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如若落樱舞于篝火

池薇曼 雅悦 小小说 2018-12-2 12:25 112
文/  池薇曼 
  一

  为观赏夜樱而焚烧的篝火,叫做花之篝火。篝火跳跃的光芒温暖,驱散了笼罩樱花的黑暗,是她一直向往的存在。当她舍弃一切,奋力落入炽热的篝火怀里时,却化作飞灰消散……奋不顾身去爱,也许会引来毁灭。

  这是十六岁那年的白色情人节,暗恋的男生送的贺卡上写的一段话。很有才情的少年,经常在杂志上发表文章,各科成绩优秀,再加上相貌清秀,极受异性欢迎。

  对于收到他的贺卡,我并没有多大惊喜,因为他给全班的女生都发了同样的贺卡,也写有同样优美的话语。

  每个月拿到生活费,我都会去书店买有他名字的杂志,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多,买完杂志后,往往要吃一个星期的廉价泡面。虽然他从不吝惜把出版社寄的样刊给大家传阅,但我还是希望有专属于我的杂志,因为,他无法专属于我。

  这种自卑的心情,就像不断滴落入水缸里的墨水,终有一日,会将通透的心湖染成污浊。

  二

  午休时,我照例在教室吃泡面,不时低头,悄悄在抽屉里翻看他的新文章。

  我没想到他会主动来跟我说话,他拉开前座的椅子坐下,面对着我露出阳光般炫目的笑容:“你还真是喜欢吃泡面。”

  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斜射进来,教室里飞舞的尘埃,在此刻也变得美丽起米。

  我不动声色地把书盖上,就听到他说:“今晚一起去中央公园看樱花吧,在校门口等你。”

  三月下旬正是中央公园樱花满开的季节,我想了想,答应了他的邀请。

  虽然故作矜持,我心里却乐开花。

  心中各种猜测纷纭,可是,当我满心期盼的放学时间到来时,却在校门口看到他和一群女生站在一起。

  远远地,逆光而立的少年朝我挥手,大声喊我的名字。

  原来,并不是我和他单独约会,只是一群人出去玩罢了。

  此时此刻,置身热闹人群的我,就像被丢弃在垃圾堆里的洋娃娃,只能盲目地坐等有谁带我逃离这尴尬的地方。

  可是,没有人。

  三

  乘公交车到中央公园时正好入夜,大家很快散开,他被其他女孩子推着离开,不合群的我独自一人四处闲逛。

  纷纷扬扬的花瓣旋舞着,落在肩上发上,整座城市华灯初上,路人行色匆匆,如果我在这里大哭场,绝对不会有人知道。

  春夜的风微冷,我哆嗦着蹲在一对情侣表白留下的心形蜡烛边。看着摇曳的烛焰发呆。

  就在我起身决定先离开时,他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原来你在这里,可惜这里不能生火,否则就可以看到有名的樱花篝火了。”

  路灯乳黄色的光晕投射在他身上,少年明亮的眼神和温柔的表情,都让我莫名悲伤。

  如果我是偶像剧里的女主角,此刻应该可以紧紧拥抱他,然后告诉他,我喜欢你很久了。

  可是,我不敢。

  他慢慢朝我靠近,认真地将落在我长发上的花瓣取下来,说:

  “我一直觉得,称是最适合用樱花来形容的女生。”

  “那么,你是篝火吗?”

  我当然无法问出这样的话,只是捂紧右脸颊,匆匆跟他告别离开。

  四

  春天随着凋零的落花消逝,我们再没有机会像那个春夜独处,回忆完好的被收藏在心中的匣子里,不见天日。

  高二文理分班,他去了理科班,而我则选择了文科。

  我和他唯一的交集,就只有学习标兵一栏并排的照片,在放学后走廊空无一人时,我总会鼓起勇气,对着他的照片练习和他说话。

  后来,我考进了W大,而他并没有上大学,而是去帮忙打理父亲的外贸公司。

  W大的春天以樱花闻名。花开的季节,无数对情侣漫步于校道上,外来赏樱的游客络绎不绝。

  我喜欢在夜深的时候,看月光下的晚樱。

  微冷的春风吹来,花瓣旋舞着落在头发上,除了他,再没有人为我取下这些花瓣。

  偶尔我会想起他。那夜他替我取下花瓣时,即使是在黑暗的路灯下,眼神依旧明亮,让我想起“星眸璀璨”的形容。

  五

  大二那年元旦,忽然接到从前班长的电话,说是高一时的同学一起开同学聚会。

  怀抱着些许期待赴约,上大学后,从前班上的同学大都脱胎换骨,变得优雅而知性。

  我如愿在人群里看到了他,当初俊雅的少年已变得玉树临风,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棚

  酒过三巡,同学们各自散开叙旧,我独自站在阳台吹风。

  他走出来问道:“高考结束后,送书给我的是你吗?”

  高考结束,当得知他放弃读大学放弃写作接受他父亲的公司,我把几年来买下的杂志全送给他,没敢署名,只是在书里面夹了一封信。

  浅灰的信笺里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我曾读过你写的所有故事。

  见我不出声,他接着说道:“高一时,开书店的舅舅跟我说,有个女孩子总会来问哪些杂志有我的文章。那时候我很开心,因为我写的故事不再是被一句‘好厉害’所糊弄过去,而是真的有人喜欢。每个月初她到书店买书时,我都会躲在二楼悄悄观察她,拿到书的时候,她总是露出在班上从未展现过的笑容。我喜欢上了她,鼓起勇气想告白,怕她为难,所以叫上一大帮人,没想到还是告白被拒绝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的话,也许是冬天的风太冷,身体忍不住颤抖。

  他如释重负地说道:“从小我一直梦想着成为作家,可父亲却要我学习外贸商务,要不是她曾经给过我鼓励,让我实现了梦想,或许我现在会充满遗憾。”

  说完,他回到了包厢里。

  六

  我还是什么都没能跟他说出口。

  车灯在深夜的街道上来回穿梭,像无数失去归宿而彷徨的流星。在异地的无数个夜晚,仰望夜空时,我都在想,他会不会正好也在仰望同一片天空,会不会也正好在想念。

  他永远不知道,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在班上传阅的样刊里,有那样一句话:脸上的胎记是前世的吻痕,我喜欢的女孩,脸上有着樱花般的吻痕。

  从我懂事开始,就有许多人嘲笑我脸上那块心形的胎记,看到这句话,我像是被救赎了一般,陷进一场妄想般的单恋里。

  我从没料到,原来我的妄想,离现实曾经那么接近。

  可樱花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扑向篝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