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我在凤凰树下等你

谢庆浩 听心者 小小说 2018-12-2 12:54 17
文/  谢庆浩
  秦珂和夏军是对恋人,周末里,他们一起到双角峰游玩。双角峰尽管位置偏僻,但风景秀丽,尤其是山上长满了桃金娘。桃金娘盛开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粉的红的花朵,更是美得让人陶醉。

  到了双角峰脚下,秦珂和夏军背起背包,准备上山。山道旁长着棵高大的凤凰树,凤凰树下站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秦珂走上去问道:“大娘,您好!我们是到双角峰玩的,想问下您,不知道现在山上的桃金娘开花了没有?”

  老太太昏花的眼睛看了看秦珂,说:“开花了哩,双角峰上的桃金娘多,要看桃金娘花的话,现在正是时候。”

  夏军问老太太这么早一个人在山里干什么,老太太犹豫了会儿,说等人。夏军也没在意,和秦珂向老太太说了声谢谢,告别老太太,向双角峰走去。

  果然,双角峰上的桃金娘开花了,粉嘟嘟红艳艳的花朵一簇一簇,开得漫山遍野都是,花朵上沾着清亮的露珠,在朝阳的照耀下,美得不可方物。夏军和秦珂边欣赏着桃金娘花,边向山顶进发,一路走走歇歇,一个小时后,他们登上峰顶。老话说登高望远,站在峰顶四看,风景更美,让人心旷神怡。

  夏军和秦珂正在山顶欣赏着风景,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原本晴朗朗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涌起了黑压压的乌云,乌云越升越高,还有沉闷的雷声传来,眼看着就要下雨了,而且看阵势,这雨还不小。

  他们也无心欣赏风景了,立刻动身下山。这雨来得好快,夏军和秦珂刚下到半山腰,豆大的雨点就疯狂地砸了下来。他们打着伞继续下撤,好不容易下了山,秦珂突然叫了起来:“那位大娘还在凤凰树下!”

  顺着秦珂手指的方向,夏军透过白茫茫的雨幕望去,果然,高大的凤凰树下,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蜷缩着蹲在地上,正是一早上山遇到的那个老太太。都下这么大的雨了,老太太怎么还不回家?

  夏军和秦珂撑着伞往凤凰树下走去。老太太没有雨伞,雨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衣服,秦珂忙把手中的雨伞移了过去,帮老人挡住雨水:“大娘,都下这么大的雨了,您怎么还不回家?”

  老太太哆嗦着嘴唇,抖抖索索说:“我在等人哩,我等的人还没来,我怎么能离开?”

  夏军忍不住对老太太说:“大娘您还是先回去吧,下这么大的雨,他不会来了。”

  老太太激动地站起身:“他一定会来的!我们约好不见不散的了,他怎么会不来?下再大的雨他也一定会来!”

  夏军和秦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头雾水。老太太到底在等谁?居然还约好不见不散了?秦珂小心翼翼问老太太等的是谁,没想到秦珂这一问,老太太满是皱纹的脸上居然飞上抹少女般的红晕,羞涩地低头半晌,才小声说:“他是我的情郎阿生,我的父母不准我跟阿生交往,要拆散我们。我和阿生约好了,今天在凤凰树下会面,他带我远走高飞,一辈子都不会分离。所以不管下多大的雨,他也一定会来的!”

  夏军和秦珂目瞪口呆。老太太在凤凰树下等的,居然是她的情郎?开什么玩笑?看年纪,老太太都七十好几的年龄了,还父母棒打鸳鸯,为了自己的幸福,不惜和情郎私奔?这怎么可能?可是看老太太的神情却一本正经,夏军和秦珂不由得都糊涂了,难道老太太神智出了问题?

  秦珂问老太太她的情郎长得什么模样,老太太羞红着脸,不无骄傲地告诉秦珂,她的情郎阿生大大的眼睛,高高的个子,还吹得一手好笛,是村里最俊朗的小伙子。老太太这一说,夏军和秦珂更坚定了他们的判断,老太太的确神智有问题。

  但是任凭夏军和秦珂如何勸说,老太太就是不肯下山避雨,坚持要等她的情郎阿生来把她接走。夏军和秦珂也没辙了,留下老太太不管,这么大的雨,会把老人的身体淋坏的,他们只能留下来,为老人撑着伞挡雨。秦珂还把外套脱了下来,让老太太穿在身上御寒。

  半个小时过去了,雨势一点没减,仍在肆虐着大地。轰隆隆的雷声中,蜷缩着蹲在地上的老太太眼睛突然一亮,高声叫了起来:“是阿生,阿生来接我了!”

  顺着老太太手指的方向,透过白茫茫的雨幕,夏军和秦珂果然发现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撑着把雨伞,正沿着积满雨水的山道蹚水而来。这个身影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原来是个驼着背,满面皱纹的老头,还瘸了一条腿,一瘸一拐的朝老太太走了过来。夏军和秦珂都惊呆了,这个瘸脚驼背的老头子,就是老太太的情郎阿生?老太太不是说她的情郎是个俊朗的年轻小伙子吗?怎么变成这样一个糟老头子了?

  “阿生——”老太太站了起来,一头扎进雨中,向老头迎了上去。“大娘,外面下雨,别淋了雨……”夏军和秦珂忙撑着伞追了上去,帮老太太挡住雨水。

  “是我阿生,我来接你了。”老头加快脚步走了过来,伸出枯瘦的一只手掌,抓住老太太的手,爱怜地说:“阿娟,让你久等了,心焦了吧?”

  老太太深情地看着老头:“等多久我都不会心焦,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眼睛深情对望,就仿佛一对小情侣般。良久,老头才放开老太太的手,看着夏军和秦珂说:“谢谢你们照顾了阿娟这么久,帮她撑伞挡雨。”

  夏军问老头这是怎么回事,老头犹豫了会儿,才开了口。原来,老太太叫阿娟,他叫阿生,当然,这是他们年轻时候的名字。阿生阿娟是对老夫妻,家在双角峰下的小山村,风风雨雨一起走过了四十多年,而且早就儿孙满堂。阿娟这几年得了老年痴呆,忘记儿女,忘记自己是谁,几乎已经忘记了一切,唯一没忘的,是阿生。

  但阿娟保存的只有年轻时的记忆,尽管已经老了,但在阿娟的心中,她依然是那个守候在凤凰树下,憧憬着幸福,等候情郎到来把自己带走,一起奔赴爱情的少女。就这样,每天早上阿娟都会从家里出来,来到这棵百年老凤凰树下,满怀期待和甜蜜等候阿生的到来,把她带走,一如当年。在凤凰树下等到阿生,是阿娟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阿生不厌其烦,每一天从家里赶往凤凰树下,把阿娟接回家,把当年的故事重新演绎一遍。昨天阿生有事去了县城,晚了没车回家,只能等到今天早上才从县城赶了回来。到家后,他一刻也没停留,撑着雨伞上了山,到凤凰树下接阿娟回家……

  阿生诉述完这一切,诉述的过程中,老太太一声不吭,就那么静静站立在一旁,仿佛阿生诉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一般。阿生撑着伞,和阿娟互相搀扶着,下山了。看着老人在雨幕中渐走渐远的身影,夏军和秦珂久久站立雨中,都唏嘘不已。或许两个老人都不懂什么是爱,但他们却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爱。爱是什么?那就是我可以遗忘了全世界,唯独忘不了一个你。而你记忆停留在过去,我就陪你活在过去,只为你感觉幸福的那一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