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宁忘初雪不忘晴

牧童 一笑倾城 小小说 2018-12-2 13:36 15
文/  牧童
  【所有怯懦的人,都只是没有遇见一个他们愿意为之赴汤蹈火的爱人。

  无论徐茂如何对她,肖晴依旧喜欢徐茂,认真且怂,从一而终……】

  1

  肖晴从来没有想过8年后会在机场再次遇见徐茂。

  18岁那年的故事就像潜伏在海底的水草,簌簌地直往上冲,连带着一股股的难过和悲伤一起冒出海面。

  如果高三那年徐茂问肖晴恨不恨他,她一定甩他一耳光然后潇洒走开。可是此时此刻,面对着眼前这个惶恐不安、一如初次见她时的胆小男人,肖晴终究用沉默代替了所有回应。

  徐茂,我不恨你,可是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第一次遇见徐茂的时候,肖晴6岁,扎着满头朝天辫,手里握着一把木制玩具枪。她神气十足地对着刚从市里面回来的徐茂问道:“喂,城里来的,敢不敢和我们一起玩打匪?”

  徐茂揪着自己衣襟,杵在一棵树后面怯懦地摇了摇头。那个下午,徐茂一直躲在树后看着肖晴冲锋陷阵,奋勇杀敌,沾了蜜的夕阳将满头小辫的姑娘染成金黄。

  肖晴发誓,她从来没有见过比徐茂还胆小的男生了。

  这天之后,徐茂是胆小鬼这件事在镇子里传得沸沸扬扬。好赖不赖,肖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新来的胆小鬼会和自己做邻居,就因为这件事肖晴绝望到整个人都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悲壮感。让肖晴没有想到的是,徐茂不仅像尾巴一样做了肖晴的邻居,还做了她的同桌。

  肖晴捏了一根粉笔,“哧溜”一声在桌子上画了一条三八线,并且咬牙切齿地对着徐茂警告道:“不许越过这条线,听见没?胆小鬼。”

  徐茂低着头,默默地将自己的书本往自己桌子那边挪了挪,一言不发。

  从那以后,肖晴对徐茂的轻视整整长达8年。

  8年,抗日战争都结束了,可是肖晴还是瞧不起这个从城里回来的胆小鬼。

  这样的轻视一直持续到肖晴13岁,直到另一个人的出现。

  初雪初二转来肖晴班的时候,襄阳下了那年第一场雪。正如第一场雪带给大家的欣喜,初雪在这个地域狭小的学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肖晴看见平时作威作福的校长为初雪妈妈打开车门的那一刻万分的谦卑和恭敬,就像班主任对校长谄媚态度的复制品。肖晴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她生来讨厌这样的套路,当然她并不是针对初雪,那是大人们的事,和孩子们的友谊无关。

  所以初雪被班主任带到班里的时候,肖晴跟其他同学一样,对着这个漂亮的新同学报以最热烈和善意的欢迎。

  肖晴觉得往后的日月再也没有哪一天会超过自己第一次见初雪的喜欢,毕竟那天自己为了初雪是把掌心都拍红的人,可是肖晴不知道,那天把掌心拍红的人除了自己,还有徐茂。

  2

  那天之后,肖晴再也不用在桌子上画丑丑的三八分界线。

  徐茂被老师调到了别的座位,初雪变成了肖晴的同桌。这两个小姑娘坐在一起绝对是班上一道风景线,就连平时古板的物理老师也喜欢转悠在她们俩旁边。

  肖晴长得不算特别漂亮,可是很耐看,再加上她性子大大咧咧,班上同学和她亲近得很,自然这些都是在初雪还没来之前。

  除了成绩比初雪好,肖晴觉得在初雪的万丈光芒下生活太久,自己竟然会习惯了做她影子,当她背景。她不如初雪生得漂亮,也不如初雪会打扮,笼络人心的办法除了陪大家疯玩再无其他,可是初雪随随便便就可以拿出阿根达斯分给大家吃。

  年少时的友情说牢固也牢固,说不堪一击也不堪一击。比如一根阿根达斯就能收买的人心,肖晴还是匍匐在了初雪脚板底下。

  是,肖晴和初雪还是选择做了好朋友,不光是因为她们俩是同桌,更重要的是只要初雪在身边,借着她的光芒肖晴可以永远做别人眼中的主角,包括徐茂。

  徐茂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初雪呢?

  肖晴不知道,等到高二肖晴知道的时候,只觉得喉咙卡了一块小石子,噎得难受。那个时候,徐茂已经不和自己在一个班,高二文理分班,徐茂选择了理科,而初雪和自己留在了文科班。

  可是徐茂喜欢初雪,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不不不!她还是不能让徐茂喜欢初雪,哪怕暗恋都不行。

  徐茂那个胆小鬼配不上初雪,肖晴作为初雪最好的朋友,她不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徐茂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你是不是喜欢初雪?”肖晴将徐茂堵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仰着头就像当初第一次见他时神气十足地质问他。

  少年的心事像是被针扎了一个小眼的气球,“嘭”的一声引爆。

  “不关你事。”徐茂的脸色从惊慌失措变得愤怒,从愤怒又演化成软软的怯懦。他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紧了紧书包的背带一声不吭略过肖晴转身走开。

  肖晴仍不死心,对着渐行渐远的少年补刀:“你死心吧!初雪是不会喜欢你的。”

