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还好你听懂我用唇语说的爱情

雅悦 小小说 2018-12-2 13:41 18
  1

  我第一次遇见邹浩,是在高一時全校师生参观科技馆的那天。9月份的海城还见不到太阳,天灰灰的,科技馆里的参观班级排着冗长的队伍,我正背着个相机包百无聊赖地闲逛,一抬头,目光便不自觉地被静电实验台上站着的男生吸引。他笑起来的时候仿佛一株在夜里绽开的月见草,没有丝毫张扬温润如水。我将视线定位在他的颈间,按下快门的那一刻,镜头里的男生刚好将双手覆在静电球面上,他的头发瞬间毫无形象地立起,于是,原本该是张“安静的美男子”的照片,阴差阳错,却成了他最糗时刻的抓拍。

  虽然还不知晓男生的名字,傻傻盯着相机里照片的我还是偷偷地笑了。回程的巴士上,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低头摆弄相机,孙承欢忽然凑过身来,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来来来,让我看看你都拍了些什么。”她的手指划过一张张照片,当那个男生出现在屏幕里时,我不由分说地将孙承欢手中的相机一把抢过来:“这个可不能分享。”孙承欢明了地“啧”了一声便扭过头,装成不感兴趣的样子。到家以后,我特意将男生的照片挑出来发到学校的论坛里,并问了句这是谁。不一会儿,帖子下便出现了一列齐刷刷的回应:高一12班,邹浩。

  自此,邹浩便频繁地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梦里,人物只有我们,场景从学校教室变换到街角咖啡厅,最后停在分别的路口。临别时,邹浩准确地叫出了我的名字:乔伊。

  2

  谁知第二天数学课的课间,邹浩竟领着一众人浩浩荡荡地堵在了我们班级门口,每截住一个同学都要问上一句:“谁是乔伊?”我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只好心虚地低下头,谁料彼时孙承欢正从教室门口进来,见到我直嚷:“乔伊你磨蹭什么,怎么还不出来?”眼见着躲不过,我才踱到门口,而后便被邹浩一把拉到走廊里。我没想到发帖的事这么快就暴露了,以为邹浩一定很生气,谁知眼前的男生竟意外地先没了底气,待孙承欢回到座位后他才回过头,将视线重新放在我身上:“照片就是你发的?照片的事就这么算了,但是,你要帮我盯住孙承欢。”邹浩身后的男生们坏笑着吹起了口哨,我懵懂地摇摇头,又点点头,顺着邹浩的目光望过去,只见日光透过窗边,照亮了坐在我身旁位置上女生动人的眉目,那是孙承欢。那一瞬间,我的心仿佛浸满了酸涩的柠檬汁,自此,我爱的少年成了一艘久久停留在别人港口的小船,我知道,除了承欢,再也没有人能渡他上岸。

  从那以后,邹浩成了我们班的常客,他会耐心地靠在人都走空的教室后门等我慢吞吞地收拾文具;他会在回家的路上痞痞地按住我的帽沿,喊我“小短腿儿”;他会在吃午饭时不管不顾地端着餐盘凑过来和我拼桌,再把自己盘子里的锅包肉都夹给我,笑眯眯地看着我嘴角留下的残渍。尽管,他所做的以上所有都只是为了换取关于孙承欢的一个又一个小秘密。孙承欢是我们见面的理由,所以无论我如何的不情愿,也还是没有勇气向邹浩摊开底牌,我害怕他会借此躲开我,我也害怕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了向他表露心意的机会。

  3

  后来,邹浩的那张照片被我洗了出来,夹在日记里。那是他最糗的照片,也是我拥有的唯一一张主角是他的照片。我本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所以每当邹浩一脸谄媚地询问我孙承欢的喜好时,其实我给他的答案都是我自己的。因为我喜欢小众的独立音乐,所以邹浩带着我逛遍学校对面的音像店,只为了找一张他以为孙承欢会喜欢的ohyoo的专辑。因为我喜欢香草味的冰激凌,所以邹浩在每一个夏夜都拉着我尝遍长安街的冷饮店,只希望以后他们的每一个约会地点都能让孙承欢满意。

