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绅士之风

乐心 心语飞飞 网络 2018-12-9 10:53 866
文/   乐心
  那是一个很舒服的秋日下午。阳光淡淡的,风轻轻的,人累累的。

  痛、痛、痛!

  罗可茵一面爬着楼梯,一面在心里惨叫;十六岁,却有如六十岁,走路极度缓慢不说,还弯腰驼背,姿势难看。

  校运会正如火如荼在进行,校园里人潮汹涌。四百公尺决赛夺冠之后,她在肾上腺素的支持下,死命撑住勉强的笑脸,穿越兴奋道贺的同学人群,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

  到处都是人……汗水还是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此刻若再配上悲情的背景音乐,她就可以改名叫秋瑾了。

  最后,她居然一路拖着脚步慢慢爬,来到一向没人的教室顶楼。没办法,私立学校难得开放,每间教室、每个角落都塞满了好奇参观的家长、亲友,要没人的地方实在太难找。

  每爬一阶就狠狠刺痛一下,全是煎熬。举步维艰啊。

  她一身热汗地从楼梯间缓缓爬出来,费力推开通往楼顶的铁门,迎面便是开阔清朗的秋日晴空,以及可喜的凉风。

  然后,罗可茵傻住,以为自己走进了电影或偶像剧的场景。

  女儿墙边角落已经有人。精确地说,是俊男美女各一。他们闲适地并肩靠在短墙上,没有交谈,也没看着对方,反而像是广告海报一样,眺望着晴空浮云。

  目眩,神迷。

  男的她不认识,女的倒是很眼熟;不只她,大概全校的人都对她眼熟。那可是她班上、乃至于全年级甚至全校公认的大美女赵湘柔。

  美女同学面无表情,看起来高不可攀。人如果漂亮到一个程度,总有种难以接近的气氛。罗可茵自然不敢过去打扰,只是默默跛着走到另一边水塔旁坐下,小心翼翼地解开鞋带、把运动鞋脱掉。

  啊……厚厚袜子前端染红了一块,全是她青春的热血——

  就说她手贱,明明已经很痛了,还要尝试性地摸摸那片快成九十度插进肉里的脚趾甲;一摸之下……

  痛!痛到眼泪都快飙出来了。罗可茵倒吸一口气,强忍着;身上又是冷汗又是热汗,发丝都黏在脸上,狼狈得一塌糊涂。

  这时候,仙人般的帅哥翩然出现了。他好奇地走了过来。

  「喔……会痛吗?」询问非常同情。

  听到这种问句,罗可茵只剩无奈的表情可应对。这还需要问吗?

  「血一直流出来,妳要不要拿面纸擦一下?」对方弯腰,专注打量。

  罗可茵尴尬起来。她的脚丫子少见天日,平常都包在鞋袜里,肤色称得上白皙,此刻正大剌剌赤裸地呈现在陌生男生面前——

  「不、不用了。我没有……」话都讲不清楚。

  对方看她一身运动衫、短裤,连口袋都没有,当然变不出面纸,遂回头扬声问道:「湘柔,妳有面纸吗?借我们用一下。」

  「面纸?」有如洋娃娃的美女同学动了,却还是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也一起加入研究鲜血淋漓脚丫子的行列。「哇,怎么流了这么多血?伤在哪里都看不清楚了。会很痛吗?」

  「……」又是这个问题。罗可茵继续一脸无奈。

  「女孩子不是随身都会带面纸、手帕?」男生好奇的问:「妳们都没有?」

  「面纸没有,手帕有。」赵湘柔说着,从制服格子裙口袋摸出一条手帕,就往罗可茵脚掌的方向靠过去——

  「哇!」罗可茵大叫一声,猛然缩回脚丫子。

  对方两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叫吓了一跳,倒退了两步。

  「怎么了?我碰到妳了?很痛吗?」洋娃娃急着解释:「我只是要帮妳擦滴下来的血,绝对不会碰到伤口,妳不用怕!」

  「不、不是。只是,那条手帕……」

  开玩笑!那可是名牌Burberry的真丝手帕,拿这个擦血?!套句罗可茵她妈妈的话,就是「夭寿喔,会给雷公打死!」

  「别看湘柔这样,她可是护理小老师。学妹,妳就信任她一次吧。」有人悠然劝说。

  奇怪?罗可茵跟赵湘柔是同班同学,怎么就没听说过护理小老师这种头衔?她疑惑地望了望那陌生学长。

  这一望,却望见了令她终身难忘的笑脸。

  他的微笑如秋日的阳光,温和清淡,却闪烁着金粉;罗可茵并不是没见过英俊好看的男生,但眼前这一个,不一样。

  可怜一颗少女心完全不受控制地急跳起来,又快又猛,像是刚刚跑完她拿手的四百公尺似的。

  「好,擦干净了。」赵湘柔趁她在发呆,真的用手帕小心翼翼地拭去大部分的鲜血,那翻起来的脚趾甲清楚呈现,更加怵目惊心,连一向没什么表情、处变不惊的赵湘柔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好吓人。」

