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只要贝比不要爸

江晓岚 听心者 网络 2018-12-10 08:53 475
文/  江晓岚 
  坐落在中山北路的「梦幻城堡世纪婚礼公司」,外型看起来真的像是一栋梦幻城堡,透明简单,银色系、玻璃跟镜面的组合,晶莹剔透,给新人们浪漫如步云端的感受。

  老板娘田以璐是当今台湾颇令人注目的婚妙设计师,名师出高徒,也许她会如此受人瞩目不仅是因为她的才华,或多或少也因为她顶着杨威廉干女儿的头衔吧!

  好可爱的小花童哦!这是她在店里常常听到的一句话。

  田以璐看着正在跟顾客合照的女儿,田雨黎是相当受欢迎的小花童,通常进门的新人看到她纯真可爱的照片,都会指定要跟她一起拍婚纱照。

  她今年三十岁,虽然在婚纱界颇具名声,也拥有一间赚钱的婚妙公司,不过这些都比不上她唯一的女儿重要!

  小两黎才是她最重要的宝贝!

  当摄影师喊了一声OK,田雨黎马上就从新郎的膝上跳下来,咚咚咚地往美丽的妈咪飞奔过去。

  田以璐抱着七岁的女儿,又疼又爱的看着她。「累不累啊?」

  「不累!」田雨黎稚嫩的童音清亮的响起。

  「田小姐,妳女儿好可爱,我也好想生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新娘走近她们母女俩,羡慕的笑道。

  田雨黎伸出小小的手圈住妈咪的脖子,有人说她可爱又漂亮她很高兴,于是咯咯的笑着。

  「田小姐,」婚纱公司的接待人员走进摄影棚。「外面有客人找妳。」

  「好,我马上出去。」田以璐弯身把女儿放下来。「还有几张照片,妳赶快去拍吧!」

  「妈咪,今天干爹会不会来我们家?」田雨黎仰起小脸问。

  「妳找干爹有什么事?」田以璐拉着她一双小手问道。杨威廉就是两黎的干爹。

  「老师要我们画全家福,可是我们家只有妈咪跟我,别的小朋友会画他们的爹地,所以我也想把干爹画上去,而且干爹很会画画,我画的不好,他可以教我。」

  田雨黎不会要爸爸是因为她已经把干爹当爸爸,田以璐能明白她的心情。「雨黎,干爹人还在意大利没办法回来,不然妈咪给妳干爹的照片好不好?」

  「唔……好啦!妈咪,我可不可以打电话给干爹,叫他赶快回来陪我玩?」田雨黎懂事的问。

  好几次她都想趁妈咪不注意的时候偷打电话给干爹,可是她答应妈咪不说谎、不做偷偷摸摸的事,所以每每拿起话筒又忍住了。

  田以璐蹲下身子看着女儿。「可是干爹很忙的。」她不想太麻烦杨威廉。

  「干爹每次都跟我说,工作第二,妈咪跟雨黎排第一。」田雨黎不服气的说。

  就是这样才让她更不想麻烦他啊……可是看到女儿坚持又带点生气的小脸庞,田以璐又不好扫她的兴。「好,回家以后妈咪陪妳一起打电话给干爹好不好?」

  「好!」田雨黎用力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那妳快去拍照,妈咪也要去外面招呼客人喽!」田以璐拍拍她的小脸,然后站起身子,走出摄影棚。

  来到接待大厅,田以璐看到从学生时代一直相交到现在的闺中密友。

  「微安?!」她惊喜的睁大眼睛。

  「以璐!」屈微安原本正在看礼服,一看到她从旋转楼梯走下来,马上就奔过去。

  田以璐大方的敝开手臂抱住她。「妳什么时候从大陆回来的?」

  「中午才刚下飞机,回家整理一下行李就跑过来找妳了。」屈微安笑道。

  「吃中饭了没?」

  「吃过了,我妈知道我要回国,煮了一桌子的满汉全席。」屈微安拍了拍到现在还觉得胀的肚子。

  「呵……她知道妳要回来一定很高兴。」田以璐吩咐接待人员泡了两杯花茶,然后拉着屈微安坐在靠窗的古典法式长椅上。

  「时间过得好快,我们已经快半年没见面了耶!」屈微安笑看着她。「妳还是一样漂亮,女强人。」

  田以璐嗔笑。「妳才是女强人,自己一个人在大陆帮人家管公司,怎么这回会这么好心回台湾让老朋友解一解相思之苦啊?」

  屈微安没有说话,细心的打量着眼前的田以璐,她挽起头发,细致的五官绘着淡淡的妆,眼睛大而亮,嘴角老是向上弯,虽然说已经三十岁,但她看起来就是个风情万种、精明干练的才女,这样子的气质出众是在年轻女孩身上找不到的。