  2013年的最后一个夏夜,邹浩送我回家的路上,我终于还是没忍住,眼泪一滴滴掉下来,洇湿了脚下曾与他并肩走过的方寸之地。我无法忍受任他这样合时宜地出现在每一个我幻想过的场景里,然而有关他的全部欢喜,却都牵连着除我之外的另一个人。

  于是,高二那年,我与邹浩正式分道扬镳。那时我想,大概坦白的那天,也该是邹浩最后一次叫我乔伊了吧。最后一次并肩踏上328路公交车的那天我竟迷迷糊糊地睡到了终点站,醒来时已近傍晚时分,路灯点亮了城市的夜,当我侧过头时,邹浩就在我身边,嘴角挂着与以往的每天都别无二致的微笑弧度。下车的时候,天空毫无预兆地落下雨滴,我不管不顾地冲到雨中,回身时眼泪已与雨水融在一起:“邹浩!不要再问我关于孙承欢的一切了,也别再找我了!”后面细碎的语句被大雨冲淡,我想他一定没有听到我很小声说的那句我喜欢你。

  4

  后来,邹浩真的没有再联系我,也没有再托人找过孙承欢。2014年,我们升入高三,我不再与孙承欢坐同桌,她挪走之后,我成了比以往更孤独的存在。很多时候我都想将邹浩为孙承欢做过的一切告诉她,却有更多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象起他们并肩的画面,最后还是选择缄口不言。

  2014年的圣诞夜,我在路过那家曾与邹浩一同光临过的音像店时不自觉地走了进去,目光辗转几列光盘架,最终停留在周杰伦新发售的一张专辑上。音像店里恰好放起那首听见下雨的声音,他唱着:而我听见下雨的声音,想起你用唇语说爱情。幸福也可以很安静,我付出一直很小心。终于听见下雨的声音,于是我的世界被吵醒,发现你始终很靠近,默默陪在我身边,态度坚定。彼时,我的情绪随着歌词的递进而起伏,我还是想起同邹浩坦白的那天,我也曾小心地向他倾诉我的喜欢。音像店阿姨经过时认出了我:“诶,小同学,当初那个陪你来的男同学呢?”由于没办法回答,我只得逃窜一般地离开这个满载回忆的场所,离开那个曾小心喜欢着邹浩、也卑微到不能直视过往的自己。

  5

  2015年6月,高考结束的那天,我走出考场,意外地发现邹浩就等在门口。我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觉得他在等孙承欢,低下头打算默默经过时却被男生抓住了手腕:“这就是你对待追求者的态度吗?”还没等我弄懂,整个人已被他牵着走了。这一次,我们并肩走在离开学校的路上,邹浩向我絮叨了一路过去他对孙承欢的看法。他觉得自己喜欢的不是真正的她,只是想象中的她,而对于我,他认真思考了很久,觉得还是和我比较登对。

  “所以……你说追求者的意思是?”我茫然地问出口,眼前的邹浩与记忆中的少年如出一辙般地,痞痞地按下我的帽沿:“就是字面的意思啊!”紧接着,他又耍宝似的掏出了一张抓拍我睡相的丑照。我仔细辨认,发现就是在我向他坦白一切的那个傍晚照的,那时我睡着了,表情很憨,显然毫无防备。少年的态度认真,语气缓缓:“你看,你早就有了我最糗的照片,如今我也有了你最糗的照片。既然我们都有了彼此的把柄,不如趁此机会消灭泄露对方把柄的机会,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少年的眼眸闪着光,而我终于在其中找到自己的身影。我在心里默念:还好那时我抓拍到了你最糗的一刻,还好后来你听懂我用唇语说的爱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