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历史故事 查看内容

唐玄宗为何一日之内连杀自己的三个儿子

听心者 网络 2019-6-3 12:41 47
  唐玄宗李隆基一天间杀死自己的三个亲生儿子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这都是因为寿王的亲母武惠妃,武惠妃为皇帝所极宠,她的女儿咸宜公主嫁杨洄,据史书载:杨洄与岳母武惠妃同谋,陷害三位皇子(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李隆基于开元二十五年四月,将这三个儿子废为庶人,随后又赐死于城东驿。武惠妃这样做,据说是为她亲生的儿子李瑁夺取太子地位。

  开元初年,由于王皇后无子,而李瑛的母亲赵丽妃正被玄宗宠幸,因而李瑛就被立为太子。与赵丽妃同时被宠幸的还有鄂王李瑶之母皇甫德仪、光王李琚之母刘才人。后来,颇有姿色、心计过人的武惠妃宠倾后宫,三位王子的母妃渐渐失宠。而寿王李瑁很受皇上喜爱。

  皇太子李瑛也因母亲的失宠渐被皇上疏远,太子地位岌岌可危。

  当年还是个黄门侍郎的李林甫探知内情,乘机通过宦官向武惠妃表露:“愿护寿王为万岁计。”武惠妃就在玄宗那里多次提及李林甫的优长好处,使玄宗渐渐对他关注起来。随后便升为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再进兵部尚书,真的入阁拜相了。

  他多次与武惠妃勾结,阴谋除掉太子,让寿王李瑁取而代之。寿王的亲姐夫、那位咸宜公主的丈夫杨洄到处打听收集太子李瑛情况。

  那太子李瑛和鄂王、光王在诸王宅相见后,谈及父皇对武惠妃的偏宠,不禁口出怨言。此事正好被杨洄得知,马上报告给了武惠妃。武惠妃就在玄宗面前哭诉,称太子拉帮结派,谋害她们母子。

  此言正中玄宗的心病。当年李隆基就是靠结交势力上台的。他当即想废掉太子和两位皇子。但张九龄等人一再力保,并以历史上皇嗣夺位的惨遭痛教训劝说,玄宗才隐忍未发。武惠妃见张九龄作梗,便让人劝张九龄:“有废必有兴,你且武娘娘一臂之力,可永远为相。”那张九龄却当即斥责了那人,并将此话告诉了皇上。玄宗没有表态,却再也不议太子废立之事。

  张九龄等一帮朝中重臣死保太子的做法,却从另一面让玄宗感到太子羽翼渐丰,已经危及皇权了。

  李林甫以其特有的敏感窥测到了这一点,感到机会来了。

  当时宰相有三人,张九龄是唐朝有名的大诗人、大学者,侍中裴耀卿也是朝廷重臣。只有李林甫资历尚浅,又不学无术,只会迎合拍马,因此对这两人很是嫉妒。特别是那张九龄在玄宗准备任命他为宰相时,曾直谏劝阻说:“陛下今日若以李林甫为相,他日恐怕国无宁日了!”李林甫闻知此事后恼恨不已,表面上曲意事之,却始终睁大一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裴耀卿与张九龄友善,李林甫也就把两人一起视为眼中钉,暗中寻机发力,将其扳倒。

  玄宗在位已久,怠于政事。每逢商议政事,张、裴两人事无巨细都与皇上据理力争。李林甫则一面巧伺上意,一面寻端觅衅,准备排挤张、裴二相。

  开元二十四年十月,唐玄宗巡游东都洛阳后,欲返回西京长安。裴、张二相认为时值三秋农忙时节,皇上返驾,沿途接待的负担很重,必将影响农忙,因此提议到了冬天再返京师也不迟。

  告退时,李林甫装作脚疼的模样,独自落在后面。玄宗问其故,李林甫却说出另一番话来:“臣下并没有病痛,只是有事想单独上奏。长安、洛阳就像是皇家的东宫和西宫,皇上御驾往来,难道还要等待什么时机吗?假使怕妨碍农事,那就特别恩准免除所经过地方的租赋也就是了。”玄宗闻听,龙颜大悦,当即决定启驾而西。