  「怎么突然不说话?就净看着我发呆。」田以璐轻拍她的手臂。

  「以璐,妳越变越漂亮了!」屈微安发自真心的赞美。

  田以璐笑道:「妳也越变越美啊!」

  「我哪比得上妳啊!以前妳就是校花,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而我顶多只能算是还能勉强入眼的小家碧玉。」屈微安很有自知之明,田以璐是个上上之选的美女,而她只够称得上五官清秀。

  「喂!妳回来台湾只是为了灌我米汤啊?」

  「当然不是。」屈微安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怪异,吞着口水,像是想吞下什么难以启齿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却又不得不发。「以璐,我要结婚了!」

  「真的吗?」田以璐马上露出笑脸惊呼。

  「真的!」屈微安点点头,虽然眼神还是有几分不自在,但是待嫁的心情已表露无遗。

  「难怪妳会回国,我一定会让妳变成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田以璐搂了搂她的肩膀,心里着实替她高兴。

  「其实……我原本是不打算来找妳的……」屈微安低声的说。

  她的话像含在口里,田以璐没听清楚。「什么?」

  「呃……没有。」屈微安勉强的摇头,笑着否认。

  「既然要结婚了,新郎呢?」田以璐张望着。「妳怎么没带来给我看?」

  「他……人还在大陆,明天才会来。」屈微安吞吞吐吐的说。

  「他是大陆人?」田以璐睁大眼睛。

  「不是,他是台商。」屈微安突然想逃走,接下来的事,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好友说。

  「哦……工作时认识的?」田以璐很有兴趣的问。

  「不是,上个月我到上海去玩,很偶然碰到的。」

  「哇!这就是闪电结婚喽!天吶!真不敢相信,一向中规中矩的妳也会做出突然吓人一大跳的事。」田以璐好奇的问。「妳们是一见钟情?新郎一定很帅?他是怎么跟妳求……」

  「以璐!」屈微安突然拉高音量打断她的问话。

  田以璐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啦?」

  「我……我有一件事一定要跟妳说,就是……就是……」屈微安的样子看起来好挣扎。

  「说啊!」田以璐认为她一定是碰到什么难题了,身为多年好友的她一定会想办法帮忙解决。

  「我要嫁的人就是——」屈微安咽了一口口水,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握成拳头,闭上眼不敢看田以璐的表情,迅速又口齿清晰的说:「新郎就是——蓝、嘉、允!」

  「什么……」田以璐不敢相信自己亲耳听到的话,眨了眨又长又卷的睫毛,血液像是一瞬间凝固了般,嘴里喃喃的念着。「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蓝嘉允呢?」

  「我到上海玩……碰到他……妳知道吗?嘉允变了好多,他现在是个大老板,在大陆有好多间制鞋工厂,上个月碰到他,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变得这么多……」屈微安原本很顾忌,但是想到英俊多金的情人,她的心就情不自禁的暖烘烘了起来。

  他成功了……就像当初他许给她的誓言一样,她也曾经信心满满的认为自己终有一日会分享到他的成功,但……是她自己先弃他而去,她能怪谁?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与他分享成功果实的人居然会是她最好的朋友微安。

  「我也曾经陷入激烈的天人交战,但是我根本拒绝不了他热烈的追求,以璐,我想……妳跟他已经是陈年往事了,所以就接受了他的求婚,这……妳不会怪我吧!」屈微安不安的抓住她的双手。

  「我有什么资格怪妳呢?」田以璐苦笑着。「妳说的没错,我跟他已经是陈年往事,而且老早就各走各的路,妳又何必像忏悔似的到我跟前告解呢?」

  「以璐,我可以求妳一件事吗?」屈微安为难的看着她。

  「好朋友说什么求嘛!有事尽管说。」田以璐抽出被她包在手中的手,拿起桌上的花茶喝,掩饰些许的不安。

  「如果见到嘉允,请妳不要把雨黎的身世告诉他,我知道自己这么说很自私,但是……我真的好怕,妳也知道嘉允以前多爱妳,要不是妳……」屈微安不便再说下去,她用着乞求的目光望着好友。「要是嘉允知道雨黎是他的女儿,我好怕……好怕他又会回来找妳……然后你们一定团聚。」

  田以璐抿着唇看她,没有人知道雨黎的生父是谁,除了阳威廉跟屈微安,杨威廉对她而言是亦师亦友,屈微安则是她的知己至交,对于这个知己至交有点自私的小要求,她该不该答应呢?

