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世上只有娘子好

董妮 心语飞飞 网络 2018-12-10 09:11 561
文/  董妮
  “亢儿、亢儿……你醒醒,别吓娘啊!”

  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在高亢耳边不停地唉叫。

  那可怕的音调像拿刀尖刮玻璃,让高亢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立敬礼了。

  “吵死啦!”高亢想摀住耳朵,却发现整个身体好像陷在一个烂泥塘里,怎么都使不出力。

  同时,一个更拔尖的声音刺入耳里,硬生生震得他的耳朵嗡嗡响。

  “生了、生了,少奶奶生了,恭喜老爷、贺喜夫人,少奶奶给高家添了位小公子!”

  “啊”一串像小女孩看见大明星似的尖叫声在高亢身边响起。

  他翻了个白眼。这双耳朵八成要报废了。

  “谢天谢地,高家有后了!”裹着高亢的”浓稠泥糊”使劲地摇晃他,高亢感觉自己在坐云霄飞车,还是三百六十度大翻转的那种,他快吐了。

  “夫人,妳还抱着亢儿做什么?咱们快去看看孙子啊!”

  这是一个威严的声音。高亢有点感动,他还能听得见,老天保佑,他耳朵没聋。

  不过……用得着这么大力地扯他吗?他手臂快脱臼了。

  他想说,慢一点慢一点,他的手会断掉,但前头有人在拉,后面有人在推,他却是身不由己地被推入了……

  “啊”他发现自己喊出一个比刚才那些都更恐怖万分的尖叫。

  这……这是哪儿啊?木头盖的房子、木头做的桌子、木头钉的窗户、木头……反正这房里的东西,包括房间本身,九成九都是木造的。

  这里没有高亢熟悉的沙发、电视、音响,只有他在古装剧里看到的那些朴拙摆设。

  怎么回事?他在作梦吗?明明刚才他还开着车、载着老婆在高速公路上疾驶,一眨眼,他却来到了这莫名其妙的地方。

  他看看四周,猛然发现前面拉着他的那个男人一身长袍宽袖,颔下柳须飘飘,极是潇洒;后面推着他的女人很胖,足足有三个他那么大,圆圆的脸上泪痕未干,却是慈祥又和蔼,光是瞧着,就让人心窝暖暖。

  “亢儿啊!娘的心肝宝贝,你这是怎么了?一会儿昏迷、一会儿大叫,莫不是见了脏东西?”她又把高亢扯入怀中。“快来人啊!请大夫不对不对,到金鸡观把青风道长请来,就说高家要办水陆道场驱妖。春花、秋菊,妳们给少爷炖人蔘鸡汤去,还有冬梅……”她边说,边用力把高亢往胸怀里按。

  高亢忍不住开始诅咒报章媒体。是谁说男人都喜欢一手无法掌握的女人?让他们来这里试试看,才知道什么叫做压迫性的痛苦。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窒息而死的时候,那个潇洒的男人救了他。

  “儿子都娶妻生子了,妳这做娘的还这么宠他,难怪人说慈母多败儿。瞧瞧,一点小打击他就要死不活的,这将来还能有出息?”

  挣脱开来之后,高亢深喘几口气,看看潇洒的男人、再瞧瞧胖女人,又愣了。

  这到底是哪里?现代人还有”娘”这种称呼吗?不都叫”妈妈”?

  高亢的呆愣让胖女人更紧张。“亢儿、亢儿,你倒是回句话啊!别吓娘了。”

  他觉得自己才真的要吓死了。他明明是孤儿,哪儿来的娘?

  “啊”忽地,又是一记尖叫。

  今天的尖叫还真多啊,但……这声音他非常熟悉,熟到作梦都不会忘记。

  “小苹!”他神力大发,推开胖女人和潇洒男人的阻挡,朝着尖叫的来源跑去。

  “小苹啊!”

  高亢只见老婆林苹正半坐在一张红木雕的大床上,鹅蛋般的脸庞,五官清秀,不特别美,但那斜飞着入鬓的黛眉,配上一双微微上扬的凤眼,丰厚而红润的双唇,别具一番风情。

  林苹从大学毕业就没再留过长发,总是削得短短的,羽毛似的发包覆着她的脸,专业中带着三分柔媚。

  高亢好几次希望她把头发留长,他好爱她长发如瀑,披在肩头,一阵风吹过忽地扬起的浪漫。

  但林苹总说长发要留得漂亮很麻烦,三天两头便要护发、整理,不如短发利落。

  可现在,林苹的头发好长好长,披散在整个床面上,一片的乌黑柔亮,一缕金阳落下,还能反射出点点金芒。

  一个人的头发要从耳畔留到腰际得花多久的时间?高亢没留过不知道,但至少他知道,绝对不是眨个眼的时间就能办到的。

  有一些非常诡异的事情发生在他们夫妻身上了。

  高亢看着林苹哀求的眼,林苹望向高亢仓皇的眸,心里浮起了一个相同的念头

  他们得好好谈谈,现在……这是在演哪出戏?

