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情感故事 查看内容

小矮人的故事已剧终

秦浮梦 听心者 网络 2018-12-2 13:57 23
文/  秦浮梦
  1

  哪怕一别数年,我也能记得遇见路远明的那天是10月5日,星期五,初秋的阳光里裹着一丝微风。我坐在校园里人工湖边的长椅上发呆,眼泪在不知觉间蜿蜒而下。

  17岁时我有沉甸甸的心事压抑在心中无法开口,比如终日争吵的父母和看不到希望的生活,这些情绪将我抛入深不见底的深渊,让我在花季少女之时郁郁寡欢。

  是的,初遇路远明时,我就是这么一副窘迫的模样。

  那时我正握紧双拳压抑住内心激烈的斗争,他的声音顺着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嗨,你还好吗?”

  我慌乱地抬眼看去,一时间忘了言语。他含笑看着我,我便跌进他深邃清澈的眼睛里,难以脱身。温润如玉,说的就是他这样的男生吧。

  “没事。”我胡乱地抹了一把眼睛,又垂下头。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就像众目睽暌之下被人戏弄一样,令我感到羞耻。

  他大概也懂得我的抗拒,于是不再问我。反而坐在我身边与我聊生活、远方和未来,偶尔我对他言辞激烈也不在意。

  天色渐暗,他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叫住他,怯怯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没有回头:“路远明。”

  原来他叫路远明,仿佛前路遥远,却终有光明。

  2

  书上写,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只因那天下雨,而他恰好递过来一把伞。我深以为然。

  自那天之后,我费了一番心思搜寻路远明的踪迹,后来听说他是戏剧社的社长,便匆匆跑去问他是否还要人。

  他听我说完来意,眉目舒展,爽快地同意了。并且,他没有提起上次的事情,似乎没有认出我来。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此,我就是他的新社员安微,而不是那个尖锐刻薄的陌生姑娘。

  离开前我忍不住问他一个盘旋我心头已久的问题:“如果……如果你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你会怎么做?”

  路远明愣了一下,认真地回答我:“我会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然后改变它,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我尚且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只是因为喜欢一个人,忍不住想要朝他靠拢。之前的生活就像一团乱麻,我必须努力地解开那些小结,使它逐渐顺畅下去。

  路远明成绩好,我便好好学习努力做题;路远明喜欢艺术,我便阅读文学了解艺术。甚至……路远明喜欢篮球,我也咬咬牙报了篮球选修课。

  刚好那一年高二与高三选修谍打乱,我与路远明分到了一个班。我身高不够,又瘦弱无力,体育老师私下找我,担心我学篮球会很吃力,建议帮我转到瑜伽班。我回头望了一眼路远明,倔强地摇摇头。

  几节课下来,我的胳膊青一块紫一块。连路远明也不解地问我:“何必要为难自己?”

  我自然不能说这是为了他,只是抿起嘴笑:“最近觉得篮球也很有意思。”

  “是很有趣,可是……唉,算了。”他想劝我,却又明白我的执着,于是什么也没有说。

  我看着他好看的面容,心中的哀愁像一团化不开的浓雾。

  我想他那么善良,一定会谅解我。谅解我在喜欢他的时候,一无所长,唯有这点英勇。

  3

  不久就是校元旦晚会,学校要求每个社团准备一个节目。我们本商定好排演一个中规中矩的话剧,不料路远明临时改了主意要演《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副社长悄悄和我咬耳朵:“路远明肯定是男主角,至于女主角嘛……肯定是蒋笑雨。”

  关于路远明的八卦传得满天飞,我略知一二,但还是不明白她为何那么确定。副社长高深奠测地笑了起来:“我怎么会不知道?路远明临时改成演白雪公主肯定是蒋笑语的主意,大家都觉得他们在变相地秀恩爱。”

  “而且我听说咱们学校今年就两个保送名额,十有八九还是他们两个。”

  我笑了笑,没有应声。

  蒋笑语和路远明是在我们几个小矮人背台词时来排练室的,他们两个单独搭戏。我偷偷地瞥着蒋笑语修长挺拔的身姿,悲哀地发觉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小矮人。

  任凭付出九牛二虎之力取得了好的成绩,或者变好看一点点。可是穿上裙子还是那么别扭,水晶鞋依旧不合脚,在真正优秀的女生面前依然原形毕露,心生怯意。

  排练进行得异常顺利。元旦晚会那天,当最后一幕路远明轻轻吻上蒋笑语的额头时,全场一片欢呼。红色的幕帘逐渐关闭,泪水从蒋笑语的眼角划过,使她看起来有种凄楚的美丽。

  我穿着滑稽的服装,站在一旁直直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幸福,心里像吃了柠檬一样酸涩。他或许是喜欢公主,也有可能是灰姑娘,但绝不会是我这样的小矮人。

  所以他不会知道我有多么想与他并肩,宁愿翻越干山万水去喜欢他。

  4

  演出结束后,路远明请我们去吃烧烤,酒足饭饱后谈起社团换届的事情。他直言自己放弃了保送名额,打算考自己真正喜欢的学校。而且他和副社长要退出社团,需要找两个接替他们的人。

  副社长不可置信地问他:“你不是要和蒋笑语去一个学校吗?你们怎么了?”