  看田以璐不说话,屈微安心里的罪恶感更深。「以璐,我知道我真的很自私,可是……如果妳要我跪下求妳,我也愿意!我……我好爱嘉允,我不想失去他!」

  见她神情激动,田以璐拍拍她的肩。「我明白,妳会做这个要求很自然,这并没有错,微安,从前我不会让蓝嘉允知道雨黎的存在,现在我更不会让他知道自己就是雨黎的父亲……妳放心,我不会向他提起雨黎的身世,而且我想我会尽量避着他。」

  「谢谢……」屈微安的眼角溢出一点晶亮。「以璐,不管怎么说,我知道嘉允对雨黎还是有责任,我会代替他给妳雨黎的教育费跟抚养费的。」

  「不用了。」田以璐摇摇头。「以我的经济条件,给雨黎一个优质的成长环境绰绰有余。」

  她什么都可以给雨黎,而且毫无保留,除了……除了给雨黎一个爸爸,这点她做不到。

  跟田以璐能维持这么久的友情,就是两人很合、很聊得来,屈微安当然了解她的坚持与倔强,因此也不勉强。「知道了,女强人,不过……记住,要是以后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哦!」

  「嗯……」不会的!田以璐在心里偷偷的说。

  就算以后遇到困难,她也不会去向屈微安开口,因为屈微安是蓝嘉允的妻子!因为屈微安跟蓝嘉允生活在一起!

  「哎……」屈微安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本来也不想来妳的店里拍婚纱,但是嘉允说妳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不想因为他的关系让我为难,他说我一定很希望最好的朋友能来参加婚礼,所以我不好拒绝。」

  「是吗?」田以璐的心开始惊跳。

  跟蓝嘉允在一起两年多,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足够把一个人摸得透彻,他有狂然的自尊与骄傲,不是轻言屈服的那种人,这回他怎么会轻易先释出善意呢?当初是她先离他而去的呀!

  「我想嘉允真的很爱我,他对我很好,他知道妳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希望我能穿上妳亲手设计的婚纱,他变得很会为人着想,而且很体贴……以璐,我真的好爱他。屈微安一直在她面前制止自己对蓝嘉允的情意,但是,言谈间无意中还是会让满腔的柔情流泄出来。

  田以璐当然知道他有多替人着想、多体贴,因为他曾经对她深情款款、呵护备至,即使已过了八年,但是他低语呢喃的声音她还没有忘记,那充满磁性与深情的声音还在她耳边回荡……

  田以璐情不自禁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心里响起无数个轻叹。

  这是命运的捉弄,还是人为的……蓝嘉允不会到现在还在恨她吧?

  田以璐每天都开车送田雨黎上学,不管前天晚上多忙、多晚睡,或是根本没睡,她一定会硬打起精神陪女儿上学,她爱雨黎,她要充份把握跟女儿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开车开到一半,车上的行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田以璐一阵摸索找不到耳机,只好微笑的向身旁的女儿请求。「两黎,帮妈咪接好不好?」

  「好。」田雨黎小小的手打开手机,用着娇嫩的童音跟对方打招呼。「喂?」

  「是谁啊?」田以璐笑着问道。

  「是干爹!」田两黎原本还有些爱困,此时眼睛全都明亮了起来。

  田以璐笑看着她,女儿真的很喜欢杨威廉,打从她一出生,杨威廉就将她视如己出,发自内心的疼爱她。

  「干爹,你什么时候要回来?我好想你哦!」田雨黎对着手机撒娇。「妈咪在我旁边啊……他不能听,她没带耳机出来……你要下个礼拜才能回来哦……唔,我不要穿蓬蓬裙了啦!我已经有好多蓬蓬裙了!」

  「雨黎!」田以璐微微的皱起眉头。「干爹要买什么给妳,妳就收什么,他这么忙,还肯送妳礼物就很好了!」

  「可是人家真的已经有好几件蓬蓬裙了呀……」田雨黎噘着小嘴,在她小小的心灵里,觉得干爹就是她的爹地,因此她会放纵的跟他予取予求。

  「妳不要太麻烦干爹,他很忙的。」田以璐青葱纤嫩的手指,语带警告的指着她。

  「好嘛……干爹,妈咪说随便干爹要送什么,真的吗?!」田雨黎忽然心花怒放的大叫。「妈咪,干爹说不送蓬蓬裙了,他要去跳蚤市场逛逛,看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买来送我!」

