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历史故事 查看内容

武松醉打蒋门神之真相揭谜

故事大王 网络 2019-5-30 10:32 40
  武松醉打蒋门神之真相揭谜

  “凭着我胸中本事,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这是《水浒传》中武松所说的原话。

  武松要打硬汉,要打“不明道德”的人。那么,他自己究竟明不明道德呢?我们来看他替施恩出力这一段。

  话说武松发配到孟州牢营,小管营施恩不仅免了他一百杀威棒,还大酒大肉,好吃好喝的伺候他。“武松自到那房里住了三日,每日好酒好食,搬来请武松吃。”又“住了数日,每日好酒好食。”

  吃的多了,武松便问那送酒肉的人,为什么要白给他酒肉吃。

  那人道:“小人如何晓得。小管营分付道:教小人且送半年三个月,却说话。”

  武松道:“却又跷蹊!我自是清河县人氏,他自是孟州人,自来素不相识,如何这般看觑我!必有个缘故。我且问你:那小管营姓甚名谁?”

  那人道:“姓施名恩,使得好拳棒,人都叫他做金眼彪施恩。”

  武松听了,道:“想他必是个好男子。你去请他出来和我相见了,这酒食便可吃你的。你若不请他出来和我厮见时,我半点儿也不吃你的。”

  从这一段我们可以看出:武松与施恩“自来素不相识”,但武松却说施恩“想他必是个好男子”。好男子就是好人的意思。想必这施恩是个好人。

  凭什么说他是个好人呢?就凭他天天送酒肉来给我吃,所以想他必是个好人。

  这就是武松的逻辑。

  接着,小管营施恩出来了。武松问他究竟有甚话说?

  施恩先说“久闻大名,如雷灌耳,只恨无物款待。因此怀羞,不敢相见。”又说“却如何造次说得?”又说“因为兄长是个大丈夫,真男子,有件事欲要相央。只是兄长远路到此,气力有亏,未经完足。且请将息半年三五个月,待兄长气力完足,那时却对兄长说知备细。”

  吞吞吐吐,就是不肯明说。武松再问,施恩就说“再养几时,方敢告诉。”

  因此,施恩从头到尾,一直也没有明说他究竟为什么要请武松白吃白喝。

  但武松却已经猜出来了,是要请他去揍人。因为武松说道:“你要教人干事,不要这等儿女像,颠倒凭地,不是干事的人了!便是一刀一割的勾当,武松也替你去干。若是有些谄佞的,非为人也。”

  不要说是揍人,就是杀人,“一刀一割的勾当,武松也替你去干。”

  到这个时候为止,人家还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呢,武松就很爽快的答应去帮他揍人或杀人,都行。至于后果,武松其实也很清楚:“拳头重时,打死了,我自偿命。”

  明知道要干坏事,也要去干,并且还承诺由自己来承担后果与责任。为什么?就因为我吃了他的酒肉。

  施恩这才说:小弟此间东门外,有一市井唤做快活林,有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赌坊、兑坊。小弟倚仗随身本事,捉着营里八九十个弃命囚徒,去那里开着一个酒肉店。但有过路妓女之人来时,先要参见小弟,然后许她去趁食。每朝每日,如此赚钱。近来被蒋门神那厮夺了小弟的道路,吃那厮一顿拳脚打了,两个月起不得床。久闻兄长是个大丈夫,怎地得兄长与小弟出得这口怨气,死而瞑目!

  快活林的经营权,谁厉害归谁。从本质上讲,施恩与蒋门神并无区别,都是黑老大。这两个黑老大中,只有施恩是好人。因为他给武松吃了的。

  那个强盗张青,还知道不要坑害妓女,因为妓女赚钱艰辛。而这个黑老大施恩,尽赚妓女的钱,“如此赚钱。”——这,就不用武松多操心了。

  以上分析,其实前人早已有过精彩论述。

  下面,就再讲一段没人或是极少有人发现的问题:

  施恩说,迟几个月去,也是一样。可武松究竟为什么一定要马上就去越快越好呢?

  前面说过,武松是好色的。虽然他是条好汉,但他的心理上却是非常好色的。这并不矛盾。况且,长期关在牢里,又怎可能见到什么女人呢?

  现在,他之所以要急急而去的原因,就是因为听到施恩说了,快活林百十处大客店,有许多妓女。而武松在施恩面前越是表现的讲义气,就越是在掩饰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就是想出去找一下女人。哪怕只看一眼也行。你若不信,我们接着原文往下看:

  武松喝得大醉,来到快活林,看见蒋门神正躺在那里乘凉。心中自忖道:“这个大汉一定是蒋门神了。”

  看见蒋门神了,也认出来是蒋门神了,但他就是不上去打蒋门神,他还要继续往前走。这是为什么呢?你看:

  武松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一个酒店门口才停了下来。我们知道,快活林有百十处酒店,可武松为什么偏偏要停在这一家酒店门口呢?

  因为武松看见这家酒店的招牌上写着“河阳风月”四个大字。风月的意思,想必大家都知道,就不用我再解释了吧。

  正是被这块风月之所的招牌吸引而停下了脚步,所以武松才“转过来看时”(这几字用的极好),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站在门口往里面一望,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年纪小的妇人,那妇人生得如何?眉横翠岫,眼露秋波。樱桃口浅晕微红,春笋手轻舒嫩玉……”

  武松正是看见这个小美女了,才进来的。你千万别告诉我,那是蒋门神的小老婆可以调戏。武松他知道个屁呀,他晓得那女的是谁?!

  管她是谁!“武松看了,瞅着醉眼,迳奔入酒店里来。”来干什么呢?来调戏这美女。“双手按着桌子上,不转眼看那妇人”。把人家看不好意思了,“那妇人瞧见,回转头看了别处。”

  武松道:“过卖,你叫柜上那妇人下来相伴我吃酒!”

  那妇人大怒,却待奔出来。武松早把土色布衫脱了,一手接住腰跨,一手揪住云髻,望酒缸里只一丢,听得扑通一声,把这妇人泡在大酒缸里洗澡,浑身都湿透了。

  武松呀武松,你不是只要打“硬汉”吗?你打这娘们干吗呀?凭良心说,人家招你、惹你了?

  以武松的功夫,对付蒋门神只“鸳鸯脚”一招就够了。干吗还要那么详细的描写他调戏妇人呢?

  如果武松不调戏这妇人,当时看见蒋门神乘凉时,就直接冲上去,给他几拳,踹上几脚,还简单些。那蒋门神仍然还是要老老实实的滚蛋,效果难道不是一样的吗?

  结果虽然是一样的,但这过程——武松的真实意图,可就大不相同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