  路远明轻描淡写地说:“我们本来就没什么,而且我觉得靠自己也能考上。”接着他话锋一转,转头看向我:“安微,你有信心当社长吗?”

  我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我……呃……我……我不知道。”

  “那你考虑两天,周五之前告诉我。”他对我的犹豫很不满意。

  我垂下头,心里摇摆不定。我不像路远明,他总是冷静克制,当机立断,好像从来没有困扰一样。而我,对于任何机会的第一反应,都是害怕自己能力不足而选择拒绝。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蒋笑语,如果是她,一定会大大方方地接受这个职位。可我做不到,胆怯就像刻进了我的骨子里,阻碍着我前进的每一步。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足够的勇气突破这些障碍,让自己走得更快一点。

  5

  周四那天午休,我闲来无事又睡不着觉,于是去人工湖旁的长椅上发呆。我正思考着日后的计划,路远明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我们彼此沉默,他忽然问我:“现在还会因为生活不顺伤心吗?对自己的生活还满意吗?”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还好,我正在努力。”

  原来他早已认出了我,我的每一次挣扎蜕变他都看在眼里。

  那天天气出奇的好,冬日的阳光在身上肆意游走,我最喜欢的少年坐在我的右侧,给我讲他想要达到的远方,而我微微侧头就能看见他好看的眉眼。我想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路远明说他父母找了家教,从下周起他就在家专心冲刺高考,不再来学校。路远明还说,他要考上国内最好的大学,之后出国深造,他要蹦极、跳伞、去非洲当志愿者,过上淋漓尽致的人生。

  “蒋笑语呢?”我打断他,“你喜欢她吗?”

  “我们分开了,那个话剧就是我们分别的礼物。”路远明耸耸肩,“我们都觉得,还是未来更重要一些。”

  原来是这样,每个人都在拼尽全力奔赴未来,所谓的喜欢不过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细碎琐事。

  我深吸一口气,望着湖面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当社长,让我来当吧。”

  青春应该是什么样子?大概就如路远明所言那样朝气蓬勃,野蛮生长,而不是如我一般畏手畏脚,画地为牢。

  6

  之后路远明离开学校,社团迎来招新季,成为新社长的我不停开会,与学生会交接,做出各项决策,倒也逐渐得心应手。

  偶尔从忙碌中抽身,就像潜泳的人浮上水面大口呼吸,我总是想起路远明。我保留了他的社长证,照片上他抿着嘴,眼神里闪着细碎的光芒。

  他自始至终都是我遥不可及的太阳,而我就像一个小矮人,怀着爱慕胆怯的心情站在他高大的身影之后,惴惴不安地盼望他能看到我。但四季在我身上流转,我石化如雕塑,他也未能让我如愿。

  我没有勇气联系路远明,即使我们以后未必再有见面的缘分。

  再后来就是高考,出榜之后学校举办了毕业典礼,其中一个环节是邀请优秀毕业生演讲,路远明赫然在列,听说他考上了国内的最高学府。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我在后台帮忙的时候他走过来问我:“最近还好吗?”

  我笑了一下,说:“挺好的,听说你考上你喜欢的学校了,恭喜。”

  “社团怎么样?”

  “还不错,正在扩大,增了很多人。还被评为‘最佳社团’呢,咱们学校只有这一个。”

  “那就好,”路远明看上去很欣慰,“感觉安微你长大了不少。”

  我正想张口说话,就听见台上传来他的名字:“下面我们邀请本校的优秀毕业生——路远明。”

  路远明匆匆向我道别,大步跑过去。台前的掌声雷动,我立在原地,听他拿过话筒分享自己的心得,每一个音节都准确无误地敲中我的心脏。

  我的改变显而易见,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一切起源都是因为他。

  还未说出口的话就让它随风散了吧,王子要回到城堡里去,小矮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记住他最好的样子,然后静静等待自己矮小的身体长大。

  路远明,我终于明白,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这段独角戏是时候终结,而我对你永远心怀感激。

  因为你,我终于成为了我自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