  “少爷、少奶奶,你们这是咋儿了?”一个老嬷嬷靠过来问。

  高亢恍然回神,吼了声:”出去!”

  “亢儿”那胖女人还想抱高亢。

  “全部给我出去!”高亢咆哮。

  “孽子!你敢这样跟你娘说话?”那留着柳须,样子很潇洒的男人瞪着眼骂。

  但高亢不理会,像头斗牛似地拚命将房里除了林苹外的其他人往屋外赶。

  “孽子!敢尔”

  “亢儿,我是娘啊!亢儿……”

  “少爷、少奶奶……”

  一群人又叫又跳,但哪里抵得过现在肾上腺素激升的高亢,一个个全被轰出房间。

  高亢砰地关上门,想上锁,却找不着门锁,只得搬了桌子、椅子、衣柜……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将房门堵得密密实实。

  确定不会有第三人跑进来后,高亢冲到林苹身边,紧紧地抱住她。

  “老婆、老婆……”两夫妻都在发抖。

  林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天知道她刚有意识,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全身又痛得要命的时候,胆子都快吓破了。

  比起来高亢的运气还是较林苹好一点,起码他不用承担那生子之痛。

  夫妻俩激动了好一阵子,理智逐渐回笼,高亢也觉得一个大男人在遭遇变故时无法保护妻子,只能和她抱在一起抖,有点丢脸,便立刻把心神收回来。

  “小苹,别哭了,好歹我们还在一起,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先照顾妳。”

  林苹也是哭累了,加上刚生产完,身体累到不行,没力气再哭。

  她软软地靠着高亢。“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

  她摸着高亢的脸,还是记忆中那斯文儒雅的模样,但是……她把他的头冠解开。“为什么你的头发突然变这么长?还有你穿的衣服、鞋子、我们住的房间……我们……难道是在作梦?”

  高亢也很纳闷。“妳也是啊!脸孔、身体完全没变,但其他的……我真的胡涂了。如果是梦,能够夫妻一起入梦吗?还有,妳脑海里有关我们的最后一个记忆是什么?”

  “我们欠了一屁股债,正在跑路,途中我告诉你,我怀孕了,但我想拿掉,你问我为什么?然后……”她皱眉想了一下,背脊窜过一阵寒意。“然后,我记得我们撞车了。”

  “我还记得车子爆炸了。照理说那么严重的车祸,我们就算保住性命,也不可能半点伤都没有,但是妳看,我们身上哪里有伤了?”

  林苹白他一眼。“你当然没伤啦!我可是伤在你没看到的地方。”她生孩子生到痛得半死好不好?

  “是,我错了,老婆。”把两人的立场调换一下,他想,他会比林苹更抓狂。“先不说车祸的事。我们是在同一间育幼院长大,无父无母,可是刚才被我赶出去的那堆人中,竟有两个人自称是我爹娘!”

  “什么怪称呼?你是说爸爸、妈妈吧”话说到一半,她突然沉默了。

  “小苹?”他摇摇她。怎么不说了?她不帮忙想,光靠他一个人,很难把眼前的情况弄清楚。

  忽地,她望着他的眼神散发出一种诡异的迷茫和狂热。

  “高亢、高亢、高亢”她激动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小苹,妳怎么了?”他吓一跳,抱着她,轻轻地摇。小时候,她受欺负或生病、心情不好,只要他这样做,她总能平静下来。“慢慢说,妳先深吸口气,对,再慢慢吐气,重复一遍,很好,感觉好点没有?”

  她闭上眼,又喘息了几下才开口,仍难掩情绪剧烈起伏。“你记得吗,我们以前常常看的小说,那些男、女主角可以回到过去、未来、异世界什么的,是不是很像我们现在这样?”

  他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拳头了。

  “穿越时空?这种事是……是小说吧,怎么可能成真?”

  “也不能确定它就是假的啊!人类可以踏上月球,发展航天科技,谁知道是不是哪天就能移民到其他星球,甚至穿越时空?高亢,科学日新月异,为什么我们却限制自己的想象力?”

