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老婆要靠自己追

楼采凝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9 10:14 1315
文/  楼采凝
  「欧阳,你今天是怎麽搞的?无精打采的,早上还跷了两堂课,好久没见你这样了。」秦逸坐到他身旁,关心地问道。

  欧阳昊天这才转向他,「昨天晚上你们在干嘛?」

  「昨天我一直待在家里,今天一早才赶来学校。」秦逸挑起眉,「怎麽了?难道你偷偷跑去玩?」

  「玩?我都快要後悔死了。」他叹口气,「其他人呢?」

  「这我怎麽知道。」

  欧阳昊天愈想愈烦,「你们昨晚为什麽不约我出去,看电影、打球都可以呀!」如果这样,他就不会犯下那要命的错误。

  更该死的是,他现在脑子像是一团浆糊,根本想不起那女人的模样。

  「你也没约我们啊!真奇怪了。」物理天才秦逸突然瞠大眸子,「该不会你昨晚闯了祸吧?」

  「你胡说八道什麽,我能闯什麽祸?」像是被人掀了底,欧阳昊天一下子火爆脾气全来了。

  「干嘛这麽凶?」秦逸拧起眉,随口说道:「又没说你跟人家发生一夜情。」

  「什麽一夜情?谁敢说我有一夜情我就揍谁!真是见鬼了!」「一夜情」三个字让欧阳昊天乱了理智,声音突然大起来,还重重往桌面捶了下。

  秦逸惊诧地指着他的脸,连其他人也转过身惊疑地望着他,「欧阳……你该不会真的……」

  「别再说了。」他抚着额,用力甩甩头,拚命想甩开这个记忆。

  于痕走过去,直望着他,「好家伙,你犯了禁忌了?」

  「对,这下你们高兴了吧?偏偏我连对方都不知道!」这才是让他最烦闷的地方,好像他是很糟糕的男人。

  「真的一点印象都没?」于痕瞅着他。

  「对。」他将脑袋埋在双手间,「我醉死了。」

  「你没事喝这麽多酒干嘛?」大夥问。

  「不知道,没来由的闷,所以想喝酒。」

  「看来是要发生事情的前兆了。」尤培易想想不对,又问:「假设你再碰到她,难道也认不出来?」

  「再碰到她?」欧阳昊天从双手中抬头,思考了会儿,「如果是这样,或许我会认得,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没印象,但是那张脸始终模糊不清。」

  「你们是怎麽遇上的?」尤培易又问。

  「昨晚我在PUB和一位医生喝酒,他离开不久後,那女人便找上我,但那时我已经醉了。」看来酒不单单是穿肠毒药,还是意乱情迷的祸首。

  「如果是自己找上你的,应该是认识你,那就先从我们学校的女学生调查起。秦逸,你想办法将各年级学生的资料调来,让欧阳一张张认照片。」尤培易直觉说道。

  「嗯,这个办法不错,包在我身上。」秦逸应允。

  「好家伙,别再烦了,待会儿放学後我们去厮杀一下?」秦逸一手搁在他肩上,「上次你的积分比我高,让我很不爽。」

  「线上游戏你是玩不过我的。」但他现在一点玩乐的心情都没有。

  「你这家伙这麽看不起人,我可是经过努力的,怎麽样?」秦逸帅气地对他眨眨眼。

  「就去吧!我们大家一起玩,这可是很难得的。」裴邑群抓着欧阳昊天的後颈,「别再想那件事了,想了也没用。」

  「你们老是说些事不关己的话,真烦。」不想应付他们又不行,他真後悔说出口,弄得众所皆知。

  「对了,半个月後有为期两个月的校外商务实习,你们都准备好了吗?」裴邑群突然想起这事,「如果被分到不一样的地方,短时间要再聚在一块可不容易。」

  「校外商务实习」是乔亚大学特别针对500号寝室这几名资优生所安排的学习计画,好让他们出社会後进公司可以很快的进入状况,毕竟学校所学与实际还是有段差距。

  「这个需要准备什麽?想想还真烦。」欧阳昊天现在烦的事还不只一件呢!