  「我看还是去保健室吧。」学长说。

  「保健室在资源教室那边,要横越整个校园,她这样能走那么远吗?」

  「可、可以,我刚刚还能爬上楼,应该……」罗可茵一咬牙,努力扶着墙站起来,想要证明自己没问题。

  「不行。我看不下去。」赵湘柔细致美丽的脸蛋已经有点发白。

  「没关系,我来帮忙。」展现男性雄风的时候到了。

  只见学长走到她身前,略弯下腰,伸手——

  「不用不用!」罗可茵吓得胡言乱语起来,猛摇手。「我很重,真的,你不用这样,等一下会两个人一起滚下楼梯!」

  这位学长又笑了。笑容,还是一样令人屏息;尤其距离如此接近,罗可茵害怕自己的心跳声会大到让对方听见。

  「妳该不会以为……我是要把妳整个人抱起来吧?像新郎抱新娘那样?」一双桃花眼瞇瞇的,笑意带着点促狭。

  罗可茵则是被笑得脸红过耳,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太尴尬了。

  「我只是要扶妳。来,搭住我的肩。」他低下身子,让罗可茵的手绕过他的宽肩,撑住。「靠在我身上没关系,妳放松一点。」

  可是两人靠得更近了,他的脸就近在咫尺,这样如果还能放松,那罗可茵不是瞎了,就是性向有问题。她只感觉一股热潮从脖子一路烧上来。

  天啊,一身的汗臭不说,整张脸大概红得像西红柿,还加上披头散发。在这两个漂亮的人面前,她实在自惭形秽……

  「那我可以帮什么忙?」赵湘柔尾随在后,追问。

  「妳去按电梯。」

  「教学大楼有电梯?」正努力摒除杂念与尴尬,试图专心用单脚跳跃的罗可茵大吃一惊。「还有,电梯不是教职员才能用吗?」

  「要是学校是你家建的,别说电梯了,校长办公室都可以借你睡午觉。」赵湘柔很无所谓地回答。

  「真、真的吗?」

  「当然不是。学妹,妳别听她胡说,她就是这张嘴不饶人。」席承岳笑着回头斥责赵湘柔,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宠溺。

  罗可茵愣愣地看着眼前俊男美女的互动。在这之前,她认识的所有男性都走沉默寡言大男人路线,绝无如此温柔中带点溺爱的语气出现过。

  遇上他们,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也超出她的想象。

  那日黄昏,在逐渐散去的运动会人潮中,大会广播声响在已有凉意的风中回荡,西斜的夕阳拉长三个人的身影,缓慢前行。

  中间那个影子脚步踉跄,一跳一跳的,甚是滑稽。

  罗可茵就这样走进了——或者该说是「跳」进了——俊男美女的世界。

  ***

  经过校运会之后,刚入学的新生们彼此间都比较熟了;而罗可茵也从身旁同学毫不藏私的热烈讨论中,得知那位学长的大名。

  席承岳,又高又帅的高三生,成绩好得要死不说,还是个运动健将,且是校内跳高记录的保持人,完完全全是照着少女幻想中的白马王子订作的形象。

  王子就是王子,就算斜靠在教室顶楼的水塔边,背景是灰蒙蒙的冬日天空,依然帅气潇洒。他好整以暇,等着站在他面前的人开口。

  与他正面相对的,是罗可茵。她低声说了几句话。

  「妳可以大声一点吗?」席承岳耐心地问。

  「呃,湘柔要我来传话……请学长……把她的午餐交出来。」

  始作俑者无所谓,说得理直气壮;传话的人却面红耳赤,讲得结结巴巴。再怎么说,在全校女生心仪的对象面前「要饭」,可不是件轻松的差使;也只有赵湘柔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才能如此自然的指使同学去做这种事。

  「妳是说,湘柔要妳来讨饭?真的?」席承岳一双很桃花的眼眸瞇了起来,故意说:「是我认识的赵湘柔吗?国中三年都蝉连校园美女第一名、人称史上最美、最有气质的高中生那一位?」

  「是,就是她。」听着这一长串介绍,罗可茵忍不住噗哧一笑。

  「她又没午餐吃了?一定没带,又不想去福利社跟人挤。」不愧是旧识,席承岳很了解赵湘柔的习性。

  「她说学长欠她午餐。」罗可茵赶快补充。

  「我是说过要请她吃饭,不过,怎么变成每天都要请?」

  话是这样说,席承岳还是把手上的纸袋交给她。

  「学长,这是你自己的午餐吧?」默默接过之后,她还是忍不住问,「那学长你吃什么?」

  席承岳只是微笑,笑意简直要从眼角扩散到空气中。他看着眼前个头高大、在运动场上奔跑时有如羚羊一样矫健、本人却意外羞怯的学妹。

  「妳手上拿着什么?」他反问。「方便让我参观一下吗?」

  罗可茵迟疑片刻,伸长手,把刚刚到校门口领回的提袋交出去。

  自小到大,罗可茵家里帮她准备的便当菜色一定是班上最丰盛的。色香味俱全不说,主菜跟饭还细心地用不同保温盒装好。今天的主菜是三杯鸡,蔬菜是炒空心菜以及烩丝瓜;加上饮料冬瓜茶跟小零嘴、水果,装得满满一袋,沈甸甸的。

