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学霸永不会选择乌龟

耶雅亿 心语飞飞 小小说 2018-12-2 12:42 41
文/  耶雅亿
  一

  我叫林慢慢。在小城的省重点中学里,我是龟兔赛跑里的那只小龟,失败感如含着嘴里的硬币,考试之后尤显艰涩。我是个爱童话的女孩,但童话和现实的唯一差别是一一没有那么多爱睡懒觉的兔子。

  老师布置过一篇作文《最不可思议的事》,我在方格纸上编了一个童话一一当那只乌龟喜欢上了兔子,兔子也喜欢上了乌龟,兔子宁可消失在成功者的行列中,终身背负“贪睡”的骂名,也要与乌龟一起手拉手走到终点线。

  李箫不知道他就是我梦中的那只兔子。

  那些年,我乖巧得混混沌沌,苍白而知足。最心满意足的瞬间,就是在“活泉书店”里默默看书。他是书店老板的儿子,常坐在收银台前背单词。他喜欢在读英语的时候懒洋洋地在句尾拔高一调,听得我心里痒痒的。

  洞察我心思的,是我的双胞胎弟弟林快快。林快快并不因为叫“快快”就成绩好,我们都是在通向高考路轨上隐忍爬行的蜗牛。但是,林快快却认为我应该勇敢地说出爱。

  “否则,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喜欢你呢?”

  我拧着林快快的招风耳:“你是属螺丝的,欠拧!属黄瓜的,欠拍!属核桃的,欠捶!”

  林快快早已对我泼辣的作风见怪不怪。发泄一通之后,我们俩继续在小院里做作业。夏天嫩绿的毛毛虫时不时掉在作业本上,风儿吹着,夕阳西下后,天空会在几个极短的瞬间里变成一座五颜六色的花园。

  二

  林快快说好请我去看电影,到了影院我才发现李箫坐在我身边。

  李箫说林快快请他看电影,并不知道我也会来,如果知道是他的话肯定会买包爆米花。我俩都以为林快快去买爆米花了,等到散场他还不见人影。

  回家之后我将林快快一通暴扁,我简直恨死这个弟弟了。扁完了,林快快说你记不记得电影里的台词:“希望每个人都会遇到会让你真正微笑的那个人。那一定是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我会让他微笑呢?”

  林快快说他一直在黑暗中观察我们,李箫一直在笑,我一直在发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来电的感觉,和李箫坐在一起的时候我大脑一片混乱。电影是《分手合约》,许多人都哭得稀里哗啦,我好像外星人一样伸着触角等候林快快的出现。

  “一点都不像恋爱的感觉,林快快你扼杀我的感情也不用使出这招吧?”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李箫,女孩的心绪着实比乱麻更乱。

  三

  我妈在小城最繁华的街上盘下一个店面。她给新开业的婚纱店取名为“慢慢的风景”,很诗意的名字。

  小本经营的我们请不起太多的人手,于是我和快快被老妈强逼做模特。巨幅婚纱照被摆在了临街的橱窗里:我和快快在一个秋千上言笑晏晏,秋千下是大片绿得过分的人工草坪。我向老妈抗议了许多次,她依旧牺牲我们的肖像权来招揽生意。

  “你和快快都不是念书的材料,将来还是跟着你爸学摄影吧。你也别觉得我鄙俗,我们这也是搞艺术啊。”

  好吧,我就在老妈的摄影棚里“被艺术”了。遗憾的是照片上的新郎总是快快,惊喜的是这张照片开始引起了李箫的注意。

  周末,李箫常常会在临街的橱窗下徘徊,林快快看到他的时候总会不怀好意地吹一声口哨。我一边给化妆的老妈打下手,一面向李箫的身影瞄两眼。眼尖的老妈偶尔说一句:

  “你今天怎么涂腮红了?”

  店里的事情忙完了,我悄悄溜出来,李箫早已不见了人影。

  我看到夕阳像柔软的抱枕般一点点被云层拢进怀抱,她的余辉柔和地晕满天空,粉红接着浅紫,一点点暗下去,最后变成深蓝。

  四

  林快快常常和我一起畅想“乌龟喜欢上兔子”童话的结局。

  后来我才知道,他一直暗恋着班级里成绩最好的女生。悖论是,他极力怂恿我去和李箫谈一场恋爱,自己却连跟那个女生说话都不敢。

  在成绩的爬梯上,我俩永远只在最末端,周边挤满了同样隐忍的蜗牛。林快快说,等那个女生拿到名校的录取通知书,而他落榜后在婚纱店打杂的时候,他一定会鼓足勇气去和她签一份《分手合约》一一相信自己奋斗1O年后,依旧有资格与她相爱。

  我肚子都笑痛了,你们从未牵手,又何谈分手呢?林快快你真是看电影太多中毒了。林快快一脸动情地说牵手从来都是心灵之间的事,柏拉图式的爱情并不需要两厢情愿。

  五

  高考成绩揭晓的时候,林快快毫无悬念地落榜了。我的命运还算不错,进了本市的一所“三本”大学。

  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在学校里传开了:李箫和某某都考上了清华大学的电子工程专业,郎才女貌的他们在同学宴上宣告了彼此间的恋爱关系。

  我知道,那个某某就是林快快暗恋的女生。

  于是,我们的童话有了一个很宿命的结局:当两只乌龟爱上两只兔子的时候,兔子们回眸一笑,彼此牵手奔向了成功的终点线。

  有些秘密我永远不会戳破:

  李箫曾拜托林快快递给我一封情书,他却把情书撕碎丢到了纸篓里。虽然林快快曾有过“怂恿”我们在一起的冲动,但他终究不愿意将姐姐托付给一段没有结局的早恋。还有,那天看电影他也约了那个某某。他原以为某某看到我和李箫坐在一起会很失望,没想到某某对他说:

  “橡树和凌霄花的爱情从来都是悲剧,我却是一棵能够与他比肩的树,以木棉的姿态和他站在一起。”

  我和林快快一起从日落坐到深夜。像抱团取暖的乌龟一样,我们不用讲话,就可以安慰到彼此心灵的深处。淡白的月亮照着我们一一至少,我们并不孤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