  「妳哦!」田以璐把车停在校门口的临时停车处。「好啦!已经到学校了,妳快进去上课吧!把手机给我。」

  「干爹,我已经到学校了,我要跟你说拜拜喽!」说完,田雨黎还在手机的扩音器旁大大的啵了一声,才依依不舍的把手机还给妈妈。

  田以璐亲了亲她的额头。「要认真听老师上课哦!放学的时候,妈咪再来接妳。」

  「知道了!」田雨黎打开车门,跳下车。「妈咪拜拜!」然后关上车门,跑进学校。

  「喂!老师,你这样会把雨黎宠坏的。」田以璐没有立刻开车,她对着手机说道。

  田以璐还是习惯称呼他为老师,虽然他是设计时装的大师,而她是主攻婚纱领域,但是有许多设计的观念跟技巧全是他传授给她的,他是她的入门老师,也是她的恩人。

  「这有什么关系,她是我的干女儿啊!」手机那头传来杨威廉宏亮的笑声。

  「你别太宠雨黎,这样我很难教。」她也爱女儿,可是小孩子该教的时候就是要教,而且要从小开始教起,宠得太过就是溺爱,那是害她不是爱她。

  「知道了,别对我说教,我就这么一个干女儿,不疼她疼谁?放心,雨黎是个很懂事很乖的小孩,不会任性的。」杨威廉笑道。「对了!以璐,妳想要什么礼物呢?」

  「不用了,你平平安安回来,就是我跟雨黎最好的礼物。」他已经给她太多太多东西。

  「妳老是这么说。」杨威廉的语气有些失望,其实他很渴望田以璐也能跟小雨黎一样,毫无顾忌的跟他撒娇。

  「好啦!国际电话很贵,不多说了,回来的时候记得先打通电话给我,我跟雨黎会为你接风。」

  「以璐,我——」

  「什么?」

  「我很想妳。」杨威廉的声音突然变得柔情万千。

  田以璐揪了一下眉,干笑着回应。「呵……挂喽!拜拜!」说完,只听到他说了一声拜就匆匆把手机关掉。

  田以璐开着车,思绪飞快的转了起来。

  这七年来,要不是杨威廉一直在事业上支持她,她根本就不会有今天,而她也很清楚的知道,他会这样关照她,绝对不只因为她本身的才华,也是因为对她有私心。

  杨威廉是个绅士,他一直努力克制他的感情,他不想用自己在时装界的权力来逼迫她,他希望她是心甘情愿交付真心,所以他积极的付出、耐心的等待,等她有一天主动开口说她爱他。

  但是这谈何容易啊!田以璐把车开进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现在是上班、上课的巅峰时刻,她被困在车阵中。

  杨威廉对她来说是项隐忧,她虽然现在选择逃避,但是她知道,总有一天他还是会逼她摊牌的。

  而她之所以心情如此烦躁,应该是前天下午微安带来的那颗红色炸弹打击到她!

  她最要好的朋友竟然要跟她以前的男朋友结婚?!

  这是老天爷跟她开的一个玩笑?还是一场恶梦的开始?

  田以璐甩甩头不愿再想,此时,正好绿灯亮了,她踩着油门在车潮中缓缓前进,往台北世贸心中的方向开去。

  一年一度的婚纱展将在下个礼拜在世贸展开,田以璐的梦幻城堡世纪婚礼公司也有参加展览。

  走进世贸中心,田以璐先去看看自己公司的工作人员布置会场,顺便参考一下别家婚纱公司的展示。

  她跟室内设计师稍微商量了一下,加入一些自己的意见,随后,马上叫监工去执行,她则双手环胸随处走走看看,突然,她的眼光被一间名为「香榭大道」的婚妙公司吸引了去。

  她看到橱窗内搭配婚纱的新娘鞋,在灯光照射下,显得相当缤纷又别出心裁。

  这是哪一家女鞋公司设计出来的新娘鞋?有各种不同款式的新颖设计,从包头高跟鞋,延伸出镂空高跟鞋,细跟晚宴凉鞋,甚至是现在最流行的尖头高跟鞋都有,造型革新不搞怪,让新娘在搭配婚纱时有许多选择。

  田以璐弯着腰,用着赞赏的眼光看着一双双美不胜收的新娘鞋,一直到身旁有人走近都不自觉。

  脚步声从远至近,然后停止在她身边,田以璐原本浑然无所觉,直到一道尖锐的眸光上下穿透她全身的毛孔。

  她忍不住全身打了一个寒颤,觉得自己像全身赤的被人钉在架上,那人手中的铁钉就要往她的胸口刺下,瞬间,她直起身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