  看着眼前瘦削的俊男仔细翻看自己丰盛到过头的午餐,罗可茵实在很想找个地洞躲起来。

  她隐约害怕着,怕那句如影随形的话,从他口中说出——

  应该免疫了才对。就算他真的取笑她「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又怎样?她的身材确实比一般女孩「健康」许多,食量也确实不小;这句话,从小听到大,没什么大不了。

  但她还是紧张。像是站在悬崖边,随时要被一句话打落。不用一句话,只要一个带点嘲讽的微笑,就够让她坠崖了。

  「……真想吃一口。」结果,席承岳研究了很久之后,抬起头,一双桃花眼笑瞇了望着她,突然说。

  「当、当然可以。没问题。」紧张到没听清楚的罗可茵,反射性地回答。

  帅学长突然做了一个她完全意想不到的动作。他伸手捏了捏她被寒风吹得红通通的脸蛋。

  「可茵,妳在发呆?我是说妳的脸像苹果,让人看了很想咬一口,妳还回说没问题?妳要不要顺便谢谢我吃妳豆腐?」

  「很大一碗耶。」又是冲口而出;之后,罗可茵立刻想咬舌自尽。

  真是糗爆了。天气很冷,顶楼风很大,她全身却都在发烫。在席承岳面前,她老是觉得自己舌头打结、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摆才对,超尴尬的。

  「什么东西很大一碗?」席承岳很有兴趣地问。

  被追问了好几次,罗可茵才很惭愧的从实招来。「豆腐啊。我以前的同学也常常这样捏我,还捏手、捏腿、捏腰……我抗议的时候,她们都说,这么大碗的豆腐谁吃得下。」

  本来应该是冷笑话的,不过,席承岳俊脸上原先荡漾的微笑却慢慢消失。

  她的神经有这么粗吗?真的如此不防人?

  「妳国中同学……也都这样?」口气有着一丝正经严肃。「男生还是女生?」

  他的表情为何突然严肃起来?罗可茵感到奇怪。「女生啊。学长,我是静华毕业的耶。」

  静华是有名的私立贵族女校。听到这儿,席承岳才突然松了一口气。对于会有这样的反应,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学妹,以后不要随便让人捏脸。」谆谆教诲着的学长眼睛却在笑,还亲自示范,大手伸过来又轻捏了一把红通通的脸蛋。「像这样,就是吃豆腐。」

  「我知道。」回答得好无辜。

  空长了这么高大的身材,却是个傻大个儿。席承岳看着她的眼神流露出莫名的怜惜,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像妳这样,会被湘柔欺负到死。」席承岳叹了口气。「以后别再让她随意差遣了,有什么事,要她自己来说。」

  「她没有差遣我。」罗可茵帮同学辩解。「是我看她好像不大舒服,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她才……」

  「不用帮她讲话。赵湘柔就是个被宠坏的死小孩。」说着,席承岳突然皱了皱眉。「湘柔不舒服?」

  「嗯,这几天都很没精神的样子。」

  「湘柔……那么没表情的人,妳看得出来?」这个有趣。

  「看得出来。」罗可茵认真地说。

  席承岳又不接腔了,笑笑的看着她,然后,很自然地帮她把被寒风吹乱的发丝顺到耳后。

  这样一个小动作,他做起来一点都不显突兀,反而有种大哥哥的风范。不过,当然不是真的像哥哥。罗可茵自己就有三个哥哥,他们才不会这样。

  他的指尖冰凉,触及她烫烫的耳朵,两人都愣了一下。

  「赶快下楼去吧,这儿风很大,小心感冒。妳们都还没吃饭呢。」

  「学长,那你……」罗可茵迟疑着。

  「我没关系的。」他微笑说着:「反正下午的课不太重要,我出去校外随便买点东西吃就好了。」

  高一学妹眼睛眨啊眨的,对于高三学长随心所欲的上课态度感到崇拜。

  「这个不是好示范,不可以学。」他又摸摸她的头,笑开了。

  学长有一双好桃花的眼睛,笑起来瞇瞇的,笑意荡漾在英俊的五官上,好看得令人心跳又悄悄失序。

  「有空欢迎来找我,我中午大概都会在这里。」席承岳补充。「要是湘柔欺负妳,也可以跟我说,学长帮妳出气。」

  「湘柔没有欺负我。」

  「所以我说如果嘛。」席承岳笑。「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说得没错。罗可茵提着便当,慢慢走下楼时,心里模糊地想着这句话。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就像以前她也根本不知道,原来国中时在女校是众多同学崇拜爱慕对象的自己,居然一升上高中,立刻就跌入了那种类似暗恋的心情。真的是一头栽进去,连她自己都吓一跳。

  要是让家人知道席承岳这号人物的存在,什么事都不用发生,她已经可以想象太过紧张关心的父母、兄长会怎么反应了。大概会立刻冲到学校,把席承岳抓出来从头到脚检视一番,外加查问祖宗八代吧。

  所以秘密只能藏在心里,谁都不能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