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樱桃男孩

叶迷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9 12:57 246
文/  叶迷
  苏小草站在银堡国际花园的单栋独立小别墅前,对着对讲机深呼吸,告诉自己:镇定,镇定,虽然你今天又得面对那个难缠的言唯,接受他的冷漠拒绝和刁难对待,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赚钱。妈妈腿脚不便而阿翔又回乡探亲了,所以只得由你来送这个果篮,看在钱的份上你要忍耐。而且不管怎么说,言唯的个性虽然恶劣,好歹也是个美少年,对待美少年,要宽容,要有爱......来,深呼吸,好,镇定,OK。

  她按下了门铃。

  滴的一声后,门铃按键的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声音:"又是你。"

  那是个年轻男孩的声音,青草春晖般清澈。

  苏小草连忙举起手里的果篮笑:"是啊,哈哈,又见面了。言少爷好,这是今天的樱桃,请签收。"

  "我说了我不要。"

  "别这样嘛,言少爷,俗话说予人方便,自己方便。你早点签收,我也好早点回去交差。每天从城南跑到城东,真的很远耶。而且那位客人说了,只要你不收,我们就得每天都送。"苏小草双手合什,满脸堆笑地说好话。

  "她那么喜欢让她自己吃,总之我不会收的,就这样。"啪的一声,对讲机挂上了。

  苏小天瞪着那个灭了的指示灯,看来今天又失败了。啊啊啊,送外卖这么多次,头回遇到这么难缠的主。而且整个事情都透着一股子诡异,也不知道送的那个客人,和收的这个言唯,究竟在玩什么玄机。

  整起事件始发于三天前。

  母亲接到一个订购电话,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请她送一篮樱桃到银堡C-31A这个地址,给一个叫言唯的人。

  当时正好她放学回家,理所当然就成了外派小妹,骑着脚踏车穿越半个城市,辛辛苦苦的把樱桃送到这幢别墅前时,对方却拒收。

  她游说半天未果,只得提着篮子回去,没想到第二天,那女人又来电话,并直接把水果钱打入帐内,还放下一句狠话:"如果他始终不收,就劳烦你们每天送,钱我会照一半给付,但如果他收了,我会给双倍价钱,拜托了。"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她只得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这里,继续扮演窝囊的受气包角色。

  人生啊,命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那个言唯明明跟她年纪相仿,却住别墅、穿名牌、天天遛着条名贵的古牧犬散步,还有人眼巴巴的每天给他送水果。而自己,都高三的学生了,还得每天义务替家里跑腿,汗流浃背地骑那么远路来看人眼色。

  唉......

  她叹了口气,正想回去时,铁门咔嚓一声开了,言唯牵着半人高的古牧犬出现在门口。

  他是个漂亮的有点过分的少年,戴着顶MisaHarada的灰色针织帽,白色休闲毛衣,浅灰色牛仔裤的背带只穿了一边,另一边松松垮垮的垂在腰际,右手手腕上还戴了只黑皮手镯,镶嵌着两圈闪闪发亮的细钻。

  他瞥她一眼,视若无睹地往前走。

  苏小草连忙狗腿地跟上:"啊哈,言少爷,又遛狗啊?你这只狗狗好漂亮哦......"

  言唯丝毫不为所动,神色淡漠,又有些漫不经心。

  "其实啊,你听我一句,我知道你家很有钱,也不稀罕这一篮子樱桃,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啊。就算你讨厌那个买樱桃给你的人,但没必要连樱桃也一起讨厌对不对?要知道农民伯伯辛辛苦苦把它种出来是很不容易的,我妈妈把它包装的这么漂亮,而我又那么大老远的送过来就更不容易啦。你行行好,就当是可怜我这个送货的人,签个名字又不会怎样,对不对?"她絮絮叨叨讲个没完,言唯倒也有意思,任由她说,只顾走自己的路。

  这个小孩的性格真是恶劣啊,他这个样子肯定没什么朋友!苏小草在心里嘀咕,脸上却还得继续陪笑,"呐,只要你在这个单子上签个名,我保证以后就不会再来打搅你,你这样天天被人骚扰,你也觉得麻烦对不对?"

  言唯眼中闪过一丝讽刺之色,扬了扬眉毛:"怎么你也知道这是骚扰吗?"

  好,他肯搭话,就表示事情有转机!苏小草再接再励:"没办法啊,我们是小本生意,不能随便得罪客人的,拿了人家的钱,就得办人家的事。你要拒绝她,就当她的面说嘛,放过我们啦,别让我这么难做,拜托拜托。"

  言唯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不知是讥笑她还是讥笑那个送樱桃给他的人,继续往前走。

  苏小草想,一直这样跟着也不是办法,天慢慢的黑下去了,他大少爷等会遛累了走几步回家就是,她却还得骑40分钟的车回家呢。看来今天也只能放弃了。

  正沮丧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连忙站直的后果就是手里的篮子没拿稳,一小半樱桃掉了出来,咕噜噜的在地上滚。

  她大吃一惊,赶紧蹲下去捡,捡着捡着,觉得有点不对劲,抬头,见言唯正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便连忙说道:"只不过是落地而已嘛,又没有摔烂,洗洗干净就好了。"停一下,觉得这样说不太好,又改口,"你放心,我们店里的水果都是最好最新鲜的,没有以次充好糊弄客人哦。"

  言唯一言不发,转身想走,谁知古牧却低下头开始吃地上的樱桃,赖着不肯动。

  眼看它舌头一卷,N颗樱桃被吞入腹,苏小草脑中灵光乍现,站起来"啊"了一声。

  言唯皱眉:"小花,不许乱吃外面的东西。"

  小花?

  晕!这么漂亮的狗居然有个这么土的名字。本以为自己的名字已经是惨绝人寰的苏小草终于找回了一点点自信,咳嗽一声说:"原来它叫小花啊......真好,你是小花我是小草,小花小草是一家哦。你喜欢吃樱桃吗?这里还有,来,慢慢吃......"干脆把整个篮子都提到狗狗面前,然后抬头一脸灿烂地看着言唯--

  你家的狗狗吃了我的樱桃,这回,你不签收也不行了吧?

  言唯神色复杂地站了半天,最后板着脸,说了一个字:"笔。"

  苏小草连忙将笔和收货单递上,看着他在收货人栏里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感觉一颗心终于着了陆,跑了这么多天,可总算成功了!

  "多谢惠顾啦。"她朝他挥一挥手,上车走人。小花,谢谢你,咱们果然是一家,自家帮自家,要没你,这事还不定得拖多久呢,现在好了,功成身退,哦耶!

  夕阳下,少女的马尾一荡一荡的,划出轻快的弧度,落到少年眼中,则变得说不出的消沉。他看着地上的果篮、埋头大吃着的小花,和散落一地的鲜红果实,慢慢地蹲了下来,抚摸着小花长长的毛,神情低落而忧伤。

  "下次不能乱吃东西啊,小花......你可知道,有些东西,一旦收纳,就如附骨之蛆,再也......摆脱不掉。"

  夕阳沉了下去,黄昏收起最后一抹余辉,夜幕大剌剌地垂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5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