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死亡高速路(中)

迦夜 心语飞飞 网络 2019-6-6 11:14 109
文/ 迦夜
  苏笛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车尾,此时整个人因为过度惊吓跌坐在地上,雨伞也掉落在一旁,任由大雨抨击身体。

  欧文和宁柠慌忙赶过去,顺着苏笛的视线,眼前的一幕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右后车轮上卷进了一大缕长发,发根处还有半张血淋淋的头皮连着,除了猩红的血水往下滴外,还有类似脑花的黄色的黏液粘在头皮上。

  “呕……”宁柠立马反胃干呕。

  一定是刚刚那个女人的,脑袋大概被他们碾压爆了。这么一想,欧文的心情糟透了。从上高速路撞到那女人开始,心情就乱成一团麻。

  该不会是这该死的头发缠住车轮导致车子停下的吧。欧文突然有了这个可笑的想法,很快又否定了。他忍住呕吐的冲动,上去用手把头发撕扯下来,无奈大部分头发已经缠死了车轮,怎么也弄不下来,只好作罢。

  “我包里有剪刀。”苏笛回过神来,把伞捡起说道,“我的包就放在后排座位上。”

  欧文点点头,走向车门。

  “奇怪!”欧文喃喃道,紧跟的宁柠问,“怎么了?”

  “车门打不开!”欧文有些焦躁,“刚刚下车我没锁门啊。”

  “钥匙带了么?”宁柠问。

  “钥匙插在车上呢。”

  欧文尝试打开其他车门,结果都一样,门不知为何锁上了。糟糕的是,下车查看的三个人只有手中的伞和欧文手上的一把手电筒,连手机都没拿,这种状况在这偏僻的高速路上确实十分糟糕。

  “真是见鬼了!”欧文低声咒骂。

  “怎么办?要不试下砸破玻璃?”宁柠焦急的说。

  “这车是进口的,车窗玻璃是防弹的!连子弹都穿不过!”欧文有些歇斯底里。

  “买辆普普通通的车就好了,干嘛买那么好,现在可好了!”宁柠抱怨道。

  不知如何是好的三人又陷入了沉默。头顶的雨声显得十分沉重而让人不安,撑着的伞只能抵挡一部分雨点,稍微减弱身上被雨击打的疼痛。

  “哈秋——”宁柠打了个喷嚏,一只手抚摸着臂膀,“好冷。”

  刚刚经过的高速路上都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只能向前走了。苏笛望向昏暗的前方。

  路的前方一片漆黑,苏笛忽然觉得前面的路有一张巨大的血口正在朝他们张开,等待着路上的人自投罗网。有一股冷气从背后涌来,让人不战而栗,连雨势也是倾斜着往前方的方向,仿佛是一股无法抗拒的推力,唆使他们往前走。

  不能往前走。这个想法在苏笛心里扎根生芽。

  宁柠受不了全身湿透的寒气,提议,“总不能干等着,都不知道猴年鸟月才有车经过!等有车来了,我们都成尸体啦!”

  “嗯……”欧文伸手把宁柠揽进怀里给她挡雨,“上高速路前我看了下地图,前面不远处的田边应该有住户的,总之,我们先走一段路看看。”

  不能往前走!苏笛心里有一个声音立马反驳,目光及到两人拥抱的身影,正想出声,声音消失在咽喉处。

  无奈妥协的苏笛跟在两人身后。

  雨还在下,丝毫不减弱。

  苏笛也感到寒气的侵略,身子有些发抖。

  走了好一会,前方的灯光已经很昏暗了,不出一分钟,灯光消失。欧文叫苦,“屋漏偏逢连夜雨,连手电筒也没电了!Shit!”

  欧文松开宁柠的手,发泄的重复按几下开关,手电筒依旧不亮,确信是电量耗尽了。这时一只手从左边伸过来,牵住欧文的手。

  欧文觉得宁柠的胆小有时候很可爱,让他可以适当的壮大男子汉的形象。他顺势牵住宁柠伸来的手,一边带路往前走,一边微微用手指挪动宁柠的手背以示爱抚。

  走着走着,宁柠反而走在欧文前面,成了带路人。

  欧文被牵引着手往前走,夜色很浓,即使是这么近的距离也很难看清周围人影,只能依稀看到宁柠的背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