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桃香舞春风

孙慧菱 听心者 网络 2018-12-8 11:46 129
文/   孙慧菱
       桃花舞春风。

  五月的桃花伴着累累的果实,在春风的吹送之下,散发出迷人的芬芳。

  “嗯,好香。”少女仰着鼻尖轻轻吸着香气。

  哪儿来的桃香?

  随着阵阵春风,芬芳的香气正无限制地延伸中,桃香处处飘,钻进了每个人的鼻端。

  ““好香呀!”官玲珑一直轻唤着空气中的芬芳,被桃香勾引得垂涎欲滴。“这香味到底是打哪儿来的,”十六岁的她长得玲珑剔透、雪肤红唇,此刻正张着大眼东瞧而看,想控清楚香味是打哪儿来的?

  “小姐?”

  银儿端来了晶莹剔透的银耳汤,想请小姐尝尝,却看到她一脸纳闷的神情,不由得失笑。

  “香气从那儿来——”银儿拍了拍她的肩膀,指着前方。

  顺着银儿的指尖望过去——

  “啊?!”

  可不是吗?由邻家延伸过来的桃枝不正挂着几颗鲜嫩的果实?而墙底下不就正有几朵被风抚落的花瓣,显示出桃花“红杏出墙”的证据?

  原来“偷腥”偷到她家来了?

  “难怪我闻到那么浓郁的香味。”原来就在自己家里。

  接连几天的雨势好不容易才停歇,盼到了今天的太阳,官玲珑怎肯乖乖的待在房里?尤其一大早就被香气袭得脾胃顿开、两颊生津,更教她坐不住了。

  “本来还没有窜到咱们这边来的,可是接连几天的大雨好像突然把它喂大了似的,枝桠一下子就窜到咱们家来了。”银儿笑着说。

  玲珑则是两眼亮晶晶的直盯着粉嫩的果实瞧……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再舔了舔嘴唇。

  “一定很好吃。”她赞叹。

  银儿受不了地翻了下白眼,对她家小姐来说——几乎什么都很好吃。

  “小姐,清凉的银耳汤来了。”她又再提醒玲珑一声。“桃子再怎么香脆,都没有咱们自家的银耳莲子汤好吃,更何况那是别人家的桃子。”她忍不住地又再翻了个白眼。

  银儿似乎很习惯玲珑的不按牌理出牌,或者……该说她习惯翻白眼的动作全拜玲珑之赐。

  因为玲珑做事——

  只要她想做,就一定做!

  “窜到咱们这边来就是咱们的。”真希望它能掉几颗下来,玲珑眼巴巴的望着。

  你看,你看,又来了!银耳无力地再偷翻个白眼。

  官家的唯一掌上明珠——当今县太爷及其夫人的宝贝女儿,简直快被众人宠坏了……唉!

  小姐上没有兄弟,下没有姐妹,当然是这个家除了老爷和夫人之外的第一大主子罗!

  所以全宅子的人都吃她的命令是遵。

  “银耳。”玲珑头也不回的直挥着手,“去拿梯子来,快,快去!”

  “啊?”银儿的俏脸马上变了样。

  “去啊!”她催促。

  “可是——”