  少年的背影在拉长的昏黄夕阳下顿了顿,再度陷入到无声的抵抗之中。

  从6岁那年第一次遇见徐茂到16岁的少年心事,他们之间流淌过了10年的光阴。肖晴从来没有意识到,往日那个胆小的少年已经个子拔高,眉眼俊俏。

  3

  当所有狂卷暴风冲向初雪的时候,受伤的除了初雪还有肖晴。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徐茂喜欢初雪”这件事会被别人听到还八卦成那个样子。

  初雪紅着一双眼睛来找肖晴的时候,她差一点就坦白是自己警告过徐茂不允许他喜欢初雪,可究竟是谁将这件事传出去的,肖晴脑子一万个问号。她撇下初雪,大义凛然地冲到徐茂的班里,叫嚷着让他出来。

  处于风波中的少年只是表情冷淡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话是她说的,祸是她闯的。肖晴如同一个跳梁小丑尴尬地站在门口,她没有想到往日怯懦的少年会用这样的方式回应自己的蛮横。肖晴和徐茂做邻居整整10年,即使他们俩再怎么闹别扭,也总有大人们在那边帮衬缓和。可是这次,肖晴和徐茂的友谊是真的画上了句号。

  和徐茂闹僵以后,肖晴突然觉得生活缺少了点什么。也许习惯了欺负徐茂,也许是别的原因,总之肖晴的生活变得并不如以前一样美好。

  高三那一年因为时间紧张压力巨大,肖晴和徐茂的关系根本没有时间得到进一步的缓解,哪怕徐茂奉母亲之命来给肖晴送东西,肖晴都会以“正在学习,请勿打扰”的理由将徐茂隔在房间之外,那一年的肖晴并不是个骄傲的人,但如果对方是徐茂,她就像刺猬一样竖起浑身的刺儿。

  可是肖晴明明并不那么讨厌徐茂。

  4

  高三下学期的时候,学校争取到了一个保送名额。

  面对着高三那么多学子,无论给谁都不合适,学校开会研究来研究去,在综合成绩各方面持衡的情况下,最终还是选择通过一次考试决定最后的人选。肖晴从小到大没有害怕过任何考试,更没有讨厌过任何考试,可是她没有想到正是这场考试将自己的人生推向另一个极致,也将自己的爱情粉碎成一堆碎片。

  成績放榜的那天下午,肖晴买了4瓶啤酒在学校的后山喝得酩酊大醉。她隐隐约约记得有人抱着自己离开,又好像没有人来过。

  反正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学校的医务室里,除了值班医生就剩自己。

  她伸手想要抓住什么,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这个结果本在意料之中,可肖晴还是抑制不住眼底的酸意,任由着一股股的难过往出冒。

  考卷上忘记写名字这大概是肖晴这辈子干过最蠢的事。

  初雪成为学校的保送生后,肖晴觉得她们之间的友谊似乎掺杂了什么东西,至于究竟是什么,肖晴说不上来。但是她似乎不怎么习惯生活在她的光芒下,尤其当徐茂万分亲近初雪的时候,她只觉得心脏一阵阵抽紧收缩。

  百度上显示这是喜欢和嫉妒,她喜欢上徐茂了?

  绝不可能!没有人会喜欢胆小鬼,肖晴想着想着,钻进被窝里面泣不成声。

  徐茂翻墙出去买饺子和面条拿保温盒装了送到初雪面前;徐茂逃课去网吧下载初雪喜欢的电影发给她看;初雪喜欢吃核桃,徐茂就一颗颗地剥好了拿给她吃;初雪感冒发烧,徐茂半夜送她去医务室,对于陪同的自己视而不见。

  那段时间,徐茂出现在肖晴眼前的频率不断攀升,为喜欢的人鞍前马后,肖晴眼底除了凉凉的水声就是不动声色地退出。

  高考结束后初雪走了,如同她来时一样隆重和轰动。肖晴舒了一口气,她的世界似乎回到了13岁之前,又似乎回不去。徐茂也是在高考结束后离开的,肖晴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跟他和解,这个占据了她青春岁月最重要的人就如同清晨的风,和阳光一起私奔。

  卷子上没写名字这件事肖晴只告诉过初雪,作为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她毫无保留地告诉她,却不想成了初雪要挟徐茂的筹码。徐茂并非怯懦,他只是不愿意为别人勇敢。

  所有怯懦的人,都只是没有遇见一个他们愿意为之赴汤蹈火的爱人。

  那个晚上,徐茂只想趁着别人睡着的时候帮肖晴把名字补上。真的!他只是想给她补个名字而已,可是费尽心思通过别人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徐茂的初雪怎会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这个学校还没有人可以对初雪保送产生威胁,除了肖晴。

  她嫉妒肖晴的聪慧,嫉妒她的好人缘,嫉妒她明媚的笑,嫉妒她自由自在仍有徐茂这样的怯懦少年为她善后。

  “如果学校知道这件事,你觉得肖晴还有机会再进行高考吗?”初雪笑容浅浅,带着她甜腻美好的音色。

  在漆黑如墨的夜晚徐茂一怔,他的眸光闪闪,最终妥协……

  END

  “前往上海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CA2986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登机手续……”肖晴冲着徐茂摆摆手,逃难似地推了行李箱转身离开。

  “肖……”徐茂最终还是没有喊出口。

  其实后来的事她都懂,只是怯懦的人不再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