  「如果真不在同一个县市,要怎麽碰面?」于痕问道。

  「尽量找机会了,我想大公司都在北部,我们不会相隔太远的,要见面还不容易?」尤培易笑了笑。

  「我最近运势不太好,一定是太少去庙里拜拜了,你们谁要陪我去走走?」欧阳昊天的思绪还缠绕在那一夜。

  「好,走吧!咱们就去拜一拜关公、孔明,快点……」秦逸用一把挟住他的脑袋直往外走。

  「谁要跟你玩三国志,那个已经退流行了。」欧阳昊天睨他一眼。

  「不管流不流行,在分数没有超越你之前,我都不放弃。」秦逸也有他固执的一面。

  「可是我不想──」

  「你就舍命陪君子,跟我玩一场吧!保证你烦恼全消,要不你就幻想昨天一夜情的对象是我好了。」

  「死秦逸,别惹我吐好不好?」欧阳昊天抚额。

  「会吐就好,就表示你痊癒了,快跟我走吧!」秦逸扬声大笑,硬是将心不甘情不愿的欧阳昊天拉出教室。

  裴邑群与于痕相视一笑,也跟着勾肩搭背的离开了。

  凊阳电子集团。

  欧阳昊天看着抽到的字条,对这家公司感到有些陌生。

  「你抽到哪一家?」他转身问着葛西炜。

  「西德纺织。」

  「听过,那你呢?」他又问于痕。

  「博特网路平台。」于痕伸长脖子想偷看他手中的字条,「你呢?」

  「凊阳电子。」欧阳昊天将那张纸贴在于痕鼻上,「听过吗?应该没有吧?我就说我最近运势不大好。」

  「好了,大家都已经抽完签,有没有人有意见的?」讲台前的教务主任,笑问着底下几名男同学。

  「我有意见。」欧阳昊天举起手。

  「你说。」教务主任好整以暇等着。

  「凊阳……这是哪一家公司?我们全都没听过。」欧阳昊天皱皱眉。

  「你没听过吗?」教务主任很意外,「这应该算是巧合还是缘分?这是你表哥在高雄的公司。」

  「我表哥!」欧阳昊天逸出抹苦笑,他和表哥都很忙,平常疏於连络,如今想想似乎好几年没见面了,怎知他在高雄开了家公司。

  高雄……还真远!

  「你真的不知道?」教务主任很诧异。

  「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欧阳昊天斜倚在椅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直到教务主任离开後,他才拨了父亲的手机,「爸,你现在没在手术吧?」

  「我在手术还能接电话吗?」欧阳富笑着说,「有事?」

  「对,给我表哥的电话。」他烦郁的道。

  「怎麽突然要连络你表哥?」欧阳富拿下眼镜问道。

  「学校的实习课程,我竟然分到表哥的公司,还真是……多年没连络,突然跑去不是很奇怪?总得事前打声招呼。」

  「亏你还会想到这点,不错喔!」欧阳富这才翻翻通讯录,将他表哥郭宇寰的电话给他,「顺便告诉他,有空带未婚妻来我们家坐坐。」

  「他有未婚妻了?」欧阳昊天很意外,「表哥不是才大我没几岁吗?」

  「是没几岁,但当完兵後他就接掌父业,还成立了分公司,搞得有声有色的,你是该好好跟人家学学。」

  「是,我一定虚心请教。」他没好气道,老爸每回逮到机会就对他说教。

  待欧阳切断手机後,尤培易走向他,「看了两个礼拜的照片,有没有找到人?是哪个女同学?」

  「别说了,根本没有找到。」欧阳昊天还真不希望是同校的女同学,不然可就尴尬了。「无所谓了,记不得我就打算忘了,这样我才能找回原来的我,快乐过生活。」这阵子他就是用这句话说服自己。

  「你不怕留种在外头?」安风瑟开他玩笑。

  「去你的,别吓我。」他瞪他们一眼,「晚点我得回家准备了,高雄耶!还真是远,羡慕你们。」

  「风水轮流转,上回我去乡下劳动服务,结果带了个女朋友回来,说不定你也可以搜括一群南台湾美少女的心。」宋钰夸张大笑。

  「少来。」这些损友所说的话,欧阳昊天向来听听就好,否则真是会元气大伤。

  欧阳昊天看着手中的地址,终於找到表哥的住处。

  将行李往肩上一扛,他便按下电铃,不一会儿大门开启,才抬头,他竟发现有个女人怔怔望着他,那表情就好比看见妖怪一样震惊!

  「月荷,是不是我表弟来了?」屋里传来问话的声音。

  「呃……应该是。」女人仓皇的移开眼问道:「请问你是欧阳昊天吗?」

  「没错。」他步进里头,看看眼前这栋原木建筑,还有前头这片种满花草的小庭院,接着又回头看看那奇怪的女人……疑惑的是,他确定自己不认识她,但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请进。」女人拉开内门,依旧低垂着脸,不敢抬头面对他。

  「你就是我表哥的未婚妻?」走进客厅坐下後,欧阳昊天顺口问道,就不明白她为何这麽怕他,连看他一眼都不敢,难道他们当真见过?

  「嗨!昊天。」郭宇寰从楼上奔了下来,看他那头半湿的头发,可见他才刚洗完澡。

  「哥。」欧阳昊天对他笑笑,「真不好意思,三年不见,难得见面就是来麻烦你。」

  「还好意思说呢!上回碰面时你还是高中生对吧?转眼不见已长这麽大了,还比我高出这麽多。」想像以前一样揉他的脑袋,却发现得抬头看他了!