  “说的也没错,但总有点不可思议。”

  “如果你还有疑惑,不如去外头找个人打听。”

  “我找谁打听?”万一他们真的来到一个不知名的时空里,他胡乱开口泄漏身分,被人当妖怪捉起来怎么办?小说里的那些妖怪都是什么下场?要被活活烧死的!

  “你刚才没听那些人叫你少爷吗?可见在这里,你是有点身分地位的。你找个仆人,隐晦一点问,先把这里的年代、地理、你在这里的人际关系弄清楚再说。”

  “小苹,”高亢苦笑。“妳知道我最不擅长这种东西了。”他的嗜好就是一本小说一杯茶,可以打发半天时光,否则也不会跑去开书店,累个半死还赚不到什么钱。

  两人之间,林苹才是那个长袖善舞、能说善道的人。

  “难不成你要我去打听?那也要我能下得了床啊!”她这副身体才生完孩子,虚得现在连讲话都没力气。

  “可是”

  “啊!”林苹忽然抱着肚子尖叫一声。

  “小苹!”他大吃一惊。“妳怎么了?别吓我。”

  “好痛,高亢,我好痛”林苹疼得整个人都抽搐起来。

  “痛?那……妳等等,我去找医生。”他匆匆忙忙地又要往外跑,但是见大门被一堆东西堵得密实,刚才搬得很高兴,现在气个半死。“小苹,忍着点,我马上把东西搬开,帮妳找医生。”

  “好痛,高亢,好痛啊,高亢,我好痛……”林苹又哭又叫。

  高亢搬东西搬得汗透重衣,而林苹已经嘶吼得快没声了。

  砰!突然,有人从外头踢开门进来。

  一缕阳光照到高亢脸上,他双眼一片模糊,视线里都是人影,却不知道来的到底是谁。

  但不管来者何人,只要能救林苹,就是他的恩人。

  “救救小苹!她快痛死了,你救救她”他好像溺水者,难得捉到一块浮木,便不肯放了。

  天啊,痛死了!为什么生孩子这样痛?

  林苹扯开喉咙呻吟其实她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只能发出沙哑的唔唔声。

  明明她刚才已经生了一个,结果,她怀的竟然是双胞胎,稳婆没发现,以为她已经生完,直接去报喜,不料还有一个待在肚子里,现在才要出来。

  生第一个时,她的意识还有些模糊,只知道痛,却没清楚感受到这撕裂般的疼痛。

  但这第二个……上帝啊、如来佛祖、三清道尊……怎地女人生孩子一定要受如此的苦?

  太不公平了,男人一时爽快,苦果要女人来尝,这是什么逻辑?

  “高亢、高亢……”亏他们结婚时,他还说过,如果她要生了,他一定全程陪同进产房,把生产的过程拍下来,等孩子大了,三不五时放给孩子看,让他们知道妈妈生产的辛苦,长大后一定要孝顺妈妈。

  如今呢?她在这里受煎熬,他却连个人影也不见。

  “呜呜呜……”眼泪哗哗地流,她好委屈,自己这么辛苦,老公却不能陪在身边,她到底是为谁疼?为谁痛?

  “少奶奶,坚持点儿,就快出来了,千万别像刚才那样,一下子晕厥,连气息都探不到……”稳婆鼓舞着她。“妳不知道,刚才妳倒下去的时候,消息传出去,少爷一听,也跟着昏了,可把老爷、夫人吓了个半死。幸亏祖宗保佑,妳终于撑过去,给高家添了后,这回妳一定也可以的。”

  林苹也希望自己能顺产,但才煎熬过一场,转瞬间又来一个,她的体力已经消耗完毕了。

  她觉得意识又开始飘飞,原本清明的脑子被黑暗一点一滴侵蚀。

  好累啊……原来痛到最高点,整个人会无力,就好像被钓上岸的鱼,渐渐地、渐渐地,失去了生气。

  “小苹!别拦着我,让我进去!小苹”

  外头,高亢正与四、五个家丁搏斗,他答应过老婆要陪产的,但这里的人说男人不能进产房,晦气,通篇狗屁!孩子是他们夫妻的,凭什么只让林苹受苦?