  李林甫这个马屁,可是拍得巧妙之至,一下同两位耿介忠直的老丞相拉开了距离。从此,玄宗对他总是格外另眼相看。

  朔方节度使牛仙客在边庭带兵理民都很有政绩,唐玄宗很赏识他,准备给他封赏。张九龄就对李林甫说:“封赏要给有大功于国家的名臣,一个边将工作做得好些,就能马上封赏吗?你要和我在皇上面前据理力争。”李林甫当面答应下来,上朝时张九龄言辞激烈,坚决反对,李林甫却一言不发。回去后又暗地里把张九龄在皇上面前说的那些话告诉了牛仙客。牛仙客感到受了委屈,第二天入见唐玄宗,便哭着要求辞职。唐玄宗也觉得自己脸上无光,越发坚持要封赏牛仙客。

  玄宗又欲擢牛仙客为相,张九龄固谏如初,称:“牛仙客只是一个边地的武臣,而且目不识丁,如若重用,恐怕有负众望”。玄宗对张九龄的固执很是恼火。

  李林甫趁机上奏:“只求有真本事,管它什么文学辞章;皇上任用人材,难道还有什么限制吗﹖牛仙客是块当宰相的料,张九龄书生之见,不达大体。”玄宗听后,就加封牛仙客为陇西县公。玄宗因此事认为李林甫并不专权,有荐贤之风,张九龄却有拒贤固位的嫌疑,于是开始疏远轻视张九龄了。

  李林甫曾引荐萧旻为户部侍郎。萧旻不学无术,有一次在与中书侍郎严挺之“同行庆吊”时,读《礼记》中一句"蒸尝伏腊"为"伏猎"。严挺之故意再问一次,萧旻竟仍旧错读,严挺之深感遗憾,就对张九龄说"朝中竟然有‘伏猎侍郎‘这等人物。”张九龄以不学无术弹劾萧旻,贬为歧州刺史。李林甫怨恨严挺之,暗中寻衅,欲加陷害。严挺之的前妻被休后嫁于蔚州刺史王元琰。王元琰贪赃犯法,进了大牢,严挺之却设法营救他。李林甫使人奏告玄宗,说严挺之私袒王元琰,应该连坐。张九龄为严挺之辩解,认为其中不应会有私情存在。玄宗却微笑道:"卿不知,虽离之,亦却有私。"张九龄不便再言,只好转托裴耀卿代救严挺之。李林甫乘机上言:"耀卿、九龄都是朋党。"玄宗早已疏薄张九龄,于是因朋党之嫌而将张、裴两人俱罢知政事,贬严挺之为洛州刺史。

  二相既罢,李林甫怒目送二人离去,公卿大臣都知道这两人是中了李林甫的暗算,个个都心惊胆颤。唐玄宗还以为李林甫帮自己清除了朋党,把他升为中书令,牛仙客升任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牛仙客知道自己全靠李林甫引荐,自然对李唯命是从。

  监察御史周子谅,见林甫专权,仙客阿私,就弹劾牛仙客,结果反被处死。李林甫抓住机会,顺藤摸瓜,对玄宗说周子谅是张九龄所推荐的。于是,又贬张九龄为荆州长史。结结实实在张九龄身上再踩了一脚。

  自张九龄罢相之后,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被以有“异谋”废为庶人,囚于宫中东城。此后,三位皇子的娘舅家人纷纷使人贿赂内侍,企图寻机相救。这一情况再为那杨洄所知,武惠妃又告知了玄宗。玄宗连夜召开御前会议,商议处置办法。

  李林甫表态:“这是皇上的家事,臣等不便干预。”结果,玄宗诏命将三位皇子赐死,被株连流放的有数十人。这就是宫中人人谈之变色的“三庶人事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