  「我贪吃呀!偏偏肠胃又好,全吸收了。」欧阳昊天露出开朗的笑容。

  「哈……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这麽爱开玩笑。」郭宇寰大笑,突然他看见站在一旁的月荷,立刻说:「来,我替你们介绍,她叫夏月荷,是我的未婚妻。」

  「我早猜到了,那我该叫你一声准表嫂罗?」欧阳昊天看向她,而她似乎被「准表嫂」三个字吓到,竟忘了避开眼神,两人的目光就这麽近距离对上了!

  猛地,一个影像闪过他脑海,同时间欧阳昊天的心脏重重一震。

  是她……是她吗?虽然不确定,但为何突然飘来这个印象?好像脑子里那缺了好几块拼图的画面已一一拼凑起来。

  「月荷,你怎麽了?他是我表弟,打声招呼吧!」郭宇寰喊了声。

  「刚刚在门口已经打过招呼了,我说对吧?准表嫂。」欧阳昊天替她接了话。

  「是的。」她紧张的抓紧裙摆。

  欧阳昊天眯起眸,直瞪着眼前这位眼瞳匀动不安的女人,心中的疑虑更深了。但若真是她,她当时怎麽会出现在台北?

  「对了哥,准表嫂也是高雄人吗?」他开始旁敲侧击。

  「过去是不是我不知道,不过近一年她都住在这里,目前是我的秘书。」从郭宇寰的语气可听出他对她好像「不太熟」。

  「那她一定很有才干了。」欧阳昊天不停观察着她,脑子却愈转愈乱,直想找个空间休息一下,「高雄还真热,我想先休息一下可以吗?」

  「当然好,月荷,你带昊天去他的房间。」

  「好。」夏月荷不安地点点头。

  她先上楼,迅速带他到其中一间房,「这是你的房间,房间里有私人卫浴,基本配备都有了。」

  「谢了。」他倚在门口对她笑。

  夏月荷朝他点点头便立即下楼,而欧阳昊天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停告诉自己这一定是错觉……这世上绝不会有这麽巧合的事发生在他身上。

  然而,就在他要进屋时,却听见楼下表哥的声音──

  「月荷,上个月二十号你不是去台北出差吗?与『康彦电子』谈得如何了?企画书有带回来吧?」

  欧阳昊天的脚步霍然顿住,上个月二十号?那晚不正是二十号吗?!

  他赶紧关上门,坐在床畔,整个思绪全乱了,难道那女人真是她?如果不是,她又为何直闪躲他的目光,好像做了什麽亏心事?

  老天,他该怎麽求证?怎麽确定她是不是跟他发生一夜情的女人?

  「先生,可不可以陪我喝一杯?」

  欧阳昊天睁开半醉的眸,转首望着身旁带笑的微醺女子,「你是谁?」

  「一个满怀心事的可怜女人。」她回头对他扬起红唇,虽然他怎麽努力都无法看清楚她的五官,但是这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唇色很迷人。

  「满怀心事?」欧阳昊天勾唇一笑,「你还这麽年轻,哪来这麽多心事?」

  「我就要结婚了。」她垂首轻笑。

  「哦~~那恭喜了。」

  「别恭喜我。」她摇摇手,醉言醉语着,「我并不快乐,我……我一点儿都不爱他,而他也不爱我。」

  「你说什麽?」脑子有酒精作祟的欧阳昊天没有听清楚她的话,只依稀听见她说她不爱他,「不爱他……那就别嫁呀!」

  「可是我不能不嫁。」她难受的咬咬唇,「真的很苦恼。」

  「你真的很有趣,这世上没有绝对不能的事,既然不爱还嫁,这样绝对会痛苦一辈子。」欧阳昊天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柜?E结帐。

  女人见了也跟着他走向柜?E,「也帮我结帐好吗?」

  说完,她就独自走出PUB,欧阳昊天轻笑了声,付过帐後走到外头,发现她一个人呆愣的站在那儿,於是来到她身边问道:「你……不回家?」

  「我家不在这里,我不知该去哪儿?」她看着天上的月亮,竟然哭了。

  「老天,月亮让你哭吗?呵……」他摇摇晃晃的指着路上的车,「我送……送你回去,你就……别哭了……」

  终於他拦到一辆计程车,并拉着她一块儿上车,对司机说:「去可以睡觉的地方。」他现在困极了。

  「是。」司机看着他们,暧昧一笑。

  车子开动不久,两个半醉的人竟然都睡着了!当车子停下,司机好不容易喊醒他们,「已经到了,这里可以让你们好好睡一觉。」

  欧阳昊天痛苦的张开眼,付了帐後便和那陌生女人下了车,两人同时醉倒在汽车旅馆外。

  汽车旅馆的警卫立刻扶着他们进入,「先生小姐,要开房间吗?」

  「呃……我要睡觉。」欧阳昊天微张醉眸。

  「睡觉和开房间不都一样?」警卫笑说,又见他一身名牌,於是放心的把他们送进房间,还好心的扶他们上床,这才退出去。

  躺在床上的欧阳昊天,发觉床的感觉不对,猛一翻身却碰触到一个柔软的女体,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直觉地往她靠去,紧抱住她。

