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爱在紫禁城

朱妍 一笑倾城 网络 2018-12-8 13:55 850
11

  雪霁天晴。

  圆窗外,淡橙色的月光微微照著铺上银粧的大地。

  戌牌时分,难得偷闲在家的湛云张臂弯腰不断逗著努力迈开胖胖小腿学走路的宝贝女儿。

  「馨儿!乖……过来让阿爹抱抱。」他见小湛馨危危颤颤跨前一步,他立刻偷偷後退半步。

  急著想投入阿爹怀抱的小湛馨不得不努力再往前走……

  「义父不忍心见你每天从早忙到晚,今天特地坐镇药铺代你看诊,好让你留在

  家里歇憩,你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跟馨儿玩得一身脏。」十七坐在桌案前就著煤油灯亲自为小湛馨的新袄绣上美丽的小花。

  「就因为我难得赋闲在家,更要把握机会教导我心爱的女儿学走路。」

  「阿……爹!」当湛云转身跟十七说话时,小湛馨登时耍赖一屁股坐在地上,快速用爬地爬过去,胖胖的小手紧紧缠抱他的长腿,攀树干般站起。

  「哇!多聪明的小美人,嗯……让爹香一个。啵!」他既满足又骄傲地弯腰抱起小湛馨,猛亲她带著奶香的嫩腮。

  「馨儿明明耍赖,你还说她聪明。」十七满脸满眼堆满幸福的笑靥,低头咬断丝线。

  「阿……爹!」圆圆大大的头颅戴著一顶枣绒虎头帽的小湛馨如法炮制贴近湛云的脸颊猛亲,留下一团团湿答答的口涎。

  「哈……」他朗声大笑。

  望著馨儿漂亮的小粉颊笑漾两朵可爱的酒窝,他整个人跌进回忆里……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三年了。

  他在十七的殷殷鼓励下,决定选择悬壶济世做为终身志向後,立刻前往桃花林请出神医搬到京城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以方便就近讨教。神医见他资质奇佳又认真勤学,於是,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果然名师出高徒。

  短短不到三年的工夫,湛云废寝忘食所习得的医术终於通过神医的严格考验,正式挂牌行医。

  他秉持「医者父母心」的道理,耐心倾听病患诉苦,然後对症下药开出药方。若遇上贫穷的病患上门求医,他不但分文不取,甚至相赠滋补养身的药材。

  湛云的仁心医德经由求诊病患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京城的大街小巷,上门求诊的病人从药铺里头排出一条长龙直弯进巷子里。

  「少爷!少夫人!不好了!」老管家匆匆闯进後院。

  「何事如此惊慌?」湛云收回思绪。

  「老奴听见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赶紧跑过去开门……哇!不得了啦!黑压压的士兵个个手执火把、手按剑柄……将我们的房子团团……包围啦!」老管家惊慌失措说著。

  「哦?我出去看看。伶俐!抱好馨儿。」湛云将怀里的馨儿交给跟在老管家身後跑进来的伶俐。

  「奴婢知道。」伶俐将馨儿抱进怀里。

  「小心。」十七面露忧色,放下手边的针线活儿?

  「我知道。」湛云点点头。

  此时,前厅传来一阵了亮的通报声,喊著:「皇上驾到。」

  「皇上?」湛云夫妇错愕对看一眼,随即相偕穿越花园奔至前庭。打老远就看见武宗皇帝内著黄纡长衫,外罩一袭黄锦地团绣龙纹镶狐裘披风,神采奕奕定进暖阁。

  「父……叩见皇上!」乍见久别的武宗,十七噙住满眶泪水随湛云双双跪地。

  「免礼!你们都起来!」武宗一手牵起一个,略显哽咽的嗓音感慨万千说道:

  「敏儿!这三年,父皇无时无刻不挂念你啊!」

  「都怪敏儿不孝!让父皇为我操心!父皇请上坐。」一直以为这辈子再也无缘见到父皇龙颜的十七喜极而泣,忙将武宗延请在一张黄杨木太师椅坐下来,回头吩咐老管家沏茶。

  「傻孩于!父皇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父皇!您快别这么说,女儿明白您心中比谁都要来得酸来得苦。」

