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恐怖头颅1

龍信 听心者 网络 2019-6-7 09:28 313
文/ 龍信
  一座阴森的古宅之中,整个屋子内攀爬着各种枯枝藤,我推开了门,一步一步的向前迈进,能听见自己均匀的呼吸声与心跳声,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兴奋,也许屋子里的东西是更让我着迷的,我来到一楼,黑色的空间下,我只能借住月光来辨别眼前的事物.

  我来到一个橱窗之前,没有看清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我将手用力杂碎橱窗上的玻璃,一拳,两拳。之后我终于看清楚了,我的手何时带上了一个黑色的手套呢?

  我重重的将橱窗内的东西取出来,原来这是一把消防斧,我用鼻尖闻到消防斧后面那红色的油漆味道,不知不觉身上传来了兴奋的感觉,我穿过客厅,迈向二楼的楼梯间。消防斧拖在地上,划在楼梯上,发出碰撞的响声。不多久我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二楼。

  对面的房间门虚掩着,我径直的走了过去。

  门被我推开,只感觉屋内有一种莫名其妙熟悉的感觉,屋里面的烛光很是阴暗,我见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在向我招手,表情亲切的在招呼我过来,她的正对面则是一个背对着我,看上去也是一个女孩儿一样的人。

  漂亮女人穿着一个长长的衬衫,伸出她的胳膊,依旧像我招手,我不知不觉的就走了过去,然而漂亮女人的脸突然凝重起来,她指了指背对着我的人,然后把手横在了脖子上,做了一个从左至右的动作。

  她,她是要让我杀了这个背对我的人。我浑身开始兴奋起来,呼吸开始急促,全身进入了一种亢奋状态,我,没错是我,我把消防斧举得老高,依旧做了一个从左至右的动作。

  没错,我砍在了那个背对着我的人,一阵腥风挥过,顺带着头发,我划过了她的脖子,当我抽出消防斧的时候,我开始兴奋了,发出哽咽。没错!是哽咽,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感觉,心脏的加速,血脉的喷张。

  血溅在了我的脸上,也溅在了那个漂亮女人的脸上,血浆喷涌在了他的头发上,顺流而下直到她的口中,她有伸出那只雪白的手臂,用细长的手指把嘴角以下的血浆塞到了她的嘴里,最后做出了一个吮指的动作,从她的表情看得出,那是多么的美味。

  再去瞧被我砍掉脑袋的人,我回忆刚才挥过消防斧的画面,斧刃切断发丝划到脖子之间,气流的冲击,冲散开黑色的发丝。

  短暂的画面回放,似乎让我意识到我错过了什么?我错过了什么?对,就是那个,怎么可能太可怕了!

  那个人,那个人带的蓝色耳钉怎么会与我的一模一样呢?蓝色的海星状耳钉。

  不过一切都太迟了,因为那个人已经被我把脑袋砍掉,如今现在她的头,已经只剩下另一边的皮与身体链接,整个头颅半吊在身体的一侧,摇晃着,释放着没有流净的鲜血。

  “嘀嗒,嘀嗒”那是血掉在地板上的声音,漂亮女人开始对我笑了,“咯咯,咯咯."虽然她外表很漂亮,但是掩盖不住她的邪恶。

  终于她开始动了,她做出了一个让我很害怕的动作,那就是把那颗悬空的头颅,慢慢扶正,恢复到原来的姿势,依旧是背对着我的。

  漂亮女人把她的雪白色的脸蛋贴在那个已经分离开来的头颅跟前,然后又是冲我笑了笑。

  我不敢看她接下来要做的动作,她……她竟然用双手把那颗头颅翻转过来,在那颗人头反转过来的那一刻。我的心彻底的凉了,因为我看到的那颗人头,和自己长的是一模一样的。而更为可怖的是,那颗人头似乎还是活的,也开始和那个女人做出一样的表情。我的消防斧瞬间掉落在了地上。

  死掉的那颗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头开始睁开眼睛,露出白色的眼球,带有紫色的血丝。嘴角微开,没有干涸掉的血液与口水一同留了出来。她们俩一直是在冲着我笑的。

  可更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漂亮的女人竟然把自己的脑袋顷刻间摘了下来,放在胸前。

  两颗已经脱离自己身体的头开始对着我笑,我害怕的蜷缩在了角落里。我准备要逃出去,可是我进来的门,砰,的一声已经关上。

  接下来出现了更让我害怕了。漂亮女人的脖颈之上开始冒出了许多头发,一个东西还是从她的脖子上冒了出来,是的,那又是一颗人头,咔,咔的响声从她的脖子上发了出来。

  一个干瘪的前额从腔里出来,最后一刻干瘪眼窝深陷的头从她的脖颈之上伸了出来,更让我想不到的是那颗人头就像干尸一样,面部全部塌陷进去,眼睛硕大的睁开,她的嘴,他的嘴简直是太可怕了,被一根草绳缝住,只留出一个草绳头。

  我,我不要,我大喊道:“你们不要过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