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不嫁不相识

艾默 一笑倾城 网络 2018-12-8 12:16 875
文/  艾默
     暮春时分,位於洛阳城的江府後花园,此刻正是百花齐放、绿柳垂扬,景致最美的时节。

  可就在这时,江府大厅忽然传来一声娇暍,硬生生地破坏了这宁静的午后。

  「爹,我不嫁,说什么我也不嫁!」江絮紧握双拳,一脸坚决地喊道。

  「絮儿,你怎么可以同你爹这么说话?还不快向你爹道歉!」江夫人拧紧了眉,出声指责。

  在这家中,江夫人的威严远胜於江老爷,对於江絮这个独生女,她从不宠溺她,为的便是想教好她。

  只可惜,她这女儿的个性却始终那么好胜、固执,有时候发起脾气来,那得理不饶人的火爆模样,简直不输给男人。

  江絮会养成这种任性倔强的个性,江老爷得负大半的责任,都是他把女儿给宠坏了,她才敢这么无法无天!

  「夫人,算了,这件事说起来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才把这件事告诉她。」江老爷一点怪罪女儿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处处替她说话。

  谁教她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呢?

  「老爷,你就是这么宠她,她才敢这么任性妄为、目无尊长。」江夫人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她想,这辈子要她的女儿转性,恐怕是不可能了!

  「爹,您要是真的疼我、宠我,又怎会狠心的硬要我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江絮忍不住低喊。

  开玩笑,她都已经十八岁了,她爹才告诉她,她早有个未婚夫,而且,他将於两个月後前来迎娶她?!

  她连他长得是圆是扁、是高是矮,品行是好是坏,全都一无所知!

  要她就这么嫁给他,这教她怎么能接受?!

  「絮儿,爹也不想就这么将你给嫁出去……」江老爷同样是一脸的无奈。

  「那么,您就别让我嫁啊!」江絮认为要解决这件事是再简单不过了。

  「可是,南宫家的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你要爹怎向人家交代?」此刻,他真是百般为难啊!

  这全都得怪他当年喝醉酒,糊里糊涂地与人订下婚约,酒醒後却忘了自己曾说过的话。

  偏偏,南宫老爷因为生意的关系,在那之後不久,便举家搬离了洛阳,他更自然而然地忘了这件事,直到不久前,南宫老爷突然出现,而且还拿着当年的信物找上门来,他这才隐约记起当年的约定。

  「絮儿,儿女的婚姻大事交由父母作主,乃是天经地义,如今,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既然你爹为你订下了这门亲事,你就乖乖地等着当新娘便是。」江夫人的声音虽轻,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瞧她这女儿,长得清丽脱俗、灵动娇美,这几年来,上门求亲的公子不知凡几,可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来一个便拒绝一个,直到现在,她不知道已拒绝过多少户人家的求亲。

  长久以来,洛阳城已没人敢再上门求亲,再这样下去,只怕她这女儿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

  如今,这机会如此难得,她定要她点头出嫁不可!

  「不!娘,我不嫁!」打死她,她也不愿乖乖接受!

  「你说什么?!」江夫人蹙紧了眉,眼底已隐隐泛着怒气。

  「我不嫁!」江絮毫不畏惧地直视她娘的眼,她告诉自己,绝不能低头认输,要不然,她的後半生便要毁了!

  她可不想一辈子活在後悔和痛苦之中!

  「絮儿,你听爹说,这南宫贤侄是个风度翩翩、相貌堂堂的俊朗男子,他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若肯嫁给他,爹保证,你绝对不会後悔!」眼见夫人即将发火,江老爷急忙在她发怒前开口。

  「我不管他是不是如爹所说的那般出色,总之,这辈子我不想嫁人,我只想陪在爹娘身边,伺候你们一辈子!」江絮坚决地开口,一点也没有动摇的样子。

  「住口,我不准你再这么胡闹下去!」江夫人终於再也无法忍耐了,她朝女儿低斥。「不管你怎么说,这南宫家的媳妇,你是当定了!」

  「爹!」江絮知道自己争下过娘,只得转向疼爱她的爹求救。

  「絮儿,依爹看,你还是乖乖听你娘的话吧!」江老爷无奈地摇摇头。

  「爹,您这么说是不打算帮我了?」江絮惊恐地抓住他的手。

  「爹不是不帮你,而是帮不了你啊!」江老爷眼中的无奈更深了。

  而一旁的江夫人则是满意地笑了。

  眼见事情即将成为定局,江絮急得差点哭出来,忽地,她脑中灵光一闪,急忙开口道:「爹、娘,你们若坚持要我下嫁可以,不过,你们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江家夫妇相视一眼,随即异口同声地问:「你说,什么条件?」