  「敏儿!父皇能够得到你的谅解,甚感欣慰。湛云!你还怨朕么?」武宗转问湛云。

  「皇上将最宠爱的女儿嫁我为妻,湛云感激都来不及,绝不敢有丝毫怨怼之心。」

  「你们夫妻俩能以大局为重,也不枉朕昔日对你们的宠爱。」武宗欣慰地点头

  捋胡,当他看见伶俐抱在手上的女娃儿时,眼睛二兄,问道:「她是朕的外孙女?」

  「是的,父皇!她叫湛馨,刚过周岁半。」

  「哦?!伶俐!快抱过来让朕好生瞧瞧。」

  「奴婢遵旨。」

  「朕的外孙女长得真水灵,瞧瞧这两道月牙儿似的弯眉,还有这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跟你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长大後定跟她娘一样是个大美人。哈……I武宗抱著小湛馨笑得合不拢嘴。

  「馨儿!乖!快叫皇爷爷。」湛云忙上前摸摸馨儿的头。

  「皇……爷爷!咯……羊……须须……」小湛馨滚著两颗水灵灵的眼珠子,白胖小手不客气扯住武宗的美髯,乐得咯咯笑。这……天啊?!小湛馨似乎把蓄胡子的武宗皇帝当成他们养在院子里的那头老山羊啦!在场的大人莫不吓出一身冷汗。

  「父皇!馨儿她……她下懂事……」十七赶紧出面打圆场。

  「欵!童言无忌,朕不介意。更何况,朕的宝贝外孙女说的一点也没错,朕不就是蓄了一把山羊胡么?哈……」

  「是……」听武宗笑声朗朗,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敏儿!父皇此次亲自前来,一者是探望你们夫妇俩,二者是要当面收回朕的旨意。」

  「收回旨意?」

  「不错!朕打算恢复你公主的头衔……」

  「不!父皇的美意儿臣心领,寻常百姓的生活,儿臣甘之如饴。」

  「这……」

  「君无戏言!父皇万万不可因儿臣失信天下。」

  「敏儿!父皇当年为了巩固大明皇朝基业,不能不顾全狄王爷颜面,狠心将你跟湛云逐出宫门好给狄王爷一个交代。如今,狄逖已经娶亲,也该是父皇弥补你跟湛云的时候了。」

  「父皇今日圣驾亲临已是儿臣等莫大的荣耀,儿臣很满意现在相夫教子的恬淡

  生活,请父皇毋须为我操心。」

  「你既然这么说,那……朕就将虎坊桥东的『水月别苑』送给我的宝贝外孙女当作见面礼,朕这点微薄心意,你们夫妇俩不会拒绝吧?」武宗十分清楚朱敏的脾气,转而馈赠小湛馨。

  「儿臣等代馨儿叩谢隆恩!」十七跟湛云跪地叩谢,她心里明白万岁爷已然让步,若她再婉拒就显得太下近人情了、

  「哈……快起来!水月别苑离紫禁城不远,以後,朕想见见宝贝外孙女可就方便多了。」武宗笑眯眯看著怀里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小湛馨当然不懂大人的恩恩怨怨,这会儿正抓著她皇爷爷衣领上的翡翠玉盘扣下放哩!

  「皇爷爷!吃……吃……」小湛馨看见玉盘扣油光水绿,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东西,馋得口涎直流牙牙喊吃。

  「哈……陈公公!记得回宫後通知御膳房按照朕的玉盘扣式样,做出一道适合小娃儿吃的糕点,送过来给朕的宝贝孙女吃。」武宗皇帝简直把外孙女宠上天了。

  「奴才遵旨。」

  「喔,对了!湛云啊!听说你是京城最受欢迎的大夫,过来坐在朕身边将你弃武从医的历程说与朕听。」武宗兴致勃勃。

  「遵旨。」湛云话说从头,他说:「当年刘瑾派范植埋伏在石头镇狙杀我,我跟范植交手数十回合,范植渐趋下风竞打出淬毒的袖箭暗算我,谁知,我却因祸得福遇上扭转我一生的神医赛华佗……」

  夜渐深,天空又开始飘下鹅毛雪。

  白雪皑皑烘托屋内暖融融的天伦乐,看来今年的冬天不似往年酷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