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陈丁丁的绿豆糕夏了夏天

陈小艾 听心者 小小说 2018-12-2 12:00 69
文/  陈小艾 
  多年后,程远帆再想起远方那个沿海小城时,总是会想起那个叫陈丁丁的女孩,还有她的绿豆糕,软软的、酥酥的,含在嘴里一下子就化了。

  他后来走了很多地方,去了很多家卖绿豆糕的店,却再也没有尝过那种味道。

  1

  A大每年夏天都会有大批的外校生从全国各地过来实习。这座城市有北方最美的海岸线,海洋生物资源丰富,因此许多学校都把A大定为暑期野外实习的实践教学基地。

  学校对面有一条小吃街,是平时A大学生最常光顾的地方,各式各样的小吃刺激着人们的味蕾。小吃街尽头是一家门面极小的店,生意却相当火爆。店里卖的主要是跟绿豆有关的食物,像绿豆糕、绿豆汤、绿豆酥等等。陈丁丁的妈妈就是经营这家店的。

  陈丁丁是A大外语系的大二女生,个子小小的,扎着马尾辫,脸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十分精致。很多经常来这里的男生都喜欢她,学校贴吧里她是人气颇高的“豆丁公主”。

  程远帆学的是生物专业,这个夏天被安排到A大来采集海洋生物标本。顶着近40度的高温,一天劳累下来,程远帆的脚都有些肿胀麻木了。傍晚时他到小吃街找吃的,恰好经过陈丁丁家的店。门外好多人在排队,他好奇地凑了上去。等了好久,屋里有个娇小的女生探出头来:“哎,不好意思,今天的绿豆糕都卖完了。”

  “真倒霉,连着排了两天了,都没买上。”前面队伍的男生边抱怨边往外走。

  女生一个劲儿地跟大伙说着抱歉。

  因为好奇,程远帆探头往里面看。女生笑着说:“嗨,同学,我看你面生,以前没来过吗?”

  “嗯,我是北京那边过来实习的。”

  陈丁丁一笑:“怪不得没见过你。这样吧,今天卖完了,我明天给你留一份。”

  “哦,那谢谢了,我叫程远帆,明天过来找你。”

  “我是陈丁丁。”

  2

  第二天,程远帆却因为参加海边的篝火晚会,忘了去小吃街找陈丁丁拿绿豆糕。

  这次程远帆他们生物系一共过来了100多个人,多半家乡都在内地,所以对于海边的篝火晚会兴致颇高。系里能歌善舞的女生借着篝火载歌载舞,大家吃着自己烤的肉串,喝着啤酒,赏着夜色下的海景。一直到晚上11点了,大家才开始散去,往A大的学生宿舍撤。

  程远帆捏着手机,屏幕上的亮光一闪一闪的,他忽然记起了什么,飞奔着往小吃街的方向赶。赶到的时候整条街已经漆黑一片了,往里面走了走,他发现尽头的那家店还亮着灯,推开门,见陈丁丁还在。

  “不好意思啊,今天有点事来晚了。”程远帆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喏,给你的。”陈丁丁递给他一盘绿豆糕。

  程远帆把绿豆糕塞到嘴里,酥酥的,又有点滑滑的,绿豆的香醇显露无疑。

  “真好吃。”说着,他又往嘴里塞了一个。

  “哎,慢点吃,这么吃会噎到的。”陈丁丁递了一杯绿豆汤过去,果真,还没等说完,程远帆就因为呛着而喷出了一口碎屑到陈丁丁脸上。

  他掏出纸巾递上去,一个劲儿地说“不好意思”。望着眼前这个大男生手足无措的样子,陈丁丁一下子笑了。

  程远帆漆黑的眸子闪出好看的光亮来,陈丁丁心里暖暖的。

  3

  因为野外实习地点都是露天,夏天的高温让不少实习的同学出现了中暑症状。程远帆也中暑了,头沉沉的,四肢无力,老觉得天旋地转。

  陈丁丁是在这个时候带着绿豆糕、绿豆汤出现在海边的。她没有程远帆的电话,便想着过来碰碰运气,绿豆是不错的消暑食物。

  实习的同学们见陈丁丁过来,一下子把她围起来了,大家你一口、我一份地把她带的东西分了个精光。陈丁丁手里只留下一个绿豆糕,四处搜寻着程远帆的身影。

  看到坐在海边礁石上的程远帆时,陈丁丁跑过去,拍了他一下:“嗨,留给你的。”

  程远帆转过头,见是陈丁丁,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都知道实习的学生在这片海滩采集标本啊。”

  程远帆像有什么心事,因为他一直注视着远方的海面。

  “喂,想什么呢?”陈丁丁在他眼前挥舞着手臂。

  程远帆的手机屏幕亮起来,一闪一闪的,上面有个叫“宝贝”的名字不断跳跃。

  “喏,你电话响了。”

