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曾有少年不知秋

陈小艾 故事大王 小小说 2018-12-2 14:05 19
文/  陈小艾
  1

  在梁樊的印象里,沈小秋常年都穿着素色衣服,性格闷闷的脸上很少能见到有什么表情,再加上长得极瘦,一年到头都像根瘦弱的豆芽菜一样挂在课桌上。有时梁樊会偷偷想,像沈小秋那样的女生,是不是全世界只有学习这件事能让她提起兴趣啊。

  而梁樊则截然相反,他是那种令父母和所有老师都头疼的男生,身上好像永远攒着一股使不完的劲儿,调皮捣蛋,班里不少同学都被他恶作剧过。他跟安静的沈小秋比起来,真的犹如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班里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座位大调整,那次换座位前,梁樊的父母找到班主任,希望能把他安排到一个成绩优异的同学身边,他们希望梁樊能耳濡目染磨一磨身上的戾气,也往前赶一赶成绩。

  当班主任在课上宣布让梁樊搬到沈小秋身边的座位上时,沈小秋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向梁樊那边望了一眼,便又安静地低下了头,像她这种性格的女生,永远低眉顺眼哪怕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也不会说出一个“不”字。倒是梁樊首先不情愿了,他像根弹簧一样从座位上跳起来,扯着嗓子拒绝班主任的安排。

  沈小秋又抬眼往梁樊的方向望了一眼,她看到那个高瘦挺拔的男生就那么逆光站着,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一张一合的嘴和线条流畅的下巴。

  梁樊说完以后,倔强地站在那儿立了一会儿,等待班主任收回之前的安排。可是班主任并没有顺了他的意,硬是要他搬着书和文具挪到了沈小秋旁边的座位上。

  眼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梁樊抱着书和文具慢吞吞地来到沈小秋跟前,正好迎上她的目光。想到自己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讲的那番拒绝的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挤出一句:“你好啊,沈小秋。”

  沈小秋没有接他的话,很快便又埋头沉浸在眼前的书山题海里。那个下午梁樊借着调座位的由头一直在断断续续地整理书桌,等到沈小秋跟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放学了,她侧头对一旁的梁樊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梁樊,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吗?”

  梁樊停下手头的事,一脸尴尬地笑着,搜肠刮肚地想该怎样解释之前在课堂上说的话。沈小秋却并不理会他的笑脸,说完便背起书包兀自离开了。

  2

  跟沈小秋成为同桌后,梁樊发现她比之前自己以为的还要冷淡,不管周遭多热闹,她好像一直突兀地支楞在热闹的世界之外。

  平日里梁樊是多桀骜不驯l的模样啊,可是到了沈小秋这里,他好像丝毫拿她没办法。她不主动跟他说话,他便一直沉默地坐在她身旁,她上课总是心无旁骛地听讲,他便也学着她的样子总是在课上挺直了腰板,有时班里有调皮的男生在自习课时吵嚷打闹,他怕打扰到她便厉声制止他们。

  可是,梁樊沮丧地发现,不管他做再多,他跟沈小秋之间好像永远隔着一堵厚厚的墙。有时,他甚至会偷偷地想,如果当初他没有在课堂上公然说出那些话,他跟沈小秋之间也许完全有可能成为朋友的。

  梁樊没有想过,向来温顺乖巧的沈小秋,会因为自己公开顶撞老师。那节数学课上,老师点评月考的成绩,说到梁樊的成绩时,数学老师特意多点评了几句,因为他在这次月考中进步非常明显,史无前例地挤进了前五名。数学老师最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一个人有多大能耐我们心里都有数,成绩可以差,但人品不能差,为了取得好成绩去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是很不光彩的。”

  沈小秋注意到一旁的梁樊捏紧了拳头,胳膊上冒出了一条条青筋,他一定是在心里经过了异常艰难的思想斗争,才一点点松开了拳头,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不打算再为自己辩解半分。

  沈小秋就是这个时候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向来细声细语的她忽然嗓音高八度义正言辞地对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说:“老师,你这么说梁樊是不负责任的。他之前是成绩不好,但这次取得这么大的进步,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我可以为他作证。”

  大家可以从讲台上数学老师惊愕的表情里看出,他丝毫没有料想到平日里最宠爱的乖学生会这样公开顶撞他。显然,一旁的梁樊也惊住了,随即他心里也有点复杂,像沈小秋这样的女生,每次考完试总能站在红榜顶端傲视群雄,从来不惹是生非,跟任何人都没闹过矛盾,除了性格冷清、不太爱说话外,没什么缺点,如今却为了自己背负上顶撞老师这样的罪名,他有些内疚。

  那节课下课后,梁樊对沈小秋说了句“谢谢”,沈小秋停下手中的笔,笑着说:“继续加油。”

  那是梁樊第一次见沈小秋笑,他忽然觉得笑起来的沈小秋还是很可爱的,眉眼弯弯的,身上之前那种能让人退避三舍的清冷气质一扫而光。梁樊沉浸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微笑里迟迟不肯举步,隔了很久才呆愣地点了点头。

  3

  那堂数学课之后,梁樊跟沈小秋之间的关系很快叉回到之前的状态,很多时候,梁樊想主动跟沈小秋说话,可最后又把到嘴边的话一点点咽了下去。

  因为沈小秋的出现,梁樊开始把之前总是用来恶作剧的丰沛精力一点点转移到学习上,在16岁这年,梁樊开始笨拙地学着做一个好学生。

  有时在做题的间隙里,他偶尔偏头望一望一旁的沈小秋,看着她坚毅又寂寥的侧脸时,总会在心底偷偷想,像她那么努力、那么优秀的姑娘,应该不屑于跟他这种人成为朋友吧。但有时他又会侥幸地想,也许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中,她忽然就识得他的好,接纳他走进她心底那个广袤的世界了。

