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恐怖头颅3

龍信 故事大王 网络 2019-6-7 09:52 129
文/ 龍信
  这大概是我们十多年来在一起,我第一次对她说谢谢,我顿时脸涨的通红,头转向车窗外面,我会记得这天是阴天,下有小雨,搬家的卡车开动了,撵在乔的东西上,被溅满了泥浆。

  不知不觉的,我的脖子开始麻木了,当我再次看向乔的时候,我才发现乔的目光一直看着妈妈,那种眼神是一种无比的凄凉,然后她又用脏兮兮的小手擦着眼角,她再次看着手里的娃娃时,我这时才发现娃娃的腿已经断掉半截。

  许久,乔才将目光转向我,对我苦作一个笑容。

  我今天的心情简直是糟透了,平时碍手碍脚的乔,我不知道我今天为何如此替她难过。

  妈妈一直在前面开车,没有说过一句话,也许对我们这两个不争气的孩子是没有沟通可言的,雨刷器不停的左右摇摆,雨点掉在玻璃上开出水花,正如乔的眼泪掉在皮质沙发上一样。

  我们三人静静的,路上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让人沉默的天气,让人沉默的乔。此时此刻保持安静是我唯一能做的。

  终于来到了新家,透过车窗,整个房子被刷的洁白,是那种双层建筑,有一点古老的气息,可是外面的白色装修也能穿出一种现代感。

  木制的栅栏,绿色的草坪,只不过是草长得稍长了些,看得出这里是空下来段时间了。

  车子缓缓停下,门前的树下面露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还在动,我看见了的是一只狗。一直只脏兮兮的狗。一只那种毛发被油脂风干后让人很不舒服的狗,原谅我的描述,因为它实在是太恶心了。

  如果我没看错,它的嘴里正叼着一个死掉的不知名的小动物。希望那并不是只老鼠,因为没有什么再比那个更恶心的东西了。如果我有只这样的狗我情愿丢掉它。

  那只狗看了看我们的车,当母亲下了车的关上车门的声响,似乎是吓到了它,它跑掉了。

  之后我们开始搬下车上的东西。

  母亲还是一如既往的指挥着,现在的我似乎是跟搬家工人是同等的待遇,抬上抬下,搬来搬去。

  如果是不小心掉下一件东西,立刻就会听到母亲的指责声音。

  新家的客厅里有许多必出,尺寸还有距离刚好用来摆放他们那些奖杯与奖状,父母的在两侧,琳达的在正中那片最大的壁橱。而这没有我的位置,我唯一得到过的奖,似乎还是小学一,二年级的。

  我被母亲分配了新的任务就是把箱子里奖杯擦拭好摆放好。并且安放在壁橱上面。

  我拿着新毛巾,一一的擦拭着,从这些东西能看出,他们的经历,父亲的,母亲的,琳达的。琳达的,为什么我还要给她来清理这些?就因为只有你才是母亲的骄傲?

  我们都是一一样的孩子,为什么只有你才能配得上优秀?

  我恨琳达,指甲划在她的初中得到的奖杯上,最后我气急败坏的干脆把它摔在了地上。

  那东西被摔断了几节,而我似乎发现了什么新东西。对的,一个最新发现。

  那是那个奖杯的底座上,用粉色笔画的。是一个小女孩,头与身子分离开来,用到我仅能用的词语来形容一下,身首异处是没有错的!

  我看见这个之后,我不知不觉的开始笑了起来。太对了!亲爱的,这是谁做的呢?太合我心意了。这是一种诅咒。这种诅咒简直就是跟我的想法完美结合的。

  我开始发了疯似的翻开所有奖杯的底座,包括它们的各个角落,我惊奇的发现,几乎每只上面都有,有断头的,有流血的。

  这种兴奋莫名的让我加快了呼吸,可是这是谁做的呢?我?不,不会。

  乔,我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人就是乔,我想我们的心态是一样的。为什么只有我们才是家庭之中垫底的渣渣?

  不公平,我开始喜欢乔这个小可怜,我觉得我可以爱上了她了。

  随后背后的一声叫声打断了我,是妈妈,她在门口静静的看着我,我努力的把身后的奖杯藏在屁股后面,母亲似乎是看出来有什么不对。

  径直的向我走来,开始要准备看我背后的东西,对了,忘了告诉你们,在这个家庭里,我根本没有隐私的权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