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甜蜜暗恋

艾棻 雅悦 网络 2018-12-9 12:37 292
文/  艾棻
  卫氏企业集团总裁室

  “不会吧!?鼎峰的徐老头居然要你去跟他们家那个丑女相亲?”卫斯历不以为然地喊着。

  卫氏企业集团最近正和鼎峰建设谈合作事宜,说好是要合作,但没想到鼎峰建设徐东雄那老头子却开出这个附带条件,要他大哥和他们家那个丑不拉几的女儿相亲,他真的很不屑那老头的做法。

  “听说他女儿丑到在宴会上不但没有人搭讪,所有男人都还和她保持距离,他居然要你去跟她相亲?”卫斯历虽没有见过徐老头的女儿,不过有关徐老头家有个丑女儿的这项传闻,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

  听着弟弟卫斯历一长串抱不平的话,一直不语的卫斯亚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那不完全是相亲,徐老说了,他女儿是我们小学学妹,一直很崇拜我,所以希望见个面吃个饭。”

  “什么叫他女儿很崇拜你,然后想见面吃饭?一听就知道那老头的用意,根本就是要你和他那个丑女儿相亲嘛!”

  “恐龙妹还想嫁金龟婿,叫她先去整整型吧!那老头是不想跟我们合作了吗?全台湾又不只有他们鼎峰建设而已,不知道有多少建设公司抢着跟我们卫氏合作咧。”

  “好了,现在又不是叫你去,干嘛在这里鬼吼鬼叫。”

  “真要我去跟那个丑女相亲的话,我会叫得更大声,大哥,那你是怎么拒绝那老头的?”

  “我没有拒绝。”

  “什么!?大哥,你的意思是,你要去跟徐老头家的那个丑女相亲吗?”卫斯历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大哥。“大哥,我知道你从不放弃赚钱的机会,但犯不着将自己的幸福也给赌上去好不好?”

  “我会答应并不代表我就会和对方结婚,而且我说了,那只是一场餐约罢了!”卫斯亚睇了眼一直在他面前鬼叫的卫斯历。“就算不和鼎峰建设合作,那也不必要和对方撕破脸。”

  有关徐家千金长得丑的传闻,他当然也有耳闻。那天徐东雄提出要和他们鼎峰合作须有一个附带条件,当他知道那条件是和他女儿吃饭时,他甚感吃惊!

  鼎峰建设在台湾可说是数一数二的资优企业,他们之所以这么成功,和董事长徐东雄为人刚正不阿的个性有关。

  这是他们卫氏企业第二次和鼎峰建设合作,第一次是在五年前,那时他父亲身体硬朗尚未退休,而他只是公司的副理,但那一次的合作,他对徐老有着很深的印象,就如同他父亲所言,徐老是商场上几个值得尊重的长辈之一。

  那天他未当面直接拒绝徐老的这项附带条件,原因也就是如此。就算是其他合作厂商提出这项附带要求,基于彼此合作的利益上,就算他不愿意,也是会婉转拒绝,更不用说徐老是个值得尊敬的长辈了。

  如他弟弟所说,多的是其他建设公司等着和他们卫氏企业集团合作,但这毕竟是卫氏企业集团第一次将企业的版图拓展至百货业,他希望合作的对象是鼎峰建设。

  会不会和鼎峰建设合作尚在接谈中,一切都还未成定局,但只不过是去和一个女人见个面吃个饭,管她美或丑,女人还不好应付吗?他这只是做给徐老一个十足的面子,相信徐老自己也应该明白。

  诚如他弟弟说的,这样的认识餐会多少也有相亲的意味,但徐老也没明说,那么他也就不需要把事情想得太复杂。

  再说,他不但不可能成为他的女婿,短时间内他也不打算结束单身生活,毕竟女人在他眼里,怎么也比不上打拼事业来得刺激有趣。

  听到他大哥的话,卫斯历多少也知道他大哥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不会和那个丑女结婚,但是一想到要和对方约会吃饭,不倒胃才怪呢!”