  他总以为有大把时间,却没曾想,时光这双大手很快便将他们分隔到河两岸。

  班会课上,班主任宣布让梁樊搬到讲台一侧的座位上时,他才意识到,今后那种一扭头就能看到沈小秋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班主任宣布后,梁樊一直在座位上低着头,好像不立即反应就能无声地击碎班主任这个决定一样。

  梁樊当然没能改变班主任的这个决定,当他把所有东西收拾妥当看着空荡荡的座位,感觉过去的一个月就像一场梦。

  沈小秋依旧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看他要走,抬头向他挤出一个微笑后便又继续低头忙碌起来。梁樊心里闪过一丝失落,他努了努嘴决定不再说什么,抱着书安静地走向前排讲台一侧的座位上坐下。

  后来的日子一夕变得飞快,梁樊与沈小秋之间的交集越来越少,有时他会借着扭头看教室后面墙上挂钟的时候偷偷往沈小秋的座位上瞄几眼,她多数时间都是认真在座位上埋头看书做题,有一次她正好往前面看,就那么齐刷刷地迎上了他的目光。在那次短暂的对视里,他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笑容,忽然很想伸出手去抚一抚她额前的碎发。

  意识到喜欢上沈小秋这件事时,梁樊也被自己吓了一跳。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想出了一百种理由来证明这件事的不可能性,却又很快找出第一百零一个理由来将其推翻。

  后来,向来大大咧咧的梁樊试着为沈小秋做过很多温柔的小事,比如中秋节为她准备的蛋黄椰蓉味的月饼,圣诞节为她准备的平安果,元旦为她准备的五颜六色的糖果,他总是事先塞进她的桌洞,想不动声色地给她一些小小惊喜。

  梁樊偷偷想过,她应该能猜到这些都是他为她精心准备的吧,所以他一直希冀着等哪一天沈小秋茅塞顿开忽然识破了他的小心思。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向她表白,以他那种顽劣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真正意识到喜欢一个女生,完全可以大张旗鼓地表白,哪怕被拒绝也干净利落来个痛快。可他没有,因为他要面对的那个人是沈小秋,他怕被她拒绝从此彻底断了念想,更怕自己的唐突扰乱了她那番安宁的世界。

  4

  梁樊没想过,自己这一忍,就是两年多。

  一直到高中结束,梁樊跟沈小秋之间一直保持着清浅的点头之交,后来的日子里,梁樊看着沈小秋一点点坐稳了年级第一的位置,在那一年的高考中成为清远高中近十年来唯一一位女生理科状元。

  回学校拿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下了一点小雨,校园里到处都是一溜小跑的人群。梁樊注意到,在学校门口宣传橱窗的最显眼位置,贴着沈小秋的照片,照片上她穿着那件素色碎花的衬衣,扎着清爽的马尾,明艳动人。

  他站在橱窗前看了很久,甚至脑海里闪过偷偷将这张照片撕下来自己收藏的念头。但最后他没有,他掏出手机翻拍了一张橱窗里的照片,继而像怕被人撞破心事一样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那一年梁樊通过努力勉强填报了本地一所不太入流的专科学校,即便如此,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他们全家还是好一阵欢呼雀跃。他掏出手机看一看翻拍的橱窗里那张沈小秋的照片,忽然觉得有点难过,他们之间仿似横着一道天堑。

  像沈小秋那样光彩熠熠的姑娘,怎么会喜欢他这种不学无术的顽劣少年呢?他有些自嘲地想。

  而那个夏天,对于一考成名的沈小秋来说,同样有些焦躁不安,身边到处挤满了各种前来祝贺的人,熟悉的、不熟悉的,但她一直希冀的那张面孔,却始终未曾出现。

  从孩提时代起,沈小秋就远比同龄孩子敏感,她心底似乎一直揣着一把刀,一不小心就自己出鞘。她知道,这来自那个破碎的家庭带给她的影响,所以这些年,她一直闷头拼命赶路,丝毫不理会周遭这个热闹嘈杂的世界。她不是没有犹豫过为梁樊那份炙热的真心驻足,但她怕,怕他不过是一时觉得好奇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很快便又觉得兴味索然,原地折返。

  她在心里偷偷下过很多次决心,如果高考后梁樊来向她告白,她就接受,今后拼尽全力也要跟他在一起。因为自小很少被人用心爱过的她,曾在他那里得到过一些久违的温暖。

  她怕他忘了她,不记得她,便一直竭尽全力,努力站在最高的地方,要他无论如何都能看到她,提醒着他,她在等待他的到来。

  5

  可她终究还是没有等来他的告白。

  他那种眉目舒展,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头的少年,怎么会长久地喜欢她这种清冷不合群,从小在不健全的家庭里长大的女生呢?那个夏天,沈小秋一点点说服自己,学着释然。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只有18岁的梁樊眼里,她成绩那么好,好像永远不用费力便能走在前面,而他成绩那么差,他固执地觉得他们之间横着一道无法逾越的沧海。

  可当时他们不明白的是,那种仅仅因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萌发的纯真感情,在以后的时日里会越来越少,一旦发生,就应该毫不犹豫地抓住。可惜这一点,要到很多年以后,他们才明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