  “有事情我负责。”她挥着手,要银儿动作快。

  每次都说她负责,结果每一次负责的都是银儿。

  银儿嘟起了嘴巴,说什么都不愿意。

  “小姐,你要是万一摔下来怎么办?”银儿还在那边蘑菇。更何况偷捕人家的桃子是不道德的。

  “我的技术没那么糟!”天不怕、地不怕的玲珑回过头来斥了她一声,“就算是摔下来好了,也顶多屁股开花而已。”她又瞪了她一眼。

  “还说呢!”银儿拔高了音量,“有哪一次小姐闯祸不是银儿挨骂?我去告诉老爷去。”说着她转身就走。

  这一次她一定要告诉老爷,小姐真是愈来愈不像话了。

  玲珑吓一跳的赶紧冲过去拉住她。

  “别这样嘛!”她垮下了小脸蛋。“咱们俩是好姐妹,干嘛生气?”玲珑向她撒娇。

  这府里除了银儿跟她最要好之外,还是银儿跟她最好。银儿和她同龄,却像个姐姐一样的疼爱她,不但是和她一块儿长大的好姐妹,更是她唯一能够诉说心事的好朋友。

  每当她觉得无聊、寂寞,甚至想溜出去玩的时候,银儿都会冒险犯难的陪着她,别的丫鬟可没有那个胆量。所以银儿最好,她最喜欢银儿了,银儿突然生气,可把她吓到了。

  “小姐,爬墙危险呀!”一见她“求情”,银儿又不忍心了,只好告诫。

  “所以才需要梯子呀!”玲珑据理力争。“有了梯子我就不会掉下来了呀!”怎么这么笨?

  但这不是重点。

  “要是万一被邻居发现了,一状告到老爷那儿去怎么办?”

  “他敢?!”玲珑叉起腰来。“对方要是敢告状,我就把窜过来的树枝统统剪掉,看他敢怎么样?”

  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自个儿的树枝窜到隔壁家去,分几颗桃子能人家也是应该的嘛,这么小气。

  银儿无力地垂下了双肩,忍住了叹气的冲动。

  “我只是打个比方,小姐。”她犯不着那么生气嘛!

  “我也是打比方啊!”玲珑抬高了下巴。“你紧张什么?”她都还没做呢!

  银儿头痛的拍了拍额头——真是……真是……

  真是有苦说不出。

  小姐真的是被老爷和夫人宠坏了,还以为全天下就她爹最大。在小姐的眼中,“县太爷”的职称可威风了,她走到哪儿都有人跟她打招呼,到处都有人尊称她一声“小姐”,谁都知道她是福山县令的掌上明珠,因此玲珑认为福山县令是仅次于皇帝老爷的官儿。

  别笑!这不是荒唐。玲珑小的时候一直以为全天下最大的神只是“土地公”,直到有一天突然蹦出了一个“玉皇大帝”把她吓一跳。

  就因为如此,玲珑真的不知道‘人间疾苦”,真的没想到在路上随手一抓,就很有可能会抓出一个比她爹官儿还大的人物。

  不知人间疾苦的玲珑哪听得进这些话?就算是听进去了,脾气一来还不是统统忘光光了?

  “那你自己去跟老爷说,如果老爷答应了,我就去帮你拿梯子。”银儿使出了绝招。

  玲珑最怕老爷了。

  果然,她垮下了消脸。“别这样嘛!一颗就好。”她竖起食指。“只要一颗。”漂亮的眼睛无辜的瞅着银儿。

  银儿正想摇头。

  “真的一颗就好,真的一颗就好。”玲珑急切的保证,“我发誓只摘一颗,马上下来,绝不会被人瞧见。”

  一见她急切的模样,银儿忍不住想笑,受不了的嗔了她一眼,还叉起腰。

  “小姐只摘一颗呀?那我呢?”

  “两颗!”玲珑兴奋的再竖起中指。

  “成交!我去拿梯子。”

  于是梯子搬来了,架在墙顶端,玲珑就这样顺势往上爬,轻轻松松就构到了桃子。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玲珑愈摘愈多。

  “喂喂喂,”银儿急了。捧着裙摆接桃子的她一看玲珑愈摘愈多,忍不住急急的嚷,“别把人家的桃子都摘光了。”

  玲珑才不理她。

  反正她人已经上来了,没有摘到她满意绝不下去。她把自家的这边都摘完了,低头一看,银儿撩起的裙摆里只躺着这么几颗……

  “再多摘一点。”

  “小姐!”银儿在底下跳脚。

  玲珑任由她喳呼,管他的,兀自努力伸出手臂想构住不远处一颗最硕大、最饱满的果实。

  她努力地构呀构的,却一直构不着,不由得有点儿恼火,看一看四周又没有辅助的工具,银儿又再底下一直喳呼,一时火上心头!