  “小苹!放开我!小苹”

  高亢?林苹迷糊的神智被他的怒吼声拉回一些些。

  “小苹,撑着点,妳还没看到我们的儿子,对不对?他就在我旁边,皱巴巴一团,以前妳还说要帮我生一支篮球队的,我不要了,这一次生完,我们再也不生了。小苹、小苹你们拉我干么?放手!唔唔唔”这回,高亢连嘴巴都被摀住了。

  林苹想起来了,那是他们高中时开的玩笑话。两个孤儿、两个寂寞的人,当他们牵起对方的手时,就想要有一个很大的家庭,很多孩子,以后还会有很多子孙围绕在身边,再也不会孤独。

  只是他们结婚后,也不知道是体质的关系,或者时候未到,她始终未能受孕。过了五年,她终于有了,却

  一瞬间,好像有一桶冰水从头顶浇下来,淋得她浑身一阵寒凉。

  她曾经有过宝宝,却必须放弃他,如今,孩子就在她的肚子里,只等她用力生出来,她还要再放弃一遍吗?

  被迫要拿掉孩子的心灵折磨会超过如今的生产之痛吗?

  她犯过一次错,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她一定要将孩子平安生下来。

  “对了,少奶奶,就是这样,已经可以看到头了,妳再加把劲儿……”稳婆的声音都发抖了。之前给这位少奶奶吓得够呛,才阵痛,挨不到半盏茶,人便晕了,一点气息也无,她还以为母子均亡了,想不到林苹突然又醒过来继续生,她接生三十几年,头一回碰到这么离奇的事。

  更想不到的是,林苹怀的是双胞胎,生完一个,还有一个。

  当高家派人再将她追回来的时候,她对林苹要顺产其实不抱太大希望,毕竟,第一个都生得那样艰难了,能有体力再生第二个?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林苹竟然撑下来了。

  稳婆开心地叫出来了。“生啦、生啦!恭喜少奶奶,是个千金。”

  林苹喘息着。一子一女,恰成一个”好”字,她总算梦想成真。

  这时,阵阵黑暗抓住了她,而这次,她再也没有力气摆脱,头一侧,昏了过去。

  “少奶奶!”稳婆吓一跳,探探林苹鼻息。还好,只是昏了,应该是累了,没性命危险。

  稳婆做好善后处理,抱着孩子,正想出去领赏,忽然砰地一声,那扇千疮百孔的房门正式寿终正寝。

  高亢解决掉所有碍事的家丁,像头正发狂的斗牛般冲了进来。

  “小苹呢?”

  稳婆被他含怒带煞的眼神吓一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颤抖的手指向内屋。

  高亢快步冲进去,就见到林苹睡在红木大床上,紧闭着眼,鹅蛋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小苹。”他大步赶到床边,摸她的胸口、探探她的呼吸,老天保佑,人还活着。

  他放下提到喉头的心,全身虚软地瘫在地上。

  这一天真的发生好多事。从他们破产跑路,林苹告诉他怀孕,却不要孩子,到他们发生车祸再醒来,却处在一个陌生环境中。这里的人事物,没有一样是他熟悉的,除了林苹。

  他无法想象林苹舍他而去,留他一人在这陌生的时空中,他该怎么过活?

  “小苹。”摸着她汗湿而微凉的脸,无限爱意自他胸口涌出、流泄到指尖,他想抱着她到地老天荒。

  “我不知道世上是否真有穿越时空或转世、附身,管它是什么,总之,老天爷给了我们重新再来一遍的机会,我一定会珍惜的……”

  呢喃着,他就要凑上去亲吻妻子雪白的娇颜

  “孽子!”一枝木棍劈头打下来。

  “老爷,住手!”

  可惜喊得有点慢,高亢还是被一棍打翻在地。

  他目瞪口呆看着那一对自称是他爹娘的男女,好端端地,打他做什么?

  “亢儿,还不快跟你爹赔罪?”胖女人抱着高亢说。

  高亢翻了翻白眼。如果有人能在这样的熊抱中依然畅谈无阻,他就跪下来叫师父。

  “亢儿!”胖女人用力抱着他摇。

  高亢快窒息了。

  “夫人,妳让开!让我好好教训这个孽子一顿,看他今天搞得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不让、不让,老爷要打亢儿,除非先把妾身打死。”

  “夫人!”

  “老爷,亢儿也是太担心媳妇才失了仪态,又不是什么大错。”

  “他把半座院子都拆了,还不是错”

  “咱们又不是没钱盖新的,了不起全拆了重盖嘛!”

  “慈母多败儿!”

  高亢很想说,你们要吵,先放开我再去吵,但他还没找到开口的机会,就被活活摇昏过去。

  昏倒前,他最后的一点意识是他奶奶的,小说终究还是骗人的,说什么穿越过去,不是成王,就是做霸,结果他跟林苹怎么样了?

  惨惨惨,岂止一个”惨”字了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