  程远帆站起来,兀自走向远处。陈丁丁坐在一旁等啊等啊,觉得天都要黑了,他还在讲电话。海上起风了,一句话顺着风飘到她这里来,她听到程远帆一句“不要离开我”。

  陈丁丁的心一下子就像沉入了海底,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喉间,连喘息都变得艰难。一个浪花拍打过来,被程远帆放在礁石上的绿豆糕因为遇上水而变得松软,继而散落在海水里,那就像是陈丁丁的心。

  程远帆打完电话过来的时候,见陈丁丁还在,又看到礁石上残存的绿豆糕的碎屑,他挠挠头说了句“不好意思”,便想去捡起礁石上的绿豆糕。

  陈丁丁制止了他,抿抿嘴说:“没关系啦,我明天再给你带一份就好啦。”

  4

  两周的实习期很快结束,A大校方为程远帆他们准备了欢送晚会。

  陈丁丁作为文艺骨干,承担了一个独舞。她上台的时候,下面很多人挥舞着荧光棒,举着牌子喊道“豆丁公主”。程远帆坐在观众席的角落里望着台上身躯娇小的陈丁丁,那一曲经典的《月光下的凤尾竹》,被她诠释得恰到好处。

  舞蹈结束的时候,台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观众席里一片骚动,原来是有她的追求者准备了大束鲜花准备在这样的场合表白。

  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准备看这出好戏,舞台上的陈丁丁却一下子倒头栽了下去。

  台下的程远帆几个箭步冲上台,抱起了虚弱的陈丁丁。

  幸好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陈丁丁昨夜一宿没睡为程远帆准备了满满两大盒子绿豆糕,今天体力不支倒地。

  陈丁丁躺在病床上,裂开嘴对程远帆笑得没心没肺:“嗨,你都要走了,我就想给你准备点礼物,我怕你在北京吃不着这么正宗的绿豆糕。”

  程远帆抱着满满两大盒绿豆糕,有些失神,唆了唆鼻子:“你真傻。”

  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却又响起。他看了一眼屏幕,快步走出了病房。

  等到他再次走进病房的时候,对陈丁丁说:“我得回北京了,马上。”

  陈丁丁心上像是漏了一个洞,风一吹呼呼就生疼。

  5

  看到程远帆登上开往北京的大巴时,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对于他的了解仅限于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连他的电话都不知道。她摸了摸口袋,没带手机。陈丁丁像是发疯一样追上已经开动的大巴,递上去一张纸条,要他写下电话号码。

  他把纸条递给她,上边整齐排列着11个数字。陈丁丁紧紧地攥着,幻想着这该是一个美好故事的开始。

  但她不知道的是,他留给她的,是一个错误的号码。

  所以,她发疯似地打了好多遍电话,那边依旧没有人接通,耳朵里嗡嗡的都是“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生活像是一个周而复始的圆,一下子又回到了最初。

  每年暑假A大还是会迎来从各地过来实习的学生,陈丁丁家的绿豆糕店依旧生意火爆,妈妈几次想换一个大点的店面,陈丁丁死活不同意。

  她总是觉得,程远帆会在某一天回来。

  A大的学生换了一拨又一拨,实习的学生也来了一拨又一拨,但终究还是不见程远帆。陈丁丁也从A大毕业了,她在家附近找了份清闲的工作,空闲的时候经常到妈妈店里帮忙。

  后来,在店里她见到一批从程远帆学校过来实习的学生。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他们认不认识有个叫程远帆的学长,可能是因为年级相隔有些远了,他们一个个摇头都说不知道。

  忽然有个男生叫出声来:“我们有个老师不就叫程远帆吗?他也是咱学校毕业留校的。”

  陈丁丁瞪大了眼睛,急切地问:“那后来呢,这几年他都经历了什么?”

  从这些学生零星的回答中陈丁丁知道,那次程远帆急着回去果真是为了见他的女朋友。据说他女朋友得了一种怪病,医治了几年都不见效。后来怕连累他,便跟父母移民国外。程远帆赶回去时还是没来得及见到他女朋友,所以他毕业之后选择留校,想等她回来。

  陈丁丁想:“程远帆,你也是个大傻瓜,跟我一样,等着一个不可能再回来的人。”

  那几个学生还在叽叽喳喳地说着,其中一个说:“我们这次实习,就是程老师告诉我们这条街上有家店的绿豆糕特别好吃,我们来之前还担心这店早就搬了呢。”

  陈丁丁早已经满脸是泪,她抹了一下泪。一个男生问她:“姐姐,你怎么哭了?你认识程老师吗?你知不知道一个叫陈丁丁的姐姐,程老师提起过她。”

  陈丁丁赶忙摇头,说不认识,然后转过头去装了满满两盒子绿豆糕托他们带给程远帆。

  他们走后,小吃街尽头那家开了好多年的绿豆糕店关了门。

  陈丁丁心想,她终于再也不用等待一个叫程远帆的少年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