。走吧,轩昂,可以不用理她了,你放心,我绝不会像她那么花心,换男人跟换衣服一样。」

  她的话让那俗气的男人变了脸,警告的目光射向女友,怀疑自己该不会也只是她其中一件衣服?

  谢采瑶拉起孟轩昂,小鸟依人地偎进他怀里,发现两人十分契合哪!

  快落幕了,她得做个完美的结束。

  「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很辛苦吧?没关系,由我来抚慰你好吗?今晚……」她附上他的耳畔,美眸却是瞥向俗气男子。「随便你想怎样都可以……」最后一句话极尽魅惑勾引之能事,看得俗气男子在一旁心痒痒,口水流之欲出。

  「孟轩昂!你敢走试试看!」大胸脯女人不甘心地撂下狠话。

  谢采瑶回过头,娇笑提醒:「先管管你新欢的眼珠子吧,一直盯着我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大胸脯女人转头,果然见到新男友一脸色迷迷的口水失禁样,更是气红了一张西瓜脸。

  丢下一颗炸弹后,谢采瑶拉着孟轩昂远离战区,而孟轩昂也任由那软滑玉嫩的手牵着自己,跟在身后细细打量她,眼中有着不为人察觉的火热情感。

  直到出了餐厅,谢采瑶终于忍不住放肆大笑。

  「哈哈哈——好过瘾!你女朋友脸都气歪了呢,现在一定跟她的新男友吵得不可开交!」

  她这个旁观者抱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当事人却依然没有反应,只是静静地凝望她。

  谢采瑶一边拭着眼角的泪,一边睨他。

  「你好象一点也不觉得高兴,怪我多管闲事吗?」

  他缓缓开口,问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拜托,全餐厅的人都知道好吗,你女友的嗓门那么大,不用麦克风就闹得人尽皆知了。」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他解释道。

  谢采瑶一愣。「不是?」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他毫无隐瞒的将自己被那女人阴魂不散地缠了三个月,她又厚着脸皮以他女朋友身分自居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而刚才那一段是对方借故找男人来向他示威,好引起他的注意,他为了摆脱,便将计就计,趁此跟她划清界线。

  谢采瑶恍然大悟。「那我的介入,不正好帮了你一个大忙?」

  「的确是。」

  这巧合及圆满的结局令两人不由得相视而笑,她笑得比较肆无忌惮,而他则始终不失温文儒雅的一面。连笑容都那么有礼节制,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实人呢!

  「可否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好道谢?」

  「我叫谢采瑶。」她大方地介绍自己,并偏着头打量他,突然浮现某种熟悉的感觉。「咦?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他眼睛一亮。「是的,你记得吗?两个礼拜前我在饭店相亲,你也正好在相亲。」

  「两个……啊,我想起来了,咦?你也在那儿?」

  「是的,当我第一次见到你--」话才说了一半,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她笑笑,然后拿起手机。「喂,什么事?……什么?又来了……去他妈的放屁!我根本不认识他……拜托!才见过一次面就说爱我?神经病啊!我管他是企业大亨还是集团大老板,怎么这些男人全是一个样,见到漂亮女人就想追!肤浅!把花退回去!………告诉对方,我最讨厌自命潇洒又自以为是的男人!就这样!掰!」

  关上手机,怒容在望回他时已恢复了笑容。「不好意思,我们说到哪了?对了,你说在饭店第一次见到我,然后呢?」

  我就爱上你了。

  最重要的话卡在他的喉咙里,不敢说了,因为一定会阵亡,但又不知接什么话好,所以只好改口。

  「我觉得……很巧。」

  「是呀,真巧。」

  她笑道,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用着老妈子教训儿子的口吻说道:「喏,算你运气好遇到我,平常我是不随便给人名片的,看你这么老实又善良,就给你一张吧!有需要可以到这里求助,不是我说你,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太温和会被坏女人吃定的,知道吗?我还有事,掰了。」

  挥挥手,拎着皮包,谢采瑶有若绚烂阳光下纷飞的蝴蝶,美臀轻扭地翩翩离去,摇曳生姿的倩影所经过之处,皆引来异性惊艳的目光,包括孟轩昂专注的凝视。

  他低下头盯着名片,浓眉微挑,眉宇间有着纳闷。

  谢采瑶,婚姻爱情顾问公司负责人。

  没听过这种公司,是婚友联谊社吗?他蹙着眉,翻转到名片的背面。

  本公司专门解决爱情问题,包括丈夫偷腥、老婆出轨、男友花心、女友劈腿、人际关系触礁等各种疑难杂症,另有恋人出租项目可帮您解决问题。

  凡是交不到男女朋友的可怜人、情人节落单的孤独人、圣诞节晚餐没人陪的寂寞人、想要增加自身魅力提高吸引力的凡夫俗子,来找爱情顾问专家就对了,信任我们,将改变您的一生。

  孟轩昂再度抬起那深邃的炯眸,锁住那抹渐行渐远的芳影凝思良久。

  「谢采瑶……婚姻爱情顾问?」俊抿的唇,扬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那是一种绝不会出现在老实人脸上的笑容。

  皇天不负苦心人,他总算找到她了——命中注定的女子。

  「当遇上她时,你会知道她就是你要找的人。」

  打从第一眼见到她后,他便明白了大师所说的话。

  大师的话言犹在耳,他已能深深体会其意,彷佛心中有所感应,抚着被她碰过的唇,虽只是轻轻一啄,却犹如开启了一道锁,释放了他体内沸腾的热情。

  就是她了!深邃的眸子里闪着坚定的意志。

  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准时恰好地停在他身旁,几名模样干练的男女从车子里走出,恭敬地向他行礼。

  「大少爷。」

  孟轩昂收回目光,朝他们点了个头,其中一名下属上前为他脱下不起眼的外套,里头笔挺的亚曼尼西装摊在阳光下,耀眼得发亮,另一人已打开车门,等着大少爷进入。

  「阿祥,吩咐私家侦探,帮我查一个人。」孟轩昂吩咐道,简洁有力的说话方式及指挥命令的风范气度,如同职场上的他,犀利不可揣度,与他老实斯文的外表截然不同,这一面只有他的心腹和二弟才知道。

  名唤阿祥的男子走上前,恭敬问:「大少爷想查什么人?」

  他将一张名片交给他,目光再度望向芳影远去的方向,眼里燃起熊熊火光。

  「我要知道她的身分、背景、异性喜好、交往对象,鉅细靡遗,一个都不可以漏。」

  阿祥敬畏地躬身。「属下立刻去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