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外国小说 查看内容

女仆的鞋子

马拉默德 听心者 网络 2018-12-3 10:33 185
文/  马拉默德
  这个女仆把她的名字留给勤杂工的老婆。她说她想找一份稳定点的活儿,干什么都行,就是不愿意侍候老太太。可是临了,又嘱咐说,如果只能如此的话,她也可以答应。她今年四十五岁,看上去远不止这个岁数。她的脸虽然苍老,可头发还挺黑,眼睛和嘴唇也挺好看。她已经没有几颗好牙了,所以笑的时候总是不敢张开嘴,显得有点儿窘。那年的罗马,天气冷得早,十月初那些卖炒栗子的小贩已经烧起炭火炉开始他们的生意了。这个女仆还穿着一件破旧的罗棉布裙,左侧靠臀部的接缝的地方有个两英寸长的裂缝,连内衣都露了出来。她已经缝过多少次了,这回又绽开了。她那粗壮但很匀称的腿上没有穿袜子。她去找勤杂工的老伴谈话时就穿了一双在室内穿的拖鞋;她刚给这条街的一位太太洗了一天衣服,鞋子用一个纸袋装着提在手里。这条起伏不平的街上有三个较新的公寓大楼,她给每幢公寓都留下了她的名字。

  那个勤杂工的老婆是个身材矮胖的女人,穿着一条棕色粗花呢的裙子,是原来住在他们那幢公寓的一家英国人送给她的。她说她一定记住她的事儿,可是转身就忘了。一天一个美国教授搬进了他们这幢公寓五楼的一套带家具的公寓,让她帮助找一个女仆,她这才想起了这件事。她开始给教授找来一个刚从翁布里亚来的十六岁的小姑娘。她是同她姑妈一块儿来到罗马的。但是奥兰多·克兰茨教授不喜欢她的姑妈总在背后出谋划策的做法,所以就辞退了她。他告诉那个勤杂工的老婆说他想找一个年纪大一些、不用他操心的女佣。这时她才想起那个曾给她留下姓名和住址的女仆,于是她就去了地下墓地[指早期罗马基督徒的墓地]附近的阿卑亚安蒂长街,告诉她一个美国人想找一个中年的女佣。如果她认为可以试一试她就把他的名字留给她。这个名叫罗莎的女佣耸了耸肩膀,两只眼一直望着大街,她说她没有什么东西来报答这个勤杂工的妻子。

  “你看我穿的这身衣裳,”她说,“看这屋子乱糟糟的,哪儿像个家呢?我和儿子还有他那个混账媳妇住在一块,我喝一勺儿汤那个媳妇都要算计。他们对我就像对待一堆垃圾,而在我名下的,也只有一堆垃圾。”

  “如果这样的话,我可就无能为力了,”那个勤杂工的老婆说,“我得照顾我自己和我的丈夫。”但是她走到汽车站后又回来了,对这个女佣说如果她愿意从头一个月的工钱中拿出五千里拉给她作为报酬,她还是愿意为她推荐的。

  “他愿意给多少工钱?”女佣问她说。

  “我和他说要每月一万八千里拉,告诉他你每天坐车就得花两百里拉。”

  “也差不多要花这个数,”罗莎说,“单程要四十里拉,回来又是四十。如果他每月给我一万八千里拉,我会给你五千的,只要你把这事定下来,我是应该给你这笔钱的。”

  “我会和他说定的。”勤杂工的老婆说。她的确向教授推荐了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