  她用力地扯下一朵桃花,正想要往地上丢——

  树底下一个男人正仰首看着她,一脸的惊讶。

  “呵……呵呵……”玲珑不好意思的朝对方笑了笑,一脸尴尬。

  原来树底下有人啊,而且还是主人翁的孩子。

  瞧那位俊贵公子长得潇洒俊逸,身穿精致的衣裳,腰间佩挂玉佩,及一把闪着白玉光华的摺扇,她就知道她被主人家的儿子逮到了。

  “嗨……”她进退两难地又朝对方打了声招呼。

  不知道对方站在树下看她偷摘桃子已经看多久了?

  对方的眼神一迳默默的瞅着她,既没有责怪也没有鄙夷的意思,反倒把玲珑看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我……我……”玲珑转着眼珠子,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她看到缩在一旁吓坏了的银儿正用手指着她。“我帮你摘了好多桃子哟!等一下我送过去给你。”

  银儿翻了下白眼,差点休克。

  幸亏小姐机灵,知道这么说,当她看到小姐突然冲着底下露齿一笑时,她的胃差点揪成一团。

  对方突然露齿一笑,似乎在笑她的言不由衷。

  之前他就听到了隔壁传来嚷嚷声,什么桃子呀不桃子的?他还没听清楚,就又听到一颗、两颗……只要一颗就好……接着他就看到有人伸长了手臂在构桃子。

  不过看对方的表情……他也知道这桃子不是搞来要还给他们的。

  “嗨……”玲珑头一次脸红,不由自主的再打声招呼。

  对方的表情分明就是早已看穿她的“诡计”,只是不好意思拆穿罢了,这更让她不知所措了。

  不过她之所以脸红可不是因为“不好意思”的缘故,而是因为……对方瞅着她的眼神里有着明显的仰慕。

  对,没错,是仰慕。

  柔柔的眼神紧紧的锁着她不肯放开,与他对视中,她可以感觉出那份不言可喻的柔情正缓缓地流进心里头,那种感受……让她嗅出他对她有好感。

  然而对方也看出她对他的欣赏,否则她不会用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直盯着他。

  “小姐,快下来!”银儿在底下偷偷的叫唉着。

  好啦好啦,玲珑不耐的挥手要她别吵。

  “公于,你贵姓?”好归好,可总得等她问完了分子的姓名后再走。

  那人张开了扇子。

  “安君毅?”

  他点首。

  扇子上的“梅花戏鹿”画得非常传神精致,最末端还直书了非常漂亮的三个大宇——安君毅。

  “你姓安?”好奇怪的姓氏。

  “小姐……”银儿见她一直不肯下来,着急的拉拉她的裙摆。

  玲珑低首狼狈瞪了她一眼,又继续说:“我姓官,当官的官,叫玲珑。”

  他微笑,点首示意。

  “你好像不太喜欢说话?”怎么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唱独脚戏?

  他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她是好?

  “哎呀!你脸红了!”玲珑惊讶的捧着脸蛋喊。

  头一次看到男人脸红,而且还是红在如此英俊的分子脸上,这可把玲珑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她一惊讶,就忘情的放开了双手,结果一个没站稳——