  “徐老他女儿真的很丑吗?”瞧他弟弟这番的大肆批评。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见过她,只不过见过的人都说丑就对了。”“原来你也只是听说而已。”

  “大哥,别不相信传闻,所谓无风不起浪,再说我玩了那么久,哪家的千金没见过,就独独不曾见过徐老头的女儿,肯定是在哪一次的宴会上让人指着鼻子骂丑,因此躲起来不敢见人。”卫斯历发表自己的看法,没办法,他是“外貌协会”的一员。

  “再说大哥你喜欢的是艳丽型美女,那种恐龙妹只怕让你看了就想吐。”

  看他弟弟一副自以为很了解他的模样。他喜欢美艳女人?浓眉间有着一抹困惑。“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艳丽型的美女?”

  “不喜欢美女,难不成你还喜欢丑女啊?”卫斯历看了他大哥,“大哥,你该不会因为老妈一直要你赶快娶个老婆安定下来,就想随便找个女人结婚,敷衍了事吧?”

  他父亲卫奇年轻时打拼事业,直到三十五岁才结婚生子,多年的操劳让他身体状况愈来愈差,一年前退休将公司交给了他们兄弟;也由于他父亲的关系,因此他母亲总是要他们兄弟事业不用做太大,赶快结婚安定下来。

  “少在这里废话一堆了,回去工作。”

  “爹地,你说什么?学长他真的答应和我成为朋友?”目前就读大三、一个人租屋在外面的徐恬洁,假日上午一回到家,听到她爹地所说的话,掩不住内心那一抹兴奋而喊着。

  她和卫斯亚学长小时曾就读同一所私立小学,当时她虽然只是小学一年级,但是有关六年级卫学长的事迹,他们这些低年级的学弟妹也时有所闻,他不但是个模范生,而且运动也很在行,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很帅,班上很多的女同学都很喜欢卫学长,包括她。

  只是卫学长在念完小学之后,就跟所有企业家儿子一样,到外国去读书了。现在的他跟读书时一样的出色,而且经常成为许多商业周刊的报导人物。

  直到现在,她还是很喜欢卫学长,不,比以前更喜欢他了,就算只是在杂志上看着他的照片,自己都会脸红心跳,更不用说现在她有机会和卫学长面对面的一块儿吃饭了,一想到要见到卫学长本人,她的心又开始剧烈狂跳。

  这么多年下来,她一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喜欢卫学长,就算只是单恋,可是她一点也不会感到后悔,因为她就是这么的喜欢他,没有任何理由!

  “对,你之前不是说很想认识卫斯亚吗?正好我最近和卫氏企业谈合作,我跟斯亚说了你想认识他,想和他成为朋友,他说可以,他很乐意交朋友。”

  徐东雄有二儿一女,大儿子徐优扬两年前自美国回来,目前在公司就职,二儿子徐优硕现正在美国攻读硕士学位,唯一的独生女恬洁,则是他们夫妻最疼爱的掌上明珠。

  “爹地,谢谢你!”徐恬沽高兴地抱住徐东雄。

  几个星期前的一天早上,听到爹地跟妈咪提到最近可能要和卫氏企业集团合作,她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开口说很想认识卫学长,和他成为朋友,她还记得当时爹地的表情很震惊,倒是她妈咪和蔼地笑说道:“好啊,那就请你爹地介绍你们认识。”

  有关她喜欢卫学长的事,她不知道妈咪还记得多少,因为小的时候她几乎一放学不会提卫学长的事,她妈咪说要父亲介绍他们认识,她当时还以为她吗咪是在开玩笑的,没想到是真的。

  “瞧你高兴的样子,走,我跟你回房间,看看明天中午去约会时穿什么好!”楼申玉牵着女儿的手,母女俩一起走向徐恬洁的房间。

  “妈眯,那不算是约会啦,只是和学长认识而已,你这样说我会很紧张的。”

