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死亡高速路(下)

迦夜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6-6 11:24 138
文/  迦夜
  “哈秋——”宁柠又打了一个喷嚏。

  “先进屋再说吧,都淋了那么久的雨,再不换洗下就要感冒了。”欧文止住这个话题,转身去按铃。

  按了好几次,院子内依旧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会不会屋里的人都睡死了?”宁柠冷得浑身哆嗦,现在只想快点去洗个热水澡。

  欧文正想翻墙进院子里,面前的铁门“咯”的一声开了。

  “这是叫我们进去的意思吗?”苏笛喃喃。

  宁柠抢先进去了,欧文和苏笛也跟过去,刚走到楼下,房门也自动打开了。

  “不会这么邪门吧?”苏笛有点担心。

  “说不定哪里有监控,屋主透过监控看到我们就给开门了呢。”宁柠答道。

  要是事情是这样简单就好了。苏笛心想,一团挥之不去的疑雾笼罩着她,让人隐隐不安。

  三人进到屋子里,四处查看了一下。一楼是客厅、厨房、餐厅、洗手间、杂物室,二楼是一间书房,五间套房,套房里都有浴室。往上的半层是楼顶的储物室和天台。

  偌大的屋子里,三更半夜灯火通明,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诡异,十分诡异。但是三人也顾不上这些了。他们各自挑了一间房,宁柠受不了浑身湿透,第一个跑去换洗,剩下两人还在打量屋子。

  宁柠洗澡都喜欢泡澡,每次都要泡上半个小时。欧文对这最为了解了,趁着宁柠还在浴室,他悄悄来到苏笛的房间。

  浴室内,热气腾腾,把眼前的景象蒙上一层模糊感。

  花洒间的半透明玻璃门上映出了此时在里面淋浴的婀娜身姿。

  欧文盯着玻璃门上凹凸有致的身影,嘴唇十分干渴。

  他的闯入并没有影响里面的佳人淋浴,但对方一定知道这边的动静,这样一想,欧文肚子里就明白了。

  “苏笛,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是你。”欧文吞了吞口水,“你一定是怪我没陪你去流产,但是你也知道宁柠她的脾气,那几天刚检查出怀孕了,要是我不安抚她,我担心她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我知道瞒着你和宁柠交往不对,但是错已经犯下了,我也知道错了,等回去后我会让宁柠去打掉,然后跟她断清关系,我们以后好好在一起……”

  欧文还在说话,里面的身影本来一直未受影响的在淋浴,一听到宁柠怀孕,玻璃门上的影子僵住了。

  欧文走近玻璃门,刚好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把玻璃门拉开一条缝。

  欧文看了眼玻璃门上的手,手腕上戴着一条碎星星手链。

  心中窃喜,欧文伸手搭上那只手,缓缓推开玻璃门。

  他的目光首先被大腿吸引住,难以置信地顺着大腿往地板看去——

  原本透明的热水流到大腿的时候已经变成浑浊的血水,在地面形成几道血水流,流进排水口。

  心跳仿佛卡在嗓子眼,欧文僵硬的抬起脖子往上看——被血水染成猩红色的连衣裙紧贴在身上,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到了肩膀位置,那里凹下一个大口子,血肉模糊。而头,没有了一半,从侧边看到里面坏掉的脑部组织,另一半的头,脸部只是一堆血肉。这……还能活着么?

  欧文突然想起还在外面找屋子时突然从右边牵住他的那只手。

  还有车轮卷进的半张头皮和头发。

  巨大的恐惧终于把网织好,迅速的收拢,死死裹住猎物。

  欧文的身体僵住,连声音也哑了,完全不受他控制。他想逃!必须要逃!不然会没命!

  但是这样的意识却传达不到四肢!

  那具尸体猛地用手掐住他的脖子,力道越来越大,要置他于死地!

  意识抽离身体,欧文再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此刻,早早换洗完的宁柠正在天台围栏边,任由身体被雨再次淋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