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恐怖头颅2

雅悦 网络 2019-6-7 09:45 268
  这是我们今年第三次搬家了,父亲与母亲他们二人是公司内部的高层,转战多年之后终于可以回到国内发展,我们的家族的人几乎都是高等学府毕业的人,所以我们也必须是学习成绩优秀才能得到父母的青睐,是的,这就是父亲母亲为什么喜欢琳达的原因,而不喜欢我,至于乔更是父母在家族聚会上的耻辱,当然这也是我所讨厌的。

  每每的爷爷奶奶嘴边说的大多是琳达,当然每次逢年过节琳达的礼物是最多的,我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他们说我很蠢,从小学开始,母亲就要我们分房睡觉,怕是我的恶略行径影响到琳达的学习,更让我接受不了的,是他们居然指责我的思想是有问题的。

  至于乔,根本没有收到过礼物的资格,我想她这辈子唯一收到过的礼物,就是那个怪异舅妈送的一个洋娃娃罢了。

  至于今天,我是在是头疼,父母终于决定在今天新搬到的家那边准备长久定居了,听他们说这次搬的新房子买的很值。而且大多数东西都是崭新的保存完好,根本无需重新装修,连风格也是他们喜欢的那种。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里面有间和现在差不多的地下室,而且住宅间隔很稀疏,所以乔的居住条件都被安排好了。因为妈妈很不希望让人知道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女儿,管她呢!

  最令我痛恨的是姐姐琳达,我们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她永远比我优秀,在各方面。今天是搬家的日子,我被母亲留下来不准出门,而她却找了一个去一起参观学习的机会开溜,这点真的让我很不爽,其实背地里我知道,她是跟她新交的男朋友在一块了,我用我的脚趾都能想到,她的男朋友完全是依靠他那张脸蛋,来让琳达给他做作业。都说她是高智商,我说她的脑子是进水了。

  “佐伊,你还在干嘛?不是叫你了么,让你今天一起跟着搬家,佐伊,你听见了没有?”妈妈一直不断的在叫我。

  “好了,好了,别叫了,我马上下来。”我很不耐烦的说。

  我穿好运动服,带好橡胶手套和帽子,准备开始,要说搬家来说对我们是家常便饭,我们重要的东西往往都是放在单独的一个地方。为的是以后如若搬家做好准备,我想这次应该是不必了,爸爸说以后就打算一直住下去了,妈妈开始不同意,因为她是个很要强的女人要一直这么把事业打拼下去,而最终还是被爸爸说通了。

  开始整理,搬家公司的车已经停在下面,妈妈忙里忙外,爸爸今天有公事所以没有在家,而我则是今天的主力军了,至于乔吗?我把她放在了床上,借用她的轮椅,我想这主意不错,我可以省掉很多的力气。

  经过多番周折,我想我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可是地下室却传来了一声叫声,我听得出那是乔,我便没好气的赶紧跑了过去,妈妈也一同过去了,只见搬家公司的工人们在地下室里清理出了十大箱子东西,面对的搬家工人们出来的脸都是一种无奈的表情,而且还缓慢的摇着头。

  我去问到底是怎么了,他们指示指了指里面,让我们进去看,只见乔已经趴在地上,大声的嚎叫着。

  妈妈问其它工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指了指墙上一个很怪异的挂饰,类似于人而且还很抽象,那个抽象的人手正紧紧的抓住地下室内不足十公分的小铁栅栏窗子上。

  大概是乔很想要那个东西吧,可是她的东西已经够多了,都是些没用的东西,基本都是垃圾中的垃圾。

  妈妈看见直奔窗子上,用力拉了几下那个东西,结果还是没有拉下来,后来妈妈直接去来锤子,砸了几下,把那个抽象人像砸个稀巴烂。

  乔开始不哭了,只是静静的趴在了地上。

  然后妈妈走到乔的跟前把她生生的拖了起来,让我把着乔的腿,我们俩这样的把乔抬起来送进车里,而乔发了疯一样的嚎叫着,她的指甲已经把妈妈的衣服划出许多道子。

  乔被关进搬家车前面我们家的车里面,最后把乔送到车上的同时,乔的手刮坏了妈妈的嘴唇,妈妈没有出声音,硬生生的一个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乔不再闹了。

  事实就是这样,在我们家里永远是学业有成,才在家族中有说话的权利,像我这样学习成绩普普通通的只能做苦工,按照爸爸的话讲,我们能吃饱穿暖已经是他们给我的恩赐了。

  不多会搬家公司的人来询问,还有很少一部分东西装不下,问问我们这边的车子里,能不能多装一些。

  可是我们的车已经是很满了,最后妈妈上了搬家公司的货车,开始往下丢东西,我发现那些都是乔的东西,妈妈嫌麻烦直接丢到地上摔得满地都是。

  这时候我看了一眼前面车里的乔,我看见她的泪水已经布满了脸上,嘴里一直咬着自己的手,那就是我熟悉乔的动作,从小她就是这个样子的哭,虽然我很讨厌她,但是这次我更对妈妈的行为而感到不满。

  虽然我只是个苦工,配角,我想乔在家中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一个埋藏在黑暗中的影子。

  我不想再看下去,闭上了眼睛。

  后来妈妈干脆把那件衣服丢掉,我在乔被丢掉的东西中看到了舅妈送给乔的那个娃娃,已经沾上了泥水,我用袖口将它擦了擦,然后藏在袖口里,之后又挑了几个便于携带的东西。

  妈妈在前面叫我了,我跑了过去,妈妈开着车在前面,我和乔坐在后面,话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乔真的很可怜,我用手将她的眼泪擦了擦,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她看了看我,我将袖口里的娃娃递给她。

  她拿过娃娃开始笑了,然后将她的手放在我的手里,我感觉有一个凉凉的东西,她放开手,我发现那是一颗彩色的石头,虽然不是值钱的东西,我发现这东西真的很漂亮。

  我居然对她说了一声:“谢谢!”

  (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