  “好,不是约会,是学长和学妹见面,可以了吗?”楼申玉疼爱女儿溢于言表。

  她知道女儿一直很欣赏卫斯亚,她虽不曾见过那个年轻人,但从杂志上的照片来看,他的确长得不错,她还记得女儿小学一年级时,回家总不忘提到这个学长的事。

  让他们二个年轻人见面认识,是她要她丈夫去做的,她可不认同丈夫所说的,小洁和卫斯亚不可能有任何发展。

  卫斯亚是个优秀的年轻人没错,但她们家的小洁也不错啊,脸蛋细致可爱,而且个性温柔善良。

  如果卫斯亚那个年轻人可以看出小洁的优点,那么她将会很放心地将小洁交给他,但如果他只是个外貌重于任何事的男人,也能就此让小洁不再迷恋他。

  看到老婆和女儿开心的走进房间,徐东雄的心情是复杂的。

  说真的,那天听到一向乖巧可爱的女儿开口说想要认识卫斯亚的时候,他真的感到非常震惊,之后虽然听老婆说了,小洁从小时候就很“崇拜”卫斯亚,要他别震惊,女儿大了,当然也会想交男朋友。

  看到女儿开心,他当然很高兴,但内心不免有着一抹忧心。

  打从卫斯亚几年前跟在他父亲身边做事时,他就很欣赏这个头脑聪明、做事沉稳的小伙子,也猜到他将来的成就会比他父亲更出色,果然一年前卫奇便将整个公司交给他两个儿子了。

  他知道老婆的用意是什么,因此执意要他去当中间人,让他们两个年轻人彼此认识一下。说真的,他何尝不希望这么优秀出色的年轻人,可以成为他的女婿,那么他一定会为女儿感到骄傲的,只是……唉!

  小洁是他的心肝宝贝,在他的眼里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但他还是不得不但心,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很注重外表,总喜欢外型冶艳美丽的女人。

  或许他这个当父亲的太过操心了,就怕小洁受到任何的伤害,因为他知道那么优秀出色的年轻人,是不可能喜欢上他们家外貌不怎么出色的小洁,而且他也听说他好像有女朋友了。希望事情就如他老婆大人所说的,只不过是单纯的彼此认识,交个朋友。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在一家五星级饭店内的餐厅里,戴着黑色墨镜的卫斯亚一出现,其阳刚又充满男性魅力的出色外表,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像是习惯了别人的注视,特别是女人,因此卫斯亚一点也不以为意,跟着一名女服务生前往所订下的座位。

  “卫先生,请坐,您要先点餐吗?”女服务生微红了脸,紧张地问着。毕竟这么帅又有魅力的男人,不是天天可以看见的。

  “不,等我的女伴来了再说。”不管这是什么样的一个餐约,向来注重时间观念的他,还是提早了几分钟到餐厅。

  低啜了口服务生刚送上的柠檬水,卫斯亚幽幽地看着窗外。脑海里闪过那天斯历所说的话——

  “真的长得很丑,扭头就走人,别虐待了你的胃。”

  扭头走人?

  他肯定他弟弟一定常做这种事。

  其实不用他弟弟说,他也只打算和对方寒喧一下便离开,因为他也不想把一个大好的假日,浪费在这么无聊的事上,反正他肯答应和徐老的女儿见面,已经算是给徐老面子了。

  他也曾经有过不少的女友,只是和女人交往很麻烦,特别是回到台湾这几年,他为了要早一点接手管理公司,每天都忙得要命,但那些他所谓的女友,总是不断地在他身旁抱怨他陪她们的时间太少,他不若他弟弟那般的浪漫,会买礼物哄自己的女友,在他的观念里,合得来就在一起,不合就散。

  现在的他,只有女人,没有女友,因为实在太麻烦了!

  “卫学长,对不起,我迟到了。”

  一阵清脆甜柔的嗓音,让卫斯亚突然回过神来。卫斯亚拿下了墨镜,黑幽的眼眸看着眼前身高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皮肤细白的女人。

  “徐恬洁?”

  “对,我是徐恬洁,卫学长你好。”

  过于紧张的徐恬洁小手微颤地抓住手上的小皮包,暗暗地深吸了口气,然后露出一抹浅笑。

  尽管她刚刚在外面已经深呼吸了好几次,但见到卫学长本人,还是让她紧张和兴奋地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了。

  卫斯亚看着徐恬洁,俊眸有着一丝讶异。

  该怎么说呢?