  “啊啊啊……”玲珑惊险的晃来晃去。

  安公子想接住她,下意识地张开了双臂。

  银儿两只手提着裙摆,不知道该不该把辛苦摘来的桃子全摔在地上接住小姐要紧?还是任由小姐自生自灭?她也跟着慌了。

  幸亏玲珑用力抓住树枝,才终于稳住了身势,可这把银儿给吓坏了。

  还好她没把整裙的桃子往地上抛,否则这下她可惨了,这可是小姐辛苦摘的桃子耶!依她对小姐的了解,小姐宁愿摔裂了屁股也不愿意她辛苦摘的桃子有任何损伤。

  如果她真的摔下来了,而她辛苦摘的桃子又散了一地,小姐可是会喊“疼”的,到时候她可就又要倒霉了。

  “呼!”银儿忍不住吁了口气,到现在心脏还打鼓似的跳着。

  小姐,你真是的!银儿偷偷瞪了她一眼。

  “呼!好险!”这回玲珑可抓紧了,单手拍着胸坎儿安抚自己。

  底下的人都对她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银儿是不用说了,但是安君毅那副明显松了口气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让玲珑很感动。

  他严肃的瞅着她,似乎很不赞成她继续待在那里。

  “我下去找你。”她兴奋的喊。

  银儿却垮下了双肩,一副“她糟了”的表情。

  安君毅也露出了笑容,但是却朝她摇了摇头。

  玲珑突然愣住了。不欢迎她去?

  安君毅歉然的瞅了她一眼,眼底里有着深深的遗憾,但也只有转开身打算进屋。

  “唉……唉唉唉……”

  安公子没有再理会她,只是又歉然的回首瞅了她一眼,就再也没有回头了。

  “怎么回事?”玲珑愣然的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人不见了,她还是愣在那儿眺望。

  “小姐——”银儿在底下很无奈的喊了声,“你再不快点下来,桃子都烂了。”她拿得手好酸。

  玲珑嘟着张小嘴,一脸心事的爬下了梯子。

  “为什么他不理我?”她问着银儿。

  “大概你长得太凶了吧!”银儿借机修理她一顿。

  “胡说。”她不高兴的白了银儿一眼。

  银儿笑了出来,用肩膀顶了顶她。。

  “对方长得很俊呀?否则怎么会这么热络?还自告奋勇要到人家家里做客?”

  “对呀,你怎么知道?”玲珑讶异的望着她。

  银儿用下巴指了指墙顶端用石头刨出来的小洞。“我在这儿看得一清二楚。”她也白了玲珑一眼。

  玲珑突然垮了肩膀,不发一言地走到石椅上坐着,一脸的苦恼。

  生平头一遭被人家拒绝,她心里头真有说不出的滋味。

  可是他应该对她很有好感的呀!她回想着他的表情。

  为什么她说她要下去找他的时候,他突然不好意思起来?还一直摇头呢?

  为什么?

  玲珑烦恼得眉头都快打结了。

  银儿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坐下来。“小姐,这些桃子你不要了?”不要也说一声,害得她捧着都不敢动。

  玲拢瞄了眼桃子,惊喜的瞠亮了双眼。

  有啦!“走走走,”她拉起银儿,精神一下子又来了。“咱们捧着这些桃子去拜访邻居。”

  “我们?”银儿惊讶的喊。

  怎么倒霉的事总是要找她一起做呢?

  “没有老爷的允许——”

  “别给他知道就行了。”玲珑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

  “可是老爷现在正在书……”

  “咱们不会从后门溜呀?”玲找更不耐烦了。

  她正在苦恼着到底该穿哪一件衣服?是碎黄花底的好呢?还是翡翠花儿的好?银儿却在一旁叽叽喳喳,吵死人了。

  “可是……被抓到了是我倒霉耶!”银儿指着自己的鼻子。

  “爹不会发现的。”玲珑受不了的跺了下脚。“再说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了。”也许人家不欢迎她呢!

  这正是玲珑烦恼的第二个问题。

  不过她的火气一向来得快,去得也急,烦恼也一样。

  “我到底该穿哪一件衣服去比较好呀?”

  先前还嫌银儿罗唆,现下又“前嫌尽释”,硬要银儿替她出个主意。

  “换衣服?”银儿的眼睛瞠得奇圆无比。“你今天穿这样就很好看了呀!又不是去做客?”才送几颗桃子过去而已就要换衣服?那她呢?她这个没衣服穿的,不就一头撞死算了?