  「爹,孩儿要您向南宫世伯提出请求,让孩儿先到南宫家作客一个月,让孩儿仔细观察南宫昱的品行,倘若他真如爹所说的,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那孩儿定遵从爹的安排嫁人,绝无二话。反之,他若不符孩儿的要求,还请爹勉为其难地为孩儿退掉这门亲事,如何?」江絮不疾不徐地说,那双灵澈美眸闪着狡黠的光彩。

  「老爷,你可千万不能答应!」江夫人急急地道。

  要真依了她,只怕这婚是退定了!

  江夫人不是不想女儿陪在她身边,只是,女人终究得有个好归宿,他夫妇俩总不可能陪女儿一辈子啊!

  「老实说,这法子甚好,就怕南宫兄不肯答应。」江老爷不得不承认,她这主意出得可真好,这种惊世骇俗的主意,恐怕也只有他这鬼灵精怪的女儿想得出来!

  「爹,这么说,您是同意了?」江絮灵动的双眸倏地一亮。

  「老爷,这么做根本不合礼数,你可千万不能再帮她了,反正到时候,咱们再押着她上花轿就是了。」江夫人仍然持反对意见。

  「娘,您当真这么忍心要孩儿痛苦地过一辈子?我可是您的独生女啊!」看来,她只有使出哀兵政策了。

  「就因为你是娘的独生女,娘才不得不这么做。」江夫人打定主意,为了女儿往後的幸福,她绝不能任由她再继续任性下去。

  「爹,你快帮我劝劝娘啊!」江絮再次向她爹求救。

  「夫人……」江老爷还想开口,却教江夫人给硬生生地打断。

  「老爷,你就别再说了,为了絮儿好,咱们这次绝不能心软。」江夫人决绝地开口。

  「娘,如果您真这么狠心要逼我上花轿,那无疑是逼我去死!」江絮心一横,豁出去似的道。

  她也不想这么威胁她爹娘,但是,她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为了她後半生的自由与幸福,她也只好暂时当个不肖女了。

  「絮儿,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江老爷闻言,急忙紧紧抓住女儿的手,就怕她真的会想不开。

  「老爷,你可别上了这丫头的当,她的心思,我这做娘的还会不清楚吗?」江夫人看着女儿,精明的眼眸闪动着洞悉一切的光芒。

  「娘,我是认真的,您要是再逼我,我真的会寻死!」见她娘不上当,江絮急得满身大汗,却仍不忘摆出认真严肃的脸色。

  「夫人,我看絮儿不是在跟咱们开玩笑,你就再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别再逼她了。」江老爷万分心疼地开口。

  要不是他,他的宝贝女儿也不会以死相逼,这全都得怪他!

  「娘,您想想,倘若南宫昱是个不学无术、下流无耻的卑鄙小人,您还会如此坚持要孩儿嫁给他吗?」江絮紧跟着问道。

  闻言,江夫人不觉有些软化,原本的坚决亦开始动摇。

  「夫人,你也清楚咱们女儿的个性,你若再坚持下去,那後果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才是。」

  「娘……」江絮哀求的目光看向江夫人。

  只见江夫人面露犹豫之色,眼底已没了那股坚决。

  「夫人。」江老爷见她已有些心软,连忙开口道:「你就再给絮儿一次机会吧!」

  江夫人想了下,终於轻叹口气道:「也罢,我就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不过,你得答应娘,不管你在南宫府过得如何,不到约定时间,你绝不能离开南宫家。」她不得不赌上这一把,如果老天真要让她的女儿嫁不出去,她也只好认了。

  「这……」絮儿蹙起秀眉,思忖着该不该答应。

  「怎么,你不答应?」江夫人可不准她再找任何藉口推拖。

  「不,我答应。」江絮忙不迭地点头答应,就怕她娘又反悔。

  「你这丫头,我真拿你没办法。」江夫人看她这逗趣的模样,不觉摇头失笑。

  「太好了,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我便带絮儿上南宫家,开门见山地同他们说个明白。」见事情解决,江老爷这才放下心来,抚须笑道。

  眼见自己打赢了这场仗,江絮不由得在心里佩服自己的机智,能够想出这等绝妙的办法。

  看来,她离幸福自由的日子将不远矣!