  因为眼前的小女人其实一点也不丑。圆圆的眼睛大而有神,及肩的长发乌黑亮丽,脸上的淡妆和倩笑,给人一种淡然忧雅的感觉。

  虽没有让人为之惊艳的美貌,但基本上气质还不错,而且笑容甜美,比他弟弟所描述的恐龙妹要好得多了。

  要说她和他所认识的一般千金大小姐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她脸上并没有娇气,相反地,脸上那一抹单纯的笑容,给人一种纯净甜柔的感觉。

  不过现在的她,看起来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学长,你吃午饭了吗?”

  “还没。”

  “那我们一起用餐。”

  “……嗯,可以。”看着那双清亮瞳眸,他迟疑了下,反正他也得要吃饭,一起吃无所谓。

  席间,卫斯亚看着徐恬沽眉飞色舞的说着以前小学的事情,老实说,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他哪还记得,不过看得出来她记得很清楚,真不知道她记那些要做什么?

  但他有些讶异自己竟不会讨厌听她说话。

  发现卫学长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她问:“学长,你会不会觉得我话太多了呢?”

  “不会。”

  听到他的答案,徐恬洁开心的笑了。

  她很紧张,心跳更是快得可怕,但是因为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和他吃饭,因此她一直把握时间说话,吃得不多。

  “你常和朋友参加各种Party?”忽地,他插口问了这么一句。

  徐恬洁愣了下,虽然不明白学长为何突然这么问她,但是听到学长问起自己的事,她还是感到很高兴就对了。

  “我很少参加Party。”除非必要,否则她一点也不喜欢去参加宴会的感觉,“不过一年前当我满二十岁的时候,表姐曾带我去参加一个热闹的舞会,说是要庆祝我成年,不过那次……”

  “怎么样?”

  “因为当时表姐为我化了浓妆,穿的衣服又很暴露,因此那一次我没待多久就离开了。”之后她就不想再去参加什么派对了,因为她觉得蛮无聊的。

  卫斯亚瞟了眼徐恬洁,她小小细致的脸的确不太适合化浓妆。

  两人吃着东西,徐恬洁根本无心在食物上,这难得的一次见面机会,她要好好把握,就希望学长不会觉得她话太多了。看到卫学长看着手表,“学长,你是不是有事情?”

  “没关系,我等你吃完。”他比自己原先预估和她见面后二十分钟内离开,足足晚了一个半小时,而且他早已经约了人。

  “我吃东西本来就很慢,学长你不用等我了,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好了。”学长这么快就要走了,她虽然感到有些难过,但是可以和学长一起吃饭、说话,她已经很高兴了。

  “真的吗?不用我送你回去?”卫斯亚有些讶异的看着她,他没想到她的脾气就跟她本人一样,温温的、柔柔的。

  “真的,我待会儿自己回去就行了。”

  “好吧,那我先走了。”

  岂料他才起身要走,就让徐恬洁给叫住了,他以为她反悔了,因此有些不悦地侧睇了她一眼。

  “学长,谢谢你今天肯出来和我一起吃饭,谢谢你。”能和学长一起吃饭是她的梦想,如今愿望达成,她真的很高兴。

  她只是要跟他说谢谢?

  看着纯净的脸蛋漾出了甜美的笑靥,卫斯亚微抿的唇线顿时缓和了许多。

  ”不客气。”卫斯亚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就算今天是相亲也好,这样的一朵纯真小花是不适合他的。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在一栋豪华公寓内,将近二十坪宽的房间内,一张浪漫的西洋古董床正因为上头男女激烈的交缠,而发出声响。