  “哎呀!”玲珑不满的跳脚。“你懂什么嘛?”

  其实她也不懂,不懂自己为什么想让对方更具有好感?

  “好好好,我不懂。”银儿投降的说,“我回房去总可以吧?”她翻了下白眼。

  玲珑赶紧由后头拉住她。“你还没有告诉我,我到底该穿哪一件衣服?”不说,就不许走。

  “唉!”银儿就知道,小姐一定会由后拉住她的。

  这样的戏码经常在这个宅子里头上演,她都招架得快无力了,几乎是……泪眼问苍天……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家的宝贝小姐这么会折腾人呢?

  “小姐!”银儿抓住她的语病。“‘马上就回来了’,还换什么衣服?”银儿干脆将桃子一古脑儿全倒在石桌上。

  玲珑没料到银儿会来这一招,当场说不出话来。

  “是……是……是因为……因为……”

  银儿叉起腰。

  一见银儿的模样,她就知道银儿已经识穿她的意图了,可她还是硬着头皮说:“我的衣服脏了。”

  银儿睁大眼仔细瞧着。

  “哪有脏?”她没好气的指着自己。“我的才脏了。”她撩起裙摆给小姐瞧。“看到了没?看到了没?这才叫作真正的“脏’。”

  “那还不赶快去换衣服?”玲珑兴奋的露出笑靥。“你总不好意思穿这样跟我去拜访期居吧?”她终于找到了换衣服的好借口。

  银儿一拍额头,气晕的坐了下来。

  “好嘛,去!”玲珑顶了顶她。“这么多桃子我又提不动。”她嘟起了嘴巴。正没好气的瞅着玲拢瞧,银儿支在脸颊上的手当场“摔”了下来,整个人无力的趴在桌上。

  我的天……这些桃子她……提不动?

  其实哪会提不动?玲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才不管自己撒的谎合不合理呢!

  “去嘛!”玲珑苦苦哀求。

  万一被扫地出门,起码丢脸的不只她一个,还有银儿陪呀!

  “去嘛!”

  禁不住玲珑的要求,银儿只好答应,不过不放心的又再问了问:“马上回来?”

  “嗯。”玲珑用力点头。

  “真的?”银儿有些怀疑。

  不是不肯相信,而且官玲珑的“承诺”实在令人怀疑,玲殊的“信用”早就破产了,玲珑的“人格”……啧,只有被她折腾过的人才知道。

  可是说也奇怪,偏偏大家都吃她这一套,甚至还包括银儿在内。

  明明知道玲珑的“承诺”永远只是嘴巴上说说,根本教人不能放心,可是每当她这么苦苦哀求,甚至搬出一些令人喷饭的荒唐理由时,说真的,还真是没几个人拒绝得了。

  “当然是真的。”玲珑果然扬起了下巴“斩钉截铁”的说。

  有哪一次她不是这副表情?有哪一次她不是都这么说?可是呢?

  “好!”银儿慷慨就义。

  反正被骗也不止这一回了,不答应才真的永无宁日,更何况也只是到隔壁家去“敦亲睦邻”一下,老爷不会这么不讲理的。就算老爷真的生气好了,那更好!

  禁足个十天八天,拍拍手大声叫好的会是她银儿,反正被禁足的不是她。

  “可是我跟你说哟!你答应过,要马上回来喔!”银儿再次警告道。

  其实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玲珑啊……算了,还是别指望太高,能在被老爷发现之前回来就已经该偷笑了,你还真的拾望她能马上回来呀?

  “好好好,你放心,送完了桃子就立刻回来。”搞不好人家还不肯让她们进去坐呢!

  “只是送桃子而已吗?”银儿照着她。

  “是啊!”“那我去就行了,反正你又提不动。”银儿故意说。“银儿!”玲珑脸红了。而且果然如她所料汽得直跳脚!银儿哈哈笑。原来小姐的克星就是她银儿呀,哈哈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