  一思及此,她小巧美丽的菱唇不觉浮现一抹得意狡黠的笑。

  ***

  结束了与爹的对话,南宫昱心情烦闷地来到府里的南院——翠红园。

  这两天为了处理产业的问题,耗费了他不少心力,可没想到,他才回府想好好歇息几天,他爹却又突然告诉他,他平空多了一个未婚妻,而且,还要他两个月後就上门去迎娶!

  他当然是断然地要他爹取消这门亲事,因为他现在根本就还不想定下来。

  不过,也难怪他爹会这么做,毕竟,他也确实到了该成亲的年纪。

  只是,心仪的佳人难寻呵!

  想他至今遇见过多少名门闺秀、小家碧玉,甚至是江湖上率性豪气的侠女,却没一个能够令他动心。

  或许,再过几年,倘若他真的仍找不到想与之共度一生的女人,那么,为了南宫家的香火,也许他会认真地找个足以匹配他的对象成亲。

  然而,在那之前,他绝不会放过任何可以玩乐的机会。

  走进翠红园,两个娇媚的身影立即迎了上来。

  「昱,你总算来了,这两天你不在,我和嫣翠不知有多想你呢!」绦红娇媚地直往他身上靠。

  「可不是,人家想你想得心都疼了。」嫣翠不甘示弱地以最轻柔的嗓音说道。

  「是吗?」南宫昱眉一挑,随意地瞟了她俩一眼。

  眼前这两名艳丽的女子是他自万花楼中赎回的,他会赎回她俩,只不过是希望能打发在府中的无聊生活罢了。

  而一直以来,她俩也确实将他伺候得很好。

  「当然是真的。」

  绦红及嫣翠立刻异口同声地道,就怕他不相信她们的真心。

  「既然如此,你们还呆站在那里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我教你们该怎么做?」南宫昱淡淡地开口,凌厉的双眸闪过一丝不悦。

  「昱,你别生气,我这就去准备酒和菜,陪你好好地喝一杯。」极懂得察颜观色的绦红连忙道。

  「嗯!」南宫昱挑眉颔首。

  「昱,这两天你一定很累了,让我替你捏一捏,舒松、舒松筋骨。」嫣翠伸出纤细的双手在他宽阔的双肩上轻轻揉捏。

  就这样,绦红及嫣翠两人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南宫昱。

  看着她俩那媚人的娇俏神态,南宫昱坚毅的薄唇亦缓缓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

  今日晴空万里,天空蓝得耀眼,放眼望去,眼前的景象美得醉人。

  在江夫人的殷殷叮嘱下,江絮开心地同江老爷踏出江府。

  江絮几乎可以笃定,一个月後,她便能回到她温暖的家,而且,再也不用被恼人的婚姻给捆绑住。

  南宫昱想娶她?等下辈子吧!

  江老爷看着她一脸雀跃的神色,心中不由得感染了她那份喜悦。

  说真的,他还真舍不得让女儿出嫁。

  要不是他的夫人如此坚持,他还真想将她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就在马车达达的前进声下,他们父女俩顺利来到了南宫府。

  在见着南宫夫妇,并且说明来意後,原本以为南宫夫妇不会轻易答应他们的要求,没想到,南宫夫妇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大方地接受他们的提议。

  这时,江絮只觉得前途一片光明,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灿烂甜美,让她原就清丽绝美的容颜更添了一抹动人的光彩。

  她所不知道的是,南宫夫妇会如此爽快地答应,全是因为南宫昱同她一样排斥这桩婚事。

  原本南宫夫妇还不知该怎么向江老爷交代,没想到,他却主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看着眼前率直、活泼美丽的江絮,南宫夫妇对她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好感。

  他们由衷地希望,在这段期间内,亮丽可人的江絮能够掳获南宫昱的心,成为他们南宫家的媳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