  突然而来的燥热让他怀里的女人张开了眼,她下意识想挣脱这样的怀抱,却因此吵醒了欧阳昊天。

  「你是谁?」她身上除了有淡淡的酒味,还有自然的馨香,直迷惑他的灵魂、他的慾望。

  「你又是谁?」女人眨着眼,却怎麽也无法凝聚焦距。

  「我……我忘了……」他的唇印在她的颈窝,慾火迷乱之际,他的大手也狂乱地在她身上摸索。

  女人刚开始有片刻的僵硬,但随着他所制造的热情蔓延,激发她体内那块最隐密、最不为人触碰的地方。

  她不想嫁人,也不想将自己交给那个人,梦中这个男人是不是上天赐给她的?尽管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在他怀里的感觉非常棒、非常温暖,而他狂肆的吻,更像烈火般烧灼着她的理智!

  「嗯……」随着衣裳褪去,她的心迷乱了,泪也随之落下。

  半醉半醒间,欧阳昊天一直心随意走,他温柔的捧起她的小脸,望着她眼中的泪影,喃喃问:「你哭了?」

  「因为开心而哭。」她抽噎着。

  「为什麽开心?」

  「因为我终於可以摆脱心底的压力,终於可以做自己。」即便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好一个可以做自己。」

  他的眼染上一层热雾,嗓音随之嘶哑,炙烫的唇迅速找到她的,吻得无比霸气、剽悍,并撬开她的小嘴与他玩起唇舌交缠的游戏。

  随着激情的热浪不断涌来,他们吻得更狂炽、更销魂……彼此的衣物也一件件的飘落在地……

  缱绻的夜很快就过去,不一会儿天亮了,夏月荷从陌生的男人怀抱徐徐张开眼,映入眼帘的第一个画面差点儿让她尖叫出声!

  他是谁?再看看自己,居然身无寸缕!

  再过不久她就要步入礼堂,怎麽可以发生这种事?而这里又是哪儿?她紧抓着被单徐徐下床,再从地上找到衣服迅速穿上,离去前,她忍不住仔细地看了眼床上男人的睡颜……

  他是个非常帅气乾净的男人,看来年纪不大,应该和她差不多。此时此刻她只能稍稍安慰自己,昨晚并没找一个肮脏的醉汉上床,只是这男人为何也会醉成这样呢?

  突然,他稍稍挪动了下身子,吓得她立即夺门而逃。

  在回高雄的途中,她不停的告诉自己,已经过去了,那不该发生的事已经过去了,尽管世上有太多巧合,也绝不可能再遇见他。

  就彻底的忘了吧!

  只是夏月荷万万没想到,那男人就在刚刚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她面前,还瞬也不瞬地直盯着她看。那一刹那,她整个人都呆住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走进屋里,又是怎麽熬到现在?

  「嗨,能不能也给我一杯咖啡?」

  洗完澡的欧阳昊天来到楼下,已不见表哥的踪影,只有她一人独坐在窗边喝着咖啡,那咖啡香气从他走出房间就已经闻到了。

  「呃,好。」夏月荷仓皇地别开眼,「请等一下。」

  她走进厨房为他煮咖啡,而欧阳昊天徐徐走向她,「看来你挺会泡咖啡的,光闻就让人垂涎三尺。」

  「你别开玩笑。」她尴尬一笑,「加糖、奶精?」

  「我喝黑咖啡。」

  「好,那麽可以了。」拿来小碟将咖啡搁在上头,递给他,就在两人指尖轻触的瞬间她突地一震,差点打翻杯子。

  「小心。」欧阳昊天立刻稳住,惊疑地望着她,「你怎麽了?」

  「一时滑手,可烫到你了?」夏月荷慌张地问。

  「没有。」他半眯起眸,「那你呢?」

  她摇摇头,转过身闭上眼,直在心底喃诵着:别慌、别慌,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完蛋!

  「你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我想上楼休息了,你表哥在书房,应该马上就出来,那……晚安。」说完,她便将咖啡杯冲洗乾净,迅速奔上楼。

  欧阳昊天疑惑地看着她不寻常的表现,还有脸上仓皇的神情,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