  底下女人那哀求的呻吟声,仿佛是一道催情剂,卫斯亚一阵有力的抽撤,身体猛地一震,昂扬的火热得到满足后,这才自妖娇美丽的女人体内抽离。

  “呼——亚,你真的好棒!”喘着气,女人满足的笑了。

  拿掉套子,卫斯亚转身走进浴室冲澡。

  十分钟后,卫斯亚在腰间围了条毛巾自浴室走出来。

  而此刻正悠闲的躺在床上抽着烟的女人,名叫殷美娜。

  二十六岁的殷美娜,是股市大亨殷政的女儿,有钱又貌美,二十一岁那年在美国读书的她,不顾家人反对,休学下嫁给英俊的销售员Tom,但这段婚姻维持不到半年就变了调。

  原因出于她发现自己根本不适合结婚,因为她爱玩,所以根本就无法定下心乖乖在家当一个贤慧的老婆;再加上当初结婚的时候家人反对,切断了她的经济来源,而她老公的经济能力又很差,根本就养不起她,熬不住苦日子,她很快就和Tom离婚了。

  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她,已经能体会自己以后要交往的对象,经济能力绝对不能太差,而且短时间内她也不想再婚,因此这几年她有过很多的男人,几乎个个都是有钱的贵公子,但交往的时间往往很短,因为很快她就会为自己找一个新的猎物。

  卫斯亚是她在美国念大学时的学长,两个人虽早已熟识,但是直到半年前,才开始有进一步的交往。

  说交往不如说是各取所需来得贴切一点,不过比起之前的男人,她觉得卫斯亚不管在事业上或床上,都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

  见到卫斯亚走出来,殷美娜叼着烟,欣赏着他的完美体格。

  卫斯亚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擦着头。

  “你今天中午才去相亲,晚上就和我嘿咻,这样会不会太对不起对方了?我听说对方可是个乖乖女喔!”有关卫斯亚要去相亲一事,她前几天在PUB遇见卫斯历时,听他抱怨过。

  卫斯亚一点也不讶异殷美娜会知道这件事,因为拜他那个多嘴的弟弟所赐,这些天来很多的好友都已经打电话来关心他了。

  不过面对殷美娜的询问,他没有回答,因为他和殷美娜此刻会在一起,纯粹是肉体上的需求,除此之外,他们只能算是普通朋友,因此他也不需要去跟她说太多自己的事情。

  他不是殷美娜第一个男人,也绝不会是她最后一个男人,而且他相信她很快又会为自己找下一个男人了。

  不过他也察觉到殷美娜最近似乎一直宣扬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像是有意要改变他们目前的相处状况,但他一点也不想有任何改变,而且打算结束与她的关系。

  “徐董他女儿长得怎么样?真的是一只恐龙吗?”

  回想起那张白皙小脸,卫斯亚不语,他有点讶异自己居然还记得徐恬洁长什么样子。

  “你说嘛,人家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她一点也不像恐龙。”这是他的感觉。

  “不像恐龙?那会不会是比恐龙还要丑啊,哈哈哈……”

  听到殷美娜的笑声,卫斯亚眉心微蹙,“她其实长得挺可爱的。”

  看见卫斯亚脸上认真的神情,殷美娜停止了笑,“亚,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你居然会称赞那个恐龙妹可爱?”

  卫斯亚瞟了她一眼。

  嗅到那么一点怪异气氛,殷美娜将烟捻熄在烟灰缸里,偎在他身旁坐下,双手紧紧地抱住他。

  卫斯亚很少主动称赞哪个女人漂亮或可爱的,他该不会对外传的那只恐龙妹有感觉吧?

  “亚,你别傻了,看清楚,你和我是同一种人,我们都不适合婚姻,而且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或男人可以绑得住我们。”因为他们都是追求欲望满足的人。

  是吗?听着殷美娜的话,他的内心浮起一丝疑惑。

  “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了,你又怎么知道呢?”

  “凭我们在床上嘿咻的感觉,你需要的是像我这样热情又性感的女人。时间还早,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殷美娜手指故意地挑弄、抚摸着他胸前结实的肌肉。

  卫斯亚看了眼殷美娜,他感到有些累了。“算了,下次吧!”

  推开了殷美娜,卫斯亚起身穿衣服。

  他和殷美娜是同一种类型的人吗?

  她似乎没有说错,这也就是他们当初会在一起的原因。

  但他内心刚刚那一